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視角聽新聞 #388】習近平照片加黑框新年首日 黨媒謀反?

【新視角聽新聞】習近平發表2021年新年賀詞之後,其辦公室的照片成焦點。有眼尖者發現,在官媒刊發的文章中,習近平的4張個人照片,全被加上黑框,宛如「遺照」。引發輿論猜測。

歡迎收聽新視角聽新聞。

2020年12月31日,習近平發表2021年新年賀詞之後,《北京青年報》旗下的政知見刊文說,自2013年習近平第一次發表新年賀詞以來,他辦公室書架上的那些照片,也成為大家十分關注的新年賀詞的「背景」。

文章說,今年習近平辦公室書架上的照片變化不少。書架上共擺放了21張照片,比去年增加了3張,其中13張都是首次「上架」。13張首次「上架」的照片中,有8張都拍攝於2020年。

先看工作照,拍攝時間在2020年的8張照片都是工作照。其中兩張照片都與抗疫有關。還有一類是個人照,也有一張是首次出現。

值得關注的是,文章中有10張習近平的工作照都裝飾有棕紅色邊框;7張家庭照都裝飾有棕黃色邊框。但有4張習近平的個人照片,全被加上黑框,宛如「遺照」。

第一張加黑框的照片,註明是習近平年輕時所拍,首次出現在他的書架上。

第二張加黑框的照片,是習近平青年時代的軍裝照。已多次出現在習近平的書架上。

第三張和第四張加黑框的照片,也是習近平年輕時所拍,從2020年新年賀詞開始出現在他的書架上。

《北京青年報》把習近平個人照片特意加上深黑色邊框,引起輿論關注。有人驚問,官媒竟然發佈習近平的「遺照」,想造反嗎?也有人認為,這背後或涉中共高層內鬥。

時政評論員李燕銘分析說,《北京青年報》的同一篇文章中,21張照片分為3類不同處理,說明不是統一操作,而是有人故意為之。照片配黑色邊框乃是遺照的慣常做法。作為中共官方媒體特意將習近平個人照配以黑色邊框,完全算得上是重大政治事故。

他認為,官媒刊發習近平「遺照」,被大陸門戶網站及大外宣媒體紛紛轉載,背後浮現「政變」反習色彩。但事件到底是主管中共意識形態與文宣系統的王滬寧背後操控,還是有媒體人自發有意造反,目前不得而知。

事實上,在此之前,中共黨報《人民日報》、新華社、央視新聞也都出現過類似手法。

2019年底湖北武漢爆發中共病毒疫情之後,直到次年疫情高峰期過後的3月10日,習近平才首次抵達武漢疫區考察。

當時中共央視、新華網等主要喉舌,報導習考察武漢的新聞中,配圖都用了一個高大的「墓碑」,正中間寫道:「習近平抵達武漢」7個大字。

其中新華網的配圖中,在這7個大字下面,還配了一個如同香爐一樣的黃鶴樓的圖片。引發網友聯想,認為這是想讓領導人「駕鶴西去」。

而中共央視新聞的第一條報導的配圖,最初用的是一個黑色的「墓碑」,時隔不久又換成了藍色。

知名民運人士唐柏橋截取央視新聞的第一條報導配圖,並調侃:這是要給領導人送終嗎?同意的請舉手!

網友紛紛留言說:「這色配,真的晦氣。」「沒錯,這就是一塊高級黑墓碑。連央視也受不了啦!」「央視配圖,加上習近平在武漢視察大批群眾演員肉身築牆保護習的視頻,看上去就像捧著靈位送葬的隊伍。」

在此之前,中共黨報《人民日報》在報導習近平2月10日現身北京社區視察疫情時,也曾罕見地銜接到「到武漢去」的新聞。

該新聞的標題是:「到武漢去!對口支援湖北地市對照表來了」。

當時有法媒解讀說,在一個公眾被封口的國家,隱喻似乎顯得重要,黨媒偶然的排版引發諸多解釋。

有分析人士認為,武漢爆發疫情後,習近平一直留在北京,連黨媒都憤怒了。用這種方式表逹不滿。

而習近平近年引發海外抨擊的所作所為,均被認為與現任常委王滬寧背後的操盤有很大關係。主管中共意識形態與文宣系統的王滬寧發跡於上海,獲江澤民、曾慶紅重用、一路提拔、安插進政治局及政治局常委會。歷經胡錦濤時代,再獲習近平重用。

*180萬條人命 成就習近平的「抗疫史詩」

習近平在2021年新年賀詞中宣稱,他領導的中共書寫了抗疫史詩。有法媒說,由於北京早期隱瞞疫情真相,導致全球大流行,造成180多萬人死亡的悲劇,就這樣輕而易舉地被習近平稱之為「抗疫史詩」。

中共病毒2019年12月發源於湖北武漢,至今已經造成全球8300多萬人感染,180多萬人死亡。而且疫情遠沒結束,病毒已經變種成傳染性更強的大瘟疫,持續在全球肆虐。

然而,中共當局至今仍在掩蓋真相,導致病毒起源的研究受阻。美聯社最新獲得的中共內部秘密文件顯示,習近平曾下令嚴控所有與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相關的研究。尋找蝙蝠棲息地病毒的科學家手中的樣本,已經被警方沒收。

調查揭示,在整個中共病毒疫情大流行中,政府保密體系和自上而下的控制模式,已經清晰可見。

中共至今仍在持續打壓尋找武漢疫情真相的人。從訓誡李文亮醫生,讓艾芬醫生噤聲,到李文亮死後官方動用宣傳機器,設法蓋過民間的抗議聲浪。

再到前往武漢實地探訪疫情真相的公民記者李澤華 、張展和陳秋實律師,以及武漢市民方斌等人,先後被抓,就連記敘武漢封城日記的作家方方,也遭到空前圍攻。

李文亮已過世,張展去年5月被捕,2020年底,坐着輪椅受審,遭重判4年徒刑。

網絡流傳著這樣一句話,「2020,從李文亮開始,以張展收官,好沉重。」

法廣說,北京當局對疫情敘事,就這樣畫上一個圓圈,習近平宣佈「書寫了抗疫史詩」,但許多中國人或許還蒙在鼓中。

2020年1月23日武漢封城,當局的最終數字是武漢確診5萬多人,中共疾控中心的血清研究報告顯示,至少武漢市確診人數在10倍以上。那麼,武漢市到底有多少人死於疫情?至今仍是一個謎。

報導說,武漢人真的會相信,1月23日封城那天,僅僅因為官方報告武漢只有確診病例571例,其中重症95例,死亡17例,中共最高當局就會下令封堵武漢城嗎?

對比2003年薩斯疫情,廣東省公佈1514病例,北京公佈2000病例。武漢封城時,當局公佈的確診病例和死亡人數遠遠低於當年薩斯肆虐的廣東和北京,武漢為何要封城呢?

有中國問題專家分析說,北京的當權者是通過「內參」,而不是靠下級的匯報了解下面的情況的,中共高層當時得到的數據,要比公佈的數據大出許多倍,中南海應該清楚,武漢疫情已經嚴重失控。

但在2019年底至2020年1月中旬,中共當局三次稱疫情「可防可控,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

直到2020年1月20日,中共首度承認病毒會「人傳人」。但此時疫情已經完全失控,並迅速蔓延全世界。

本次的新視角聽新聞就到這裡,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即將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ID 17557)

責任編輯:yst

點擊大圖,訂閱YouTub: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