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視角聽新聞#199】李克強不認帳? 北京脫貧如同美國大選

【新視角聽新聞】中共官媒近日宣稱,習近平制定的2020脫貧任務已經完成。然而,中共總理李克強似乎並不認賬,稱脫貧要由中央說了算。外界調侃,習近平的脫貧如同美國大選的翻版,都是有媒體煽動造假。

11月23日,中共黨媒公佈,全國832個國家級貧困縣全部「脫貧摘帽」,全國脫貧攻堅目標任務已經完成。然而,中共國務院扶貧辦副主任夏更生24日表示,貧困縣全部宣佈摘帽,並不意味着全國脫貧任務已經完成。

他直言,還要進行抽查、普查和考核,是否全面脫貧,最後結果要由中央宣佈。

李克強掌管的國務院扶貧辦,罕見與宣傳口唱反調,引發輿論關注。專家指出,今年中共病毒疫情在全球大爆發,中共經濟遭受重創,倒閉的企業商家不計其數,失業人口激增。習近平擬訂的2020脫貧政治任務,根本不可能實現,官媒顯然是在撒謊。

早在今年5月底,李克強就在兩會上披露,中國有6億人月收入不到1000元,1000元租房都困難,現在又碰到疫情,可能更多人會返貧。

李克強此言被指公開和習近平唱反調,戳破了「全面脫貧」的泡沫幻想。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表示,「高達6億到8、9億的人還在貧困線上掙扎,現在幾個月過去,它突然說這些全部變成不貧困了,這些都是滑天下之大稽,就是彌天大謊。」

進入秋冬季節後,疫情再度升溫,上海、天津、湖北、內蒙古等多個城市爆出疫情,中共實施極端封鎖防疫措施,對經濟復甦無疑又是一次重挫。在這個背景下,當局宣佈全面脫貧,遭到外界質疑。民眾嘲諷,所謂脫貧只是「數字脫貧」,官方自說自話而已。

輿論調侃說,習近平這場「脫貧鬧劇」,如同2020美國大選翻版。習自行宣佈「脫貧」,李克強卻不認賬,指脫貧不是媒體說了算,要由中央認證。

在本次美國總統大選中,拜登作弊竊選,一眾左媒集體宣佈拜登「獲勝」,但川普總統反擊說,這次大選是美國史上最大的騙局,並強調誰當總統不是媒體說了算。

另外,美國民眾和中國民眾的反應也雷同之處。美國民眾對拜登竊選提出強烈抗議,紛紛出來作證拜登陣營的舞弊行為。中國民眾也強烈抨擊當局的脫貧謊言,同時還批評中共實施的脫貧舉措,反而令底層民眾生活更加艱難。

河南前官員岳先生說,全面脫貧、奔小康是共產黨幾十年來的謊言。「西北高原還有很多人住在窯洞裏面,生存非常困難。」他質問,這些人怎麼脫貧?

江蘇農民張先生說,「貧窮的飯都沒得吃,衣服都沒得穿,還有因病致窮的人,生了一場病,然後就跳樓,報導的很少,實際上看到的很多。」

北京居民馬國明表示,北京仍有不少貧困人口,政府把人當成貓狗都不如。「到天安門工廠周邊、小區縣你去看一下,都是窮得要命,農民退休工資全國平均大概才一百元。」

有在大涼山做救助義工的梁先生對《大紀元》說,自從政府在當地精準扶貧後,很多人更窮了,許多人一年也吃不上幾餐大米飯,小孩七八歲了也沒洗過澡,衛生紙都沒見過。

雲南大學學者白揚表示,官方宣佈脫貧的主要意義在於,以後就不用再給扶貧補助了,中央財政節省了一大筆扶貧款。而具體的貧困人口是不是脫貧,不是當局考慮的問題。

白揚還說,「其實每年的補助也沒到老百姓的手中,基本上給三級政府分得差不多了。」

就在官媒宣稱全面脫貧的同時,北京、上海、廣州等一線城市公佈的最低工資標準,也遭到網民炮轟。

11月23日。北京市政府公佈當地每月最低工資為2200元人民幣,北京市民抱怨,2200元在北京市中心只能夠吃飯,水都不能多買一瓶,怎麼活下去啊!

有評論說,中共黨媒剛剛聲稱2020年脫貧任務完成,北京人就高喊活不下去,這無疑是在給習近平難堪。

值得一提的是,在官媒宣佈脫貧前夕,11月20日,李克強在主持召開的一場經濟座談會上,要求地方政府負責人對當地經濟形勢「講真話」。

李克強說,「你們講真話﹐我們才能出實策」。

時評人鐘原在《大紀元》刊文指出,李克強明知經濟形勢窘迫,連續召開經濟座談會,還要求各地講真話,說明他清楚,高調的口號改變不了現實的困境。

*習近平下令「啃硬骨頭」 四川雇流氓強迫簽字

習近平喊出要啃下全面脫貧的「硬骨頭」後,中共各級官員面對不可能完成的脫貧任務,施出各種招術,層層欺騙。有媒體披露,四川某地方政府僱傭流氓地痞,進行威脅恐嚇,逼迫貧困村民簽字,承認「已經脫貧」。

中共黨媒近日宣佈,全國832個貧困縣「全部脫貧摘帽」,但遭到輿論質疑。隨後,中國農村「被脫貧」的內幕被不斷曝光。

據中國民間權益組織「民聲觀察」11月27日披露,50多歲的黃常碧,是四川蓬安河舒鎮原尖峰社區二社村民,他因病喪失勞動能力多年。2016年,黃常碧被納入建檔立卡扶貧戶,每月僅有300元扶貧補助,2020年才上調到390元。

中共總理李克強曾坦言,中國有6億人月收入僅1000元,中國還存在大量低收入人口。

在黃常碧被定性為貧困戶之前,當地政府對他不管不顧。他家的房屋破損,無力維修,向當地政府申請維修資金卻遲遲沒有答覆。最終房屋坍塌成廢墟,他被迫流浪在外,居無定所。

在今年的一次「復工復產脫貧攻堅」現場演練問答會上,黃常碧因沒有按照規定作答,被當地政府官員訓斥。

同時,因他不願在「已經脫貧」的名單上簽字,地方政府僱傭流氓地痞對他進行威脅恐嚇。他在恐懼之下被迫簽字,承認自己「已經脫貧」。

「民生觀察」指出,黃常碧的遭遇揭示了中國農村貧困戶「被脫貧」的真實內幕,反映了中國底層民眾的社會現狀。

習近平在2015年提出5年內脫貧的目標,扶貧工作被指是「啃硬骨頭」。今年,中共面臨貿易戰和中共病毒疫情雙重夾擊,經濟跌入谷底,失業率攀升。

然而,官方卻在此時宣佈完成「全面脫貧」任務,令輿論嘩然。江西九江市民李先生說,官方宣佈全國脫貧是自欺欺人,「這等於就是宇宙級笑話……有的家庭已經到了很困頓的地步,勉強能溫飽,作得一塌糊塗。」

雲南大學學者白揚則表示,官方宣佈脫貧後,就不用再給扶貧補助了,中央財政為此可節省一大筆錢。

由於經濟蕭條,今年中共財政收入銳減,出現危機。李克強曾多次警告,中央和地方政府要「過緊日子」。由此可見,當局宣佈脫貧不只是面子需要,也有實際經濟的需求,至於民眾是不是脫貧,這並不在官方的考慮範圍。

*江蘇特大爆炸近700人死傷53人獲刑 高官免罪

11月30日,江蘇鹽城響水縣天嘉宜化工廠特大爆炸案,一審宣判,共53人獲刑,其中1人獲刑20年,但該省並沒高官獲刑。該爆炸案至少造成近700人死傷,30多棟建築物被摧毀、甚至夷平,爆炸現場遺下巨坑。

中共黨媒報導,11月30日,江蘇省鹽城市中級法院和所轄7個基層法院,對江蘇響水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3·21」特大爆炸案,所涉22起刑事案件進行一審公開宣判,對7個被告單位和53名被告人判處刑罰。高層官員無一人獲刑。

其中,天嘉宜公司前總經理、法定代表人張勤岳,被判處20年有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5年,並處罰金155萬元;倪家巷集團被處罰2000萬元。該集團前任及現任董事長、總經理、法定代表人吳岳忠、倪成良分別判12年和13年有期徒刑。

鹽城市環境監測中心等6家中介機構,分別被判處10萬元到100萬元不等罰金,相關22名責任人,分別判處9個月至4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原響水縣應急管理局局長孫鋒等15名公職人員,判處7年半至3年3個月不等有期徒刑,部分人員被並處罰金。

江蘇大爆炸案件發生於2019年3月21日。中共官方稱,事故共造成64人死亡,28人失聯、600多人受傷。但外界認為,真實的死傷人數恐被中共隱瞞。

同月24日,參與事故救援的江蘇省消防救援總隊參謀長陸軍受訪時說,那麼大的一個爆炸威力,涉及到3平方公里,不排除在中心區的人瞬間被汽化。

香港東方日報也稱,事故中28名失蹤者,有可能在在爆炸中被汽化,意味着罹難者已經屍骨無存。

上述報導受到網絡廣泛關注,網民們質疑官方掩蓋真相。

此次大爆炸企業天嘉宜化工廠被指多年「帶病運行」,當地官方被指失職,江蘇省官員被指難辭其咎。但江蘇高層並沒有人因此而落馬。

同年3月25日,江蘇官方又將大爆炸事故的死亡人數更新為78人,並稱在周邊2平方公里範圍內進行了搜救,新發現14名遇難者。但外界對於官方發佈數據存在嚴重懷疑。

據衛星圖可見, 大爆炸造成一個約120米直徑的巨坑,旁邊最少有30多棟建築物被波及,部分甚至被炸平。核心區150米外的建築物也都受到明顯影響。巨坑在太空上看來,尤如是地面上的一個黑漆漆的子彈孔。

從太空亦可見此次的爆炸痕跡,可以想像大爆炸災禍的真實傷亡有多麼嚴重。(ID 15978)

責任編輯:yst

點擊大圖,訂閱YouTube: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