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視角聽新聞 #480】海南政協常委豪宅 ; 一個馬桶20萬

【新視角聽新聞】中共海南省政協常委張泰超炫豪宅的視頻在網路上熱傳,引發輿論熱議。視頻顯示,豪宅藏酒室中滿屋都是茅台,一個智能馬桶就價值20萬,參觀者連連發出驚嘆聲。

歡迎收聽新視角聽新聞。

中共官員一般都不敢露富,以免遭來查處,但海南省政協常委張泰超卻罕見高調炫豪宅。近日,網路上傳出兩段視頻,張泰超帶領一大群親友參觀其豪宅。

畫面顯示,豪宅主臥室富麗堂皇,衣帽間裏掛滿了男女主人的名牌服裝。女主人的名牌包包,擺滿展示櫃,各式各樣,琳琅滿目,珠寶首飾也擺滿呈列櫃。

最令親友驚嘆的是衛生間的智能感應式馬桶,會自動掀蓋、沖水,一個馬桶價值高達20萬人民幣。有人發出驚呼聲,忙拿出手機拍照。

在豪宅的藏酒室中,張泰超向親友介紹他的藏酒,只見三面酒柜上都擺滿了昂貴的茅台,還有不少叫不出名的洋酒。此前有報導,在北京大會堂國宴上的茅台,一瓶就價值數百萬元,張泰超的這間藏酒室可謂價值不菲。

不少中共落馬官員家中都藏有大量茅台,如貴州副省長王曉光,落馬後公眾才知曉,其家中高檔茅台酒達4000多瓶,為了消贓,他還將大量茅台酒倒入下水道。

張泰超高調展示豪宅引發輿論熱議,有網民感嘆說:「一個馬桶抵普通人幾年的收入。」

還有網民嘲諷說,「這就是百姓養老沒錢的原因,錢都被一小撮人貪去了。」

公開資料顯示,張泰超原籍海南,擔任海南省政協常委、香港海南社團總會會長、世界海南鄉團聯誼大會第十五屆理事會理事長、海南運順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等職。

中共政協被稱為「政治花瓶」,不少富豪、甚至黑道富商為得到政治好處,花巨資熱買政協的「頭銜」。

近年來,張泰超積極參與海南、香港兩地的高層互訪及招商活動。在香港雨傘運動和反送中運動期間,他曾組織和參與了撐警、挺港府的活動。

中共體制是貪污腐敗的溫床,尤其前中共黨魁江澤民上台後以「貪官治國」,官場腐敗幾乎到了無官不貪的地步。張泰超豪宅意外曝光後,引發民眾對中共貪腐官員豪宅的關注。

有評論說,中共貪官新時代的特點是「三多」:房子多、存款多、女人多。情婦多至上百,儲藏的現金多至上億,甚至把點鈔機「累死」,房子不僅講究數量,更講究「質量」,網上曝光的貪官豪宅奢華程度令人目瞪口呆。

僅舉一例:原中共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的「將軍府」,位於河南濮陽。「將軍府」仿照故宮建築建造,佔地十三四畝,極盡奢華,從2009年動工直至2011年夏天初步竣工,耗時三年有餘。谷俊山是江澤民的鐵杆親信,被稱為「軍中巨貪,堪比和珅」。其2013年元旦前被正式批捕、涉案金額200多億。

*雲南惡霸孫小果離奇「復活」細節曝光

1月22日,中紀委監委網站推出專題片,講述雲南「惡霸」孫小果涉黑案背後的一樁樁離奇事,孫母和其繼父首次出鏡,講述孫小果判死後「復活」的大量細節。

專題片第二集講述了孫小果母親孫鶴予、繼父李橋忠,為了給孫小果減刑,瘋狂托關係,利用「朋友圈」、「戰友圈」熟人請託,打通層層關節。

當年,李橋忠通過一個私人老闆,結識了時任雲南省長秦光榮的秘書袁鵬, 並送了袁鵬3萬元人民幣,袁鵬接受請託後,給時任雲南省高院院長趙仕傑打招呼。趙仕傑找到時任審判監督庭庭長梁子安提了這個案子,大意是如果能動就動一動。

據陸媒此前報導,孫小果在1990年代,就被視為昆明黑惡勢力的典型,孫早年加入過中共武警部隊,家庭背景深厚,1994年,19歲的孫小果因輪姦案被捕後,其當警員的媽媽,把他的年紀改小2年,於是「未成年」的孫小果,只被判3年監禁。

之後,孫小果母親又為他提交假證申請保外就醫;任公安分局副局長的繼父李橋忠,則幫他取保候審。

但3年後,孫小果在取保候審期間,於1997年4月至6月以暴力和脅迫手段強姦4名未成年少女,其中一名為幼女。其行為構成強姦罪,並犯下非法限制被害人人身自由、強姦罪再犯、強姦未成年人等多個從重處罰情節。

同年7月13日、10月22日, 孫小果夥同他人在公共場所肆意追逐、攔截、毆打他人,致三名被害人受傷,其行為構成尋釁滋事罪。

同年11月7日,孫小果及同夥在公共場所,挾持兩名17歲少女進行暴力傷害和凌辱摧殘,致一人重傷,犯罪手段極其兇殘,其行為構成強制侮辱婦女罪和故意傷害罪。同年11月,犯強姦罪、強制侮辱婦女罪、故意傷害罪、尋釁滋事罪。

1998年2月,昆明市中級法院一審對孫小果數罪併罰,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但孫小果沒死。2008年孫在父母、監獄及法院的人幫忙下,借用其他人的防盜窖井蓋發明申請國家專利,被認定立大功減刑獲釋。孫出獄後更名換姓變成夜店老闆。

2019年3月中旬,昆明市政法機關在辦理一起故意傷害案中,發現疑犯孫小果是死刑犯。事件引爆傳媒高度關注。

關於孫小果離奇「死而復生」,在最新專題片中,孫小果的母親孫鶴予出鏡談道:「很矛盾,也很恨他,你說不疼他吧也不可能,總是想讓他(受處罰)能夠輕一點,有溺愛在裏面,這是我的問題。你說做這個母親做得失敗不?」

孫鶴予還說:李橋忠樂意幫朋友的忙,所以他找朋友辦事,那也是非常順當,「唉,實際上真的挺對不起他的,把他害了。」

對於拖關係撈人,李橋忠出鏡說,「他(孫小果)是他媽生的,他媽是我的老婆,作為他的繼父,他媽提出來這個東西,肯定是找熟人,更好說話,更好通融。」

調查組調取孫小果服刑期間的記錄查證,發現多名監獄管理人員在領導授意下違紀違規,給予孫小果不正常的特殊待遇,孫每個月考核都是滿分,因此接連獲得減刑。

孫小果還號稱在監獄裏發明了一個「聯動鎖緊式防盜窨井蓋」,第一監獄據此認定孫「重大立功」再次報請減刑。

但調查表明,井蓋設計圖紙其實是孫鶴予托人從外面帶進去的。專案組成員說,當時把原圖給孫小果照着畫,他都畫不出來。很尷尬。

2019年3月孫小果因一宗傷人案再次遭拘捕,11月,孫小果被判處死刑。2020年2月20日,孫小果被執行死刑。

據輿情統計顯示,孫小果案涉及的直接保護傘多達25人,包括兩任高院副院長、及多名廳級高官並涵蓋公、檢、法、司(監獄系統)多個部門。

官方指,時任雲南省最高法院院長的孫小虹參與孫案,而孫小虹此前被網民指認為孫小果的舅舅。2019年12月15日,孫小果案的19名相關人員獲刑,包括孫小果繼父、母親分別獲刑19年、20年。

對此,網民紛紛熱議:這是中共治下的典型案例,有後台犯了天大的事也肆無忌憚,本應入獄沒入獄,本應槍決沒槍決,在保護傘下多活20多年。這正說明,中共清理黑社會清理不了,清理一批之後,還得上來一批黑社會,因為這是黨的性質決定,中共本身就是中國最大的黑社會組織。

本次的新視角聽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即將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ID18543)

責任編輯:yst

點擊大圖,訂閱YouTub: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