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視角聽新聞 #289】高科技資本深度參與 大選數據政變

【新視角聽新聞】網絡世界的言論自由界線到底在哪裡?社交媒體是否該限制爭議話題的討論?這些問題持續引發熱烈討論。

網絡世界的言論自由界線到底在哪裡?社交媒體是否該限制爭議話題的討論?這些問題持續引發熱烈討論。

2020年11月17日,美國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再次舉行公聽會,批評Facebook及Twitter在大選期間審查總統特朗普及盟友的社交平台內容,擔任委員會主席的共和黨參議員格雷厄姆(Lindsay Graham)指該兩間公司不應將《紐約郵報一篇涉及總統候選人拜登兒子的報道標籤或禁止轉載。

多西表示,Twitter在10月27日至11月11日期間,一共標籤大約30萬條具爭議或可能誤導帖文,佔該段時期大選相關帖文0.2%。他稱民眾希望公司採取行動,阻止選舉受到不實資訊干預選情。

不過他沒有說的是,這30萬條貼文在大選新聞中佔的比例是多少,被他打上標籤的共和黨人有多少。

德州的共和黨聯邦參議員克魯茲,嚴厲訓斥推特執行長多西Jack Dorsey的言論審查及過濾行違法的,用了雙重標準。

「多西先生,選民舞弊行為存在嗎?」克魯茲問。

「我不確定,」多西回答。

「你是選民舞弊的專家嗎?」克魯茲繼續問。

「不,我不是」多西說。

「那為什麼現在推特幾乎在每一則有關選民舞弊的發言中都標註所謂警告標示?」克魯茲進一步問。

「我們只是要連結到更廣泛對話,讓人們可有更多信息,」多西答道。

克魯茲馬上反擊說,「不,你們不是。你刊登了一個頁面說明,上面寫著『在美國,任何形式的選民舞弊都極其罕見。』這與要導向更廣泛的討論無關,這是對一個有爭議的政策採取了立場。」

「當你這樣做的時候,你就是一個出版者了,」克魯茲繼續說道,「你有權採取政策立場,但你不能假裝自己不是一個出版者,並因此享230條款規定當中特殊福利!」

第230條法案被認為是這麼多年社交媒體發展壯大的保護傘。這個法案本來是在1996年美國互聯網剛興起時,為了避免色情、暴力或者低俗的內容充斥網絡,所以希望立法來監管網路。

後來發現這個法律跟憲法第一修正案中保障言論自由的內容相衝突,屬於違憲,被廢除。但保留其中第230條,讓社交平台無需為第三方的言論和觀點負責,同時允許社交平台善意地屏蔽和封鎖一些冒犯性內容。

哪知這一點就相當於給了社媒一把尚方寶劍,可根據自己需求來隨意搞屏蔽和封鎖。

早在一個月前的10月28日,美國參議院商務委員會就傳召科企Facebook、Twitter、Google高層出席聽證會作供,因為推特一度禁止用戶轉發《紐約郵報》關於拜登兒子的醜聞。

共和黨籍參議員霍利(Josh Hawley)指出,這次聆訊主要聚焦在社交媒體對大選的干擾,以及社交媒體封殺批評拜登的文章是否有損競選財務法。霍利形容:這種壟斷對大選的干擾是美國歷史上前所未見。

據美國媒體報道,拜登團隊已任命臉書前高管傑西卡•赫茲(Jessica Hertz)擔任總法律顧問;而推特前公共政策總監卡洛斯•蒙耶(Carlos Monje)辭職後,也加入拜登候任政府。在拜登競選團隊近700人的志願者諮詢小組中,有8名成員在臉書、蘋果、谷歌或亞馬遜工作。

Twitter的管理層基本都是拜登粉絲。其中一名工程主管在2017年1月發帖文表示:「特朗普應死在火中。」一年後,該主管發帖慶祝新一年來到:「2018年快樂!特朗普死了!」

2020美國大選,許多矽谷巨頭都向民主黨捐出獻金,網路企業的員工更幾乎一面倒選擇民主黨。

《CNBC》報道,華府超黨派非營利研究組織響應性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CRP)指出這些企業的員工有98%將資金給了民主黨的競選活動或外部組織。

如「美國前進未來」(Future Forward USA)便收到臉書聯合創始人莫斯克維茲(Dustin Moskovitz)的2400萬美元、雲端通訊服務Twilio執行長夫婦的700萬美元、谷歌前執行長施密特(Eric Schmidt)的600萬美元,該組織為拜登的超級PAC(政治行動委員會,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

Netflix執行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夫婦則向「參議院多數」(Senate Majority)捐贈超過500萬美元,領英聯合創始人霍夫曼(Reid Hoffman)也捐200萬美元,另還捐約1200萬美元給「國家團結Unite the Country」、「美國橋21世紀American Bridge 21st Century」等支持拜登組織。紅杉資本合夥人Michael Moritz、創業投資家Vinod Khosla都向前述組織貢獻數百萬美元。

微軟前執行長Steve Ballmer向支持拜登槍枝改革的「Everytown for Gun Safety」捐款700萬美元;高通前執行長Irwin Jacobs夫婦亦捐共近1000萬美元給3個不同民主黨PAC。

相較民主黨大筆金援,共和黨今年從科技人收到最高獻金為PayPal聯合創辦人提爾(Peter Thiel)的200萬美元,該筆錢捐給「永遠自由」PAC。

旅美中國問題專家何清漣女士在「2020大選高科技資本深度參與的數據證變」一文中,揭示2020美國大選是一場精心謀劃的數據政變,堪稱人類選舉史上集各種舞弊手段之大成的經典教科書。暴露的不僅是美國政治的暗黑,還讓美國引為驕傲的「軟實力」陷入破產,讓熱愛這座民主燈塔的人們失望傷心。更重要的是,這場數據政變從多方面暴露了美國政治體制在高科技時代缺乏足夠的風險防範能力。

文章說,這一點,賓州參議員Mastriano 11月27日在賓州議會的聽證會上已經說得非常清楚:「50年前我們可以將人送上月球,但(今天)我們不能在費城和賓州舉行可靠安全的大選,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這絕對是設計好的,因為我們有這種技術,我們擁有令世界羨慕的隱形飛機,但我們卻不能比阿富汗更好地舉行大選。」

美國大選歷來都會有資本介入,但這種介入只是體現在捐款上。

2020大選有兩點不同於以往,一是高科技資本取代金融資本,成為介入主力;二是這種介入不止於捐款,而是直接操盤,因此,這種介入是槓桿性的,標誌著美國資本和權力的關係進入一個新除階段,高科技資本對權力的支配將成為美國的政治災難,Dominion系統只是高科技介入美國選舉的災難之一。

如今美國民主黨的社會基礎構成發生極大變化,基本成了一個社會邊緣化群體和科技、金融大佬結合、知識群體(60%左右)結合起來的一個黨,其中不少社會主義者。

很多民眾把推特隨意關閉帳戶或禁止轉發行為,稱為科技「惡霸」,特別是大選舞弊爆發後,特朗普總統的很多推文都被貼上警告標籤,於是很多網民響應抵制推特封禁言論的「搬家行動」,從推特搬到Parler。

數據顯示,自11月3日(選舉日)至11月8日間,Parler在美國被下載980,000次(Google Play與App Store加總),總下載數達到約360萬次。

其實,網民「搬家」行動始於今年6月。6月18日,特朗普競選團隊經理帕斯卡爾在推特上發文,稱在推特(時間)已進入倒數階段,同時還附上了Parler的連結。

隨後,特朗普兒子埃里克及德州共和黨參議員克魯茲等多名共和黨知名政要也在6月宣布入駐社交媒體平台Parler。俄亥俄州眾議員Jordan也發文邀請他的140萬推特關注者註冊Parler。

Parler創辦於2018年,擁有員工30人。Parler社群平台稱:「Parler是唯一保障你憲法言論自由權的社群平台。」資料也顯示,今年6月後,這家平台曾遭到包括可口可樂、聯合利華在內的上百家廣告主停止投放社媒廣告的打壓。

11月25日,知名律師鮑威爾向喬州法院提交揭露選舉舞弊的訴狀後,她的網站隨即遭到推特封鎖。

特朗普在11月26日也曾譴責推特,營造虛假的「趨勢走向」,「只有負面的東西」。他說,「為國家安全,第230條必被立即終止!!!」

11月30日,數學家鮑比‧皮頓(Bobby Piton)在亞利桑那州參議院聽證會作證,提供了有關選民欺詐的調查結果。但第二天,他推特帳號就被封殺了。特朗普總統為此大罵這是「共產黨社會幹出的事!」

12月1日特朗普推文說,如果國會不廢除230條,他將被迫否決《國防授權法》。特朗普表示,第230條是美國給「大科技公司」規避責任的禮物,但是現在它已嚴重威脅了美國的國家安全和選舉誠信。(ID 16729)

責任編輯:T so

點擊大圖,訂閱YouTube: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