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視角聽新聞#242】美退役中將: 大選舞弊是叛國罪(下集)

 

【新視角聽新聞】美國總統大選發生令人震驚的選舉舞弊,令美國正處於憲法危機中。美國空軍退役中將托馬斯•麥金納尼(Thomas McInerney)在接受新唐人記者獨家採訪中,談到目前美國所面臨的危險,總統必須採取的五個行動。

 (接上集)

林曉旭問:將軍,您剛才提到的五件事是什麼?請詳細說明一下?

麥金納尼說:好的。第一,他於2018年9月發佈了行政命令。那就是,如果有任何外國人干預選舉,那麼將進入國家緊急狀態。特朗普總統第一個要做的是,執行那個計劃,執行他頒佈的行政令。

林曉旭問:所以,您的意思是他應該宣佈國家緊急狀態,對嗎?

麥金納尼說:是的,根據該行政命令宣佈國家緊急狀態,然後他應實施《叛亂法》(註:授權美國總統在特定情況下在美國境內部署美軍和聯邦國民警衛隊部隊的聯邦法律,以有效制止國內動盪 ),那是1800年代中期制定的。為什麼要那麼做呢?因為根據以往經驗,「安提法」(Antifa)和「黑人的命也是命」(BLM)組織會在美國主要城市進行大規模騷亂,他們想製造混亂。他們想說這是一位將要瘋狂的總統。因此,需要實施該法案。

第三,需要宣佈戒嚴。就人口而言,戒嚴令與中共病毒疫情的封鎖,沒有太大不同,但它可以做什麼?它使我們能夠與《叛亂法》一起實行,現役軍隊執行任務,這就是為什麼專業部隊必須去。國防部長,這就是為什麼前綠色貝雷帽(美國陸軍特種部隊)的克里斯‧米勒(Chris Miller)成為代理國防部長。五角大樓進行了人事變動,以確保國防部是忠誠的。

林曉旭問:將軍,您今晚提出了許多有力的陳述。您還能告訴我們,您為什麼對採取五種措施感到緊迫?

麥金納尼說:我認為總統處於危險中。我認為他必須非常小心。他們(民主黨)什麼事都會幹,肖恩,任何接管控制這個政府的事。美國人民必須瞭解。所以它很重要。我們的談話,是在提醒美國人民警惕,我們國家所面臨的危險。但是我們必須採取我建議的那些行動。我們處於非常危險的境地,不能輸。我們要麼繼續走向憲政共和國,要麼就失去它。

我們正在過渡到,就像你所看到的在某些州,紐約州、加州的情況,這些民主黨州長的所做所為,在扼殺企業,關閉餐廳,告訴人們什麼商店可以繼續開,什麼不能開,那是一個極權社會。他們以中共病毒疫情為藉口,正在使美國人民接受這一點。所以美國人民該覺醒了,讓白宮知道應該執行2018年9月的行政命令,啟動《叛亂法》,宣佈戒嚴;暫停《人身保護令法》,設立軍事法庭。這些都是在緊急情況下必須做的。這是國家緊急狀態,關係到我們是要繼續做為民主共和國往前走,還是將走向極權社會。

林曉旭問:將軍,您是否真的認為有一天第82空降兵將被部署到華盛頓特區的街道上?

麥金納尼說:是的。你認為,他們不在華盛頓特區,會在某個地方。因為第82空降兵是我從西點軍校畢業時的第一份工作。之後才意識到自己想成為一名戰鬥機飛行員,而不是空降兵。

但是,正如你所知,不管怎麼樣,當做這些事情時,你必須採取輔助行動。我會採取的一些輔助行動,包括暫停《人身保護令》。(註:美國憲法第1條第9款規定:「非因防止叛亂或維護公共安全的需要,人身保護令的權利不得被中止。」)那麼,為什麼要這樣做?

這就像林肯總統在內戰時所做的一樣,還有羅斯福。富蘭克林‧德拉諾‧羅斯福總統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也曾這樣做過。特朗普總統必須這樣做。這樣一來,就可以逮捕這些犯了叛國罪的人,並把他們關起來。

然後會有軍事法庭來審判他們。我不完全瞭解司法,(但)它太腐敗了,正如我們看到的弗林將軍的事情。不僅僅是沙利文,審查小組中的那些法官太政治化了。

這些都是確保解決此問題所要做的。同時,需要有一個由兩黨組成的小組對它進行審查。總統應該選擇兩黨專家小組的成員。他們必須是能夠獲得所有這些證據的人,並向美國人展示,這有多麼腐敗,大規模網絡戰爭如何使數據發生巨大變化,還有所有的結果是如何在午夜之後發生了反轉。

所有這些都不是秘密進行的,而是堂而皇之的。而且,你和我沒有看到的是,我們還有其它途徑,例如「大海怪」(Kraken)和一些其它的。我們正在觀察這些,並且可以告訴你確切的時間,他們把多少張特朗普總統的選票轉給了拜登等等。你需要具體到這種程度。

但是,我們看到在針對那些州的訴訟中,法官沒有做出決定。他們的態度很矛盾。那些法官沒有扣押所有的這些投票站(的計票機),也沒有阻止他們清除服務器中的數據。這是我們必須解決的問題,因為一些州級和聯邦級法院的法官都很腐敗。

林曉旭問:將軍,那麼一般來講,既然您提到了網絡戰之年,許多策略及其實施定然是得嚴格把控的了,是吧?尤其是在這種無形的網絡戰之中,攻擊的來源、手法和策略都隨時可以更改。因此應對網絡戰具有巨大的挑戰性。那麼與此同時,瞭解誰是真正的敵人就非常關鍵了,是吧?現在許多報導開始提及中國共產黨勢力可能參與干預美國大選。那麼您對這些問題有何看法?

麥金納尼說:我今天想說的是,我還不能確認中國政府是否擁有Dominion軟件公司,不是軟件,是Dominion投票硬件系統的部分所有權。他們於今年10月在一家瑞士銀行中注資4億美元,(該銀行)擁有Dominion軟件的控制功能。那麼從10月開始,他們就有非常重大的影響了。現在我不知道他們和他們的支持者們都幹了些什麼,因為我今天才知道這件事情,所以我還沒有機會進行進一步調查。但是我覺得我們應該開始著手調查了,這非常重要。

我們知道中國人還參與了其它一些方面的事情。我們知道供應鏈有問題,投票機的服務器上有中國製造的零件。所以系統裡有後門,並且還有許多其它的問題。這需要委員會全面審查我們的投票程序,我們從哪裡買機器,他們是否有規範,因為每個州都不一樣。

德州將不會使用Dominion投票機,不會用它的。為什麼?因為他們發現它太容易被操控了,更改軟件很容易,非常之容易,以及網絡戰(的風險)。這就是為什麼他們不使用它。但其它30個州正在用它(Dominion)。這應該引起我們的注意。

自國父們建立這套選舉系統以來,投票均由各州自行處理。所以我們今後得做些改變,我們得小心了。因為這不是我們最後一次要面對網絡戰。而且如果我們現在不解決它,它將永遠無法解決,因為我們將進入暴政時代。最終(我們的國家)將被社會民主黨或共產主義者所左右。叫哪個名字都可以,都一樣,名字不同而已。

林曉旭問:許多人仍然相信司法體系,所以很多人認為,各關鍵搖擺州的案件需要提交最高法院審理。也許最終,特朗普團隊將得到公正的審判和公正的結果。那麼,從您的發言中,我理解您實際上是在說,在當前的情況下只有這些法律戰是不夠用的,是這樣嗎?

麥金納尼說:是這樣,最高法院扮演什麼角色?我不瞭解。但是軍事法庭必須設立,可能會,如果總統想要,向他們報告,或者只向國防部長報告,他們能否在一定程度上解決這個問題,我不知道。

要協調和瞭解最高法院更容易,因為那裡只有九位法官。要瞭解每個州的情況就不一樣了。那裡有州的法官、司法系統,聯邦司法系統,就更加複雜了。

林曉旭問:當然,時間點對任何行動都非常重要。您認為特朗普團隊什麼時候宣佈戒嚴(Martial law)是比較合適的時機?

麥金納尼說:他(特朗普)需要解釋為什麼,看到如此規模的叛國罪行,發生在如此規模的網絡戰爭中,他需要把這個闡述給美國人民。他掌握了非常充分的信息,我相信將有超過1億2000萬人支持他。他贏了,他可能贏得了大約8500萬人的選票。

我相信許多民主黨人可能不喜歡特朗普(實施戒嚴),但是他們也不想要一個被網絡戰爭控制的有缺陷的司法體系。他們想要一個誠實的體系。我相信會有很多民主黨人轉過來支持,一開始可能不多,但這將取決於他如何清楚地闡明這個問題,並說出它的實質,也就是叛國罪。這不是欺詐性投票,這是對國家、人民和政府的叛國罪。

因此,我認為,需要推遲12月14日舉行的選舉人會議以及(總統)就職典禮,直到有一個兩黨委員會得出結論。我們不能將這個政府移交給一群如此作弊並叛國的人,為什麼我們要把我們的政府移交給犯有叛國罪的人?

林曉旭問:您剛才提到要成立一個兩黨委員會,但是兩黨裡誰可以信任?共和黨和民主黨都有川普的敵人。那麼誰是可以信任的?您是否認為川普總統本人處於危險之中,甚至在白宮裡,他仍處於危險之中。

麥金納尼說:我想那就要總統特朗普及他的團隊和兩黨的人溝通了。當然,佩洛西和舒默(Schumer)會變得瘋狂。但是他們那時已經被逮捕了,因為他們對於發生的事情是知情的(大選盜竊)。

而且我們確切知道,誰知情,誰參與。我這麼說吧,我不能告訴你我們怎麼知道的,但是我們已經確定了他們是誰。借助戒嚴令和軍事法庭,他們會被逮捕,並有適當的行動對付他們。因此,誠實的人,在其中沒有利益的誠實的人,他們是誠實的美國人,在兩黨中都有,我們知道他們都是誰。因為共和黨中也有反對川普的人,這是問題的一部分。因此我們必須把那些人挖出來,並讓那些我們知道是誠實的人進來,我們知道他們是誰。我們知道他們是誰。(ID 16267)

責任編輯:wym

點擊大圖,訂閱YouTube: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