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視角聽新聞 #278】喬州州長坎普 大選追查決心一夕逆轉

【新視角聽新聞】從視頻曝光計票中心偷灌選票,到選舉官員公布Dominion如何篡改選票,喬州已成2020美國大選舞弊亂象的展示台。而這個搖擺州州長對選舉欺詐的態度,搖擺不定,也成為引人深思的焦點。

12月10日,特朗普總統發推怒斥州長坎普(Brian Kemp)竟罔顧新近曝光的偷灌選票視頻,而允許不驗證簽名就認證喬州選票。

這並非特朗普第一次對坎普提出質疑,而是多次質問喬州州長為何不對選票進行「簽名驗證」。

喬治亞州(Georgia,又名佐治亞州)擁有16張選舉人票,是美國幾個重要的搖擺州之一。在上次2016年大選中,特朗普以6%的明顯優勢贏得喬州。

在2020大選中,拜登領先特朗普一萬餘票,得票差額為0.25%。不過,已有大量宣誓證詞、證據和多項訴訟,指控喬州存在系統性欺詐,證據之一包括計票中心趕走監票員偷灌選票的視頻。

依據喬州法律,候選人得票差額低於0.5%,就可以要求重新計票。喬州已進行了兩次重新計票,結果幾無變化。特朗普陣營指控喬州灌入大量非法選票,要求驗證簽名,但一直遭州務卿拒絕。

特朗普陣營對喬州選舉欺詐最主要的指控之一,就是州務卿拉芬斯伯格(Brad Raffensperger)違反憲法,拒絕對選票進行「簽名驗證」。而驗證簽名,是核實合法選民和選票的關鍵步驟。

12月8日德克薩斯州總檢察長向最高法院提訴,控告四搖擺州違憲修改選舉法規,其中就包括喬州州務卿未經立法程序、單方面廢除該州驗證郵寄選票簽名的規定。

11月大選爆發舞弊亂象後,喬州州長坎普儘管身為共和黨人,而且口頭上一直是支持特朗普,但他對待選舉欺詐,尤其是驗證選票簽名的態度,搖擺不定。

在喬州選舉舞弊的大量證據浮現後,特朗普總統多次呼籲,要求喬州州長和州務卿重新計票,並且應當驗證簽名,以剔除非法選票。

12月3日,州長坎普接受福克斯新聞「英格拉漢角」節目採訪時表示,他認為應該進行簽名審計。(霍士「英格拉漢角」採訪視頻鏈接)彼時喬州正在進行第二次重新計票,並即將對選舉結果進行認證。

在12月3日的採訪中,坎普說,新證據(計票中心偷灌選票視頻)已經提出了另外的問題,簽名審計應當被執行。「顯然,根據法律和(州)憲法,州務卿必須下令這樣做,而他還沒有這樣做。」

這一次是坎普對簽名驗證做出的最直接和強硬的表態,似乎暗示州長會對州務卿的不作為有所行動。

然而一天之後,12月5日,坎普又退縮了。

他在當日回復特朗普總統的質問推文中稱,「今天早上我告訴總統,我已經三次公開呼籲簽名審計(11月20日,11月24日,12月3日),以恢復對我們選舉程序的信心,並確保喬州只統計合法選票。」

12月5日早上,特朗普曾發推說,「如果喬州州長或州務卿允許進行簡單的簽名驗證,我將輕鬆迅速的贏得喬州。」特朗普當晚親赴喬州,為喬州的兩名共和黨參議員助選。

坎普12月5日回復特朗普的推文,用「已經盡力」的敷衍,變相拒絕了驗證簽名。

另據華盛頓郵報12月5日報道稱,特朗普當天早上曾給坎普打電話,再次呼籲坎普對郵寄選票進行簽名驗證,但坎普拒絕了特朗普的要求,稱自己無權這麼做。

對於特朗普團隊提出驗證簽名的要求,州務卿辦公室一直堅持拒絕,並辯稱,未發現大選中存在舞弊的證據,而且簽名驗證已在大選中被部分執行。

儘管面臨種種爭議,以及大量舞弊證據被曝光,州務卿芬斯伯格仍於12月7日認證了該州大選結果。

坎普的發言人12月5日告訴媒體,稱州長無權下令驗證簽名,這是州務卿的權力。

《紐約時報》早前也曾做出所謂「事實核查」,稱喬州選舉法律規定了,州長無權干預州務卿的選舉程序。

然而,這些真的是事實嗎?

大律師林伍德(Lin Wood)12月5日回覆了坎普(Brian Kemp)當天的推文,明確指出,喬州州長擁有暢通無阻的權力(unfettered power)來下令進行簽名驗證。

林伍德在當天另外一則推文中列出了授權州長的喬州法典,並抨擊坎普自認無權,是在找藉口、推卸責任。

喬州法典(O.C.G.A § 38-3-51)《州長緊急情況下的權力》(相關法律條文鏈接), 列舉了州長在「一般緊急狀態(General State of Emergency)」下所擁有的權力(Power),其中第一條就是,州長有權「執行與應急管理有關的所有法律、規則和條例」。

事實上,喬州州長辦公室在2020年3月15日,發給喬州議會和州檢察長的《公共衛生緊急狀態備忘錄》(備忘錄鏈接 )中,就援引了這一法律(O.C.G.A § 38-3-51)。

並且,依據2020年11月30日的州長行政令(喬州州長行政令鏈接 ),喬州的公共衛生緊急狀態(Public Health State of Emergency )被延長至2021年1月8日。

而且,州長坎普擁有的權力,還不僅限於此。

依據喬州法典(O.C.G.A § 38-3-51),喬州州長不但被C條款賦予了執行與應急管理有關的所有法律的權力,而且還被D條款賦予了,為應對緊急狀態,可以吊銷(Suspend)任何州政府部門的「命令、規則或規定」的權力。這一授權中的「任何州政府部門」,包括州務卿辦公室。

雖然媒體和公眾都並非法官,不能斷言州長是否有權下令驗證簽名;但僅就喬州法典的法律條文而言,州長擁有在緊急狀態下權宜行事的廣泛權力,包括且不限於接管選舉。

也就是說,在2021年1月8日喬州的公共衛生緊急狀態到期之前,州長坎普理論上擁有吊銷州務卿現行選舉命令、接管選舉程序的充分的法律授權。

唯一的問題是,州長坎普是否願意,或有勇氣做出這一選擇。

早在11月30日川普總統就曾發推質問坎普,為何不運用他的緊急權力來核實選票簽名。

12月3日,坎普罕有地做出了正面支持簽名驗證的有力表態。然而僅隔一天,12月5日後,州長再度退縮。

甚至當部分共和黨州議員於12月6日呼籲召集特別會議應對選舉舞弊時,坎普表態否定,還警告州議員們不能任命支持川普總統的選舉人。

僅僅一天的時間,州長坎普對待簽名驗證和川普總統的態度,為何會發生這麼大的搖擺和轉變?

林伍德律師在12月7日回覆網民的一條推文中說「世上無巧合(There are no coincidences)」,暗示了背後或有隱情。

林伍德引用的推文披露,「坎普一呼籲簽名驗證,第二天他女兒的男友就在一起爆炸性車禍中喪生。」「這比單純的貪污腐敗更可怕。」

據《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報導,12月4日早上,喬州共和黨聯邦參議員凱莉•洛夫勒(Kelly Loeffler)的競選團隊成員哈里森•迪爾(Harrison Deal),在喬州查塔姆縣(Chatham County)普勒市(Pooler) 1-16高速公路上的一起車禍中喪生。

普勒市警方稱,車禍中有3輛車相撞,但只有迪爾身亡,另外兩輛車的司機輕微受傷,在現場治療後便離去。警方稱需要花時間調查此案。

根據當地電視台的視頻,該車禍十分慘烈,現場看似發生過爆炸,有證人稱聽到了爆炸聲。

州長坎普在當天發布的悼念迪爾的聲明中,將迪爾稱呼為他們家從未有過的「兒子和兄弟」。根據州長坎普女兒的臉書內容(現已更改),迪爾(Harrison Deal)是其男友。兩人都就讀於喬治亞大學。

根據《華盛頓郵報》12月5日(週六)的報導,坎普當天在與川普的通話中,專門向川普總統提及了此事,稱坎普家正在哀悼週五在車禍中身亡的密友、聯邦參議員凱莉•洛夫勒的競選陣營成員迪爾(Harrison Deal)。

12月5日,林伍德律師就曾經發推文,為迪爾(Harrison Deal)祈禱。他在推文中指出,車禍看起來很恐怖,像是炸彈爆炸。「我祈禱,對他的過早死亡能得到徹底的調查。」「我們都應該為喬州政府官員的家人和朋友祈禱。」眾多網民發推跟進評論,認為州長女兒男友的死亡不同尋常。

林伍德律師的祈禱,事出有因。因為無論州長坎普女兒男友的死亡是否涉及陰謀,大選以來的眾多報導都披露了一個事實,那就是包括喬州政府官員、川普支持者以及他們的親朋好友,都不得不面對左派勢力公然的霸凌和死亡威脅。

例如,12月6日部分喬州州議員提出發起特別會議的呼籲後,事情卻未獲進展,有知情者透露說,是喬州共和黨州議員們因為恐懼而不敢發聲。

據新聞網站「國家檔案(National File)」12月8日報導,電台主持人弗雷德里克斯(John Fredericks)在班農(Steve Bannon)《戰鬥室》(War Room)節目中透露(War Room節目鏈接 ), 喬州共和黨州議員們因為恐懼,而不敢出面召集特別會議。

弗雷德里克斯透露說,儘管共和黨在喬州參眾兩院中都是多數黨,召集特別會議只需過半議員同意即可;不過共和黨州議員們不敢,他們「不想讓家人受到騷擾,不想有任何人去他們的家」,他們擔心召開特別會議、撤銷拜登的選舉人,「安提法就要來,黑命貴也會來,亞特蘭大將被燒毀」。

本應用立法來保護民眾享有免於恐懼的自由的議員,自己卻因恐懼而不能盡責。

喬州議員們經歷的恐懼,正是左派主流媒體集體失聲的社會現實——從普通民眾、律師到民選官員們,人們僅僅因為支持川普,就可能遭受霸凌、甚至死亡威脅,不得不面對恐懼。

最出名的事例之一,是美國聯邦總務署(GSA)署長艾米莉‧墨菲(Emily Murphy)。墨菲在11月23日致信拜登,批准為其提供過渡資源。她在信中明確提到,自己及其家人,甚至寵物均接到安全威脅,脅迫她過早做決定。

而最新的例子是指控選舉欺詐的證人傑西•雅各布(Jessy Jacob)在12月1日的密歇根州議會聽證會上,遭到密歇根州眾議院監督委員會民主黨領導人、州議員辛西婭•約翰遜(Cynthia Johnson)當面威脅。12月8日約翰遜在Facebook上向她的支持者喊話「讓他們付出代價」,並威脅川普支持者「走路要小心」。

11月18日,川普陣營律師團成員科恩斯(Linda Kerns)向聯邦法院投訴,受到了傷害威脅,需要官方保護。科恩斯指,因為自己代表了美國總統川普一方,結果遭受了電郵、電話騷擾,以及人身和經濟上的威脅。科恩斯後來被迫向法庭申請退出川普陣營的訴訟案。

11月17日,密歇根州韋恩縣共和黨檢票委員哈特曼(William Hartmann)和帕爾默(Monica Palmer)因選舉存在大量舞弊而拒絕認證,結果招致左派勢力從網絡到現實世界中的全面霸凌,密歇根州民主黨藉當選議員艾亞什(Abraham Aiyash)甚至對兩人的孩子進行威脅。在左派公然的恐嚇威脅下,兩名共和黨檢票委員一度妥協、附和了民主黨的認證,但最終選擇了講出真相、拒絕認證舞弊的選舉結果。

致力於揭露及起訴大選舞弊的大律師林伍德(Lin Wood)也曾於11月17日披露說,最近自己收到了大量的侮辱性郵件和死亡威脅。他在推文中發出兩張狗狗守在家門前的照片,並調侃說,「由於現在是我們國家的特殊時期,我不得不讓我的私人保安處於高度戒備狀態。」

12月11日,美國最高法院駁回了德州針對4個搖擺州違憲的訴訟。川普批評最高法院無智無勇,連上庭的機會都不給,是巨大的司法不公,令美國蒙受恥辱。

特朗普在12月10日發出一條意味深長的推文:「智慧和勇氣」。他還在12月9日、10日連續兩天發出多條推文,呼喚勇氣和智慧,以及拯救國家。

2月10日,林伍德律師發推文重申:這並非是拜登VS川普,或者民主黨VS共和黨之間的戰鬥。「我們面臨開戰,共產主義對自由的戰爭。」「中共VS美國,選一邊,現在就選。」

林伍德律師披露和轉發了大量中共介入美國大選系統性欺詐的證據,並曾於11月12日發推指明:「我們國家正在與中共交戰。這是一場正義與邪惡的戰爭。」他希望美國人認識到真正的敵人是中共。

《九評》編輯部2019年推出的巨作《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已指明:控制政黨、議會、政府、最高法院是左派的最大政治。

該書指出,美國三權分立的共和制度已經被魔鬼(共產主義)滲透,自由世界龍頭的美國近乎全面淪陷,人類處在極其危險的境地。

當最高法院都在壓力或恐懼面前怯步時,正義如何通過司法伸張。

如果大選都能被竊取,如果總統都無法獲得公正,如果議員都不能免於恐懼;民主高塔就只是空中樓閣,司法正義也只是虛幻泡影,美國和全人類就真的危險了。

12月1日,美國民間組織「我們人民大會」(WTPC)在《華盛頓時報》刊登整版廣告,呼籲特朗普總統為拯救美國行使其總統特別權力。

《大紀元時報》日前發表特稿《撥亂反正 憲法賦予總統特別權力》,闡明了2020美國大選中的大規模舞弊,是左派勢力勾結中共等邪惡政權,攻擊美國自由制度的戰爭。並指出,特朗普總統有權行使美國《憲法》賦予的權力,果斷採取有效緊急行動,阻止這種大型攻擊,保護美國民主制度。

面對最高法院的裁決,面對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權體系的道德崩壞,特朗普總統做出了回應說,「我們剛剛開始戰鬥」。(ID 16692)

責任編輯:T so

點擊大圖,訂閱YouTube: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