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視角聽新聞 #576】馬化騰陷風暴眼 騰訊副總裁被抓

【新視角聽新聞】馬化騰步馬雲後塵 近期沒有公開露面 騰訊集團噩耗連連 副總裁張峰涉孫力軍案被捕 40餘人被移送公安機關 三件大事同日發生 官媒棒打馬雲捧殺馬化騰 暗藏玄機

文:東方皓

歡迎收聽新視角聽新聞。

馬化騰的騰訊公司近期負面消息接連不斷,2月2日,抖音起訴騰訊違反反壟斷法;騰訊公司發佈公告稱,40餘人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機關處理;當天,官媒「點贊」中國企業家,馬雲缺席名單,馬化騰被特別點名。2月9日,中國博泰車聯網和上汽通用五菱聯合舉報騰訊。

2月11日,外媒披露,騰訊集團副總裁張峰涉已落馬的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案被捕。外界關注,互聯網巨頭騰訊可能被捲入中共權力頂層的政治鬥爭中,馬化騰最近一直沒有公開露面,內幕令人猜測。

*騰訊集團副總裁張峰涉孫力軍案被捕

美國《華爾街日報》2021年2月11日引述一名知情人士披露,中國科技業巨頭騰訊公司的一名高管被當局拘留,他涉嫌在未經授權的情況下分享騰訊旗下通信軟件微信的數據。

據報道,涉案的騰訊副總裁張峰(Zhang Feng)自2020年初以來受到中國反腐機構的調查。張峰涉嫌將微信收集的用戶個資交給中共公安部前副部長孫力軍,後者2020年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免職並遭到調查。知情人士還透露,調查人員正在調查張峰與孫力軍分享了哪些信息,以及孫力軍可能利用這些信息做甚麼。

知情人士稱,張峰於2018年加入騰訊,作為騰訊負責政府事務的高管,曾與中共政府官員會面並處理公司與北京各部委的關係。

據張家口市商務局官網消息,2018年10月29日,張家口市長武衛東、副市長李宏和陳沖副市長會見了來訪的騰訊公司副總裁張峰、副總裁陳發奮一行。針對科技冬奧、智慧旅遊、賽事組織與傳播、康養醫療、眾創空間等產業合作進行了對接交流。

騰訊公司2月11日向路透社證實,該公司一名管理層人員因「個人腐敗案」正遭到有關當局調查。騰訊在聲明中聲稱:「我們可以證實,本案涉及個人腐敗嫌疑,與微信或WeChat無關。」

2020年4月19日,中共中紀委官方網站宣佈,時任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涉嫌嚴重違法行為,正接受調查。

隨後,中共公安部連夜開會,表態效忠習近平為首的北京當局,並在會議上罕見將孫力軍與前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前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相提並論。中共官媒報道,孫力軍被指控「不知敬畏,肆意妄為」等至少10宗罪。

自由亞洲電台引述接近中共國保的消息人士披露,孫力軍事件確實在國內官場產生了非常大的影響,可能不亞於2012年的王立軍事件,對中共體制、公安系統,尤其是秘密警察,都造成了巨大震動,公安部內部人人擔心受到其案件的牽連。

*馬化騰最近一直沒有公開露面 涉個人私隱言論引強烈質疑

《華爾街日報》報道稱,張峰案凸顯出中國的幾家科技業巨頭可能被捲入中共權力頂層的政治鬥爭中。

日本研究公司LightSTream Research分析家加籐美升(Mio Kato)對路透社表示,這只是北京收緊對科技業巨頭控制的又一實證。「這似乎是先前針對政治結構的反腐運動的延伸。」

隨著騰訊高管張峰受調查的消息傳出,外界對於最近一直沒有公開露面的騰訊創始人兼行政總裁馬化騰的去向也感到好奇。《華爾街日報》引述知情者稱,馬化騰沒有被指控有任何不法行為。彭博社也引述騰訊公司發言人稱,馬化騰能自由出入中國,去年曾到訪新加坡。

2月8日,網絡熱傳一段據信是來自《財富全球論壇》的對話影片。影片中,馬化騰笑著說,每一天我們有超過十億張的照片上傳,節假日甚至二三十億張,絕大部份都是人的臉。

馬化騰還特地強調,尤其是中國人的臉,特別多,他們有幾乎每個中國人過去十幾年來臉的變化,從年輕過來的十幾年,因為他們一直在騰訊的平台一直有照片。

最後,馬化騰說,所以他甚至可以預測(每個中國人)老的時候是甚麼樣子。

在當下十分看重私隱的中國網友對馬化騰的對話發出最強烈質疑,並調侃稱「馬化騰:收集個人私隱我們一直在做」。另外有網友質問「營運商有甚麼權利拿我們的肖像?把肖像權的法律踐踏的面目全非」。網友呼籲官方介入諸如騰訊此類的收集用戶私隱的網絡巨頭。

*騰訊被汽車企業舉報壟斷市場

2月9日,中國博泰車聯網和上汽通用五菱聯合向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反壟斷局提交了舉報書,指騰訊濫用市場支配地位,在汽車聯網產品與服務市場上排除和限制競爭。

上海博泰稱,該公司為五菱汽車研發了一款名為「新寶駿車聯」的手機APP及「通知擴展助手」軟件,通過手機投射發送和接受微信訊息。這一系統使用了手機安卓操作系統的「無障礙權限」及「獲取通知欄權限」,實現對手機屏幕不同位置的模擬點擊,在車機產品上實現手機屏幕投射和語音識別。

舉報書透露,騰訊公司去年8月向包括上汽通用五菱在內的汽車廠商發送《法律函》,要求停止使用由上海博泰車聯網供應的相關車聯網軟件產品。

騰訊方面則回應稱,這一指控為「惡意炒作壟斷,不應當成為侵權的擋箭牌」,並強調自身遵循公平競爭、開放合作的理念。

騰訊指,博泰車聯網未獲得騰訊授權和許可,開發「新寶駿車聯」App、「微信通知助手」軟件涉嫌構成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等行為,公司已於2020年9月29日向深圳市中級法院提起訴訟並已於2020年10月29日正式立案。

公開信息顯示,上海博泰是一家車聯網硬軟件及相關服務供應商,主要客戶包括但不限於上汽通用五菱等國內外知名汽車廠商。上汽通用五菱成立於2002年,是由上汽集團、通用汽車(中國)公司、柳州五菱汽車公司三方共同組建的大型中外合資汽車公司。

*抖音起訴騰訊壟斷 索賠九千萬元人民幣

2月2日,中國短影片「黑馬」抖音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正式起訴騰訊,認為騰訊通過微信和QQ限制用戶分享來自抖音的內容,是壟斷行為,要求判令騰訊立即停止這一行為,並賠償9,000萬元人民幣。

騰訊方面則回應稱,字節跳動的相關指控純屬失實,系惡意誣陷,此外對方旗下多款產品通過各種不正當競爭方式違規獲取微信用戶個人信息,此舉破壞平台規則並且已被法院多個禁令要求立即停止侵權。

2月7日,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正式受理抖音訴騰訊壟斷糾紛案。該案是自2020年底中國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公佈《關於平台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徵求意見稿)》以來,中國國內首例發生在互聯網平台之間的反壟斷訴訟。

*騰訊高壓反腐:40餘人被移送公安機關

騰訊公司的反舞弊調查部2月2日發佈公告稱,2019年第四季度至今,騰訊共發現查出違反「騰訊高壓線」案件60餘起,100餘人因違反「騰訊高壓線」被辭退,40餘人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機關處理。

在通報的22個典型案例中,有14個案例來自PCG(平台與內容)事業群,佔比超過60%。該事業群成立於2018年,負責公司互朕網平台和內容文化生態融合發展,包括整合QQ、QQ空間等社交平台,和應寶、瀏覽器等流量平台,以及新聞資訊、影片、體育、直播、動漫、影業等內容業務,推動IP跨平台、多形態發展,為更多用戶創造海量的優質數字內容體驗。

騰訊表示,公司通過制定「騰訊高壓線」等反舞弊制度和建立完善的風險管理體系,來預防、發現和打擊收受賄賂、職務侵佔等一切舞弊行為。對於違反「騰訊高壓線」的行為,騰訊一直採取「零容忍」的態度,員工個人行為一旦觸及此界限,一律解聘處理,永不錄用。對於涉案的外部公司,也會列入公司黑名單,永不合作。一旦發現涉嫌違法犯罪的,必將移送公安司法機關追究法律責任,同時也會密切配合警方進行打擊,抓捕涉案的外部人員。

*分析:官媒棒打馬雲 捧殺馬化騰 暗藏玄機

生於1971年的馬化騰是騰訊的董事會主席兼營運總監,中共全國人大代表,其父是中共黨員,南下官員,曾最高任職深圳市鹽田港建設指揮部副總指揮,鹽田港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2020年4月,《福布斯》公佈全球富豪榜,馬化騰淨資產達381億美元,排名第20。

一向被輿論並列為「二馬」的馬雲近期亦陷輿論風波。不僅阿里巴巴被指涉嫌壟斷,而且螞蟻集團也被迫中止上市,馬雲個人隱身數月,處境堪憂。

2021年2月2日,新華社主管主辦的上海證券報在頭版發表題為「高質量發展豈能缺少企業家精神」的文章。文章說,中國的企業家從改革開放初期的「草莽英雄、百無禁忌」的形象,經過「大浪淘沙」,發展成今天的「遵守市場規則」的現代商界領袖。

文章列舉了一長串中國當代企業家的名字,特別「點贊」騰訊的馬化騰「改寫移動互聯網時代」,「擅長自我顛覆」的馬化騰在2020年底提出了「全真互聯網」概念,並預言「又一場大洗牌即將開始」。

文章還稱,若將商海比作江湖,企業家便是當之無愧的「掌門人」。江湖之中,有血雨腥風、刀光劍影,亦有同氣連枝、相倚為強。俠之大者,為國為民。「以義為利、趨義避財」「財自道生、利緣義齲」……中國自古以來的「商訓」,皆講究義與利的辯證統一。

文章中唯獨不見馬雲的名字。

時政評論員李燕銘分析,馬雲隱身逾三個月,明顯被習陣營掌控。馬雲短暫現身之際,官方同步同進針對阿里巴巴與螞蟻集團的監管行動。此次官媒列舉知名企業家名單,獨缺馬雲;暗藏捧殺與棒殺信號。一方面再度暗示馬雲問題沒完,另一方面警告被點讚的企業家們乖乖聽話,站好隊,不要步馬雲下場。

李燕銘分析,官媒所列舉的「遵守市場規則的企業家」及其企業不僅都曾違反國際市場規則,其發跡壯大都是中共政商圈利益勾結、潛規則的產物,幾乎都有原罪,只要追究,幾乎無人能逃脫「破壞市場規則」的罪名。習近平當局將其捧為「遵守市場規則的企業家」,其實暗含警告寓意。官媒文章中所謂「江湖之中,有血雨腥風、刀光劍影,亦有同氣連枝、相倚為強。」「以義為利、趨義避財」,實為警告這些政商背景複雜的企業家們在習陣營與江澤民曾慶紅集團之間明確站隊,「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李燕銘分析,就在官媒棒打馬雲、「捧殺」馬化騰的當天,2月2日,抖音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正式起訴騰訊違反反壟斷法;騰訊公司發佈公告稱,40餘人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機關處理。這無疑是對官媒報道中「遵守市場規則」說法的反諷。

十天之後,2月11日,外媒披露,騰訊集團副總裁張峰被捕,張峰涉嫌將微信收集的用戶個資交給中共公安部前副部長孫力軍,後者2020年4月落馬。

李燕銘分析,孫力軍落馬內幕非同尋常,雖然官方尚未披露詳情,但隨後落馬的重慶公安局長鄧恢林、上海公安局長龔道安都被通報「參與在黨內搞團團夥伙」,被暗示涉政變反習活動。孫力軍與鄧恢林、龔道安都是江澤民集團上海幫大佬、前政法委書記孟建柱的心腹舊部與大秘。孫力軍很可能是江澤民集團政法系統政變反習活動的關鍵人物。騰訊集團副總裁張峰涉嫌將微信收集的用戶個資交給孫力軍而被捕,是否也涉入江澤民集團政變反習活動,引人猜測;作為騰訊公司董事會主席及行政總裁的馬化騰能否置身事外,其近期一直沒有公開露面是否與此有關?值得進一步關注。

本次的新視角聽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ID 19647)

責任編輯:T so

點擊大圖,訂閱YouTube: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