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視角聽新聞 #615】北京進入高度戒備 中南海650米外爆炸

【新視角聽新聞】兩會即將召開,北京已進入高度戒備,在此敏感時刻,距離北京中南海僅650米的一家餐廳,23日突然發生爆炸。官方封鎖相關信息,坊間傳聞事故已導致1人死亡,7人受傷。

歡迎收聽新視角聽新聞。

北京西城區官微2月23日發布信息,指當天上午8點15分,位於西絨線胡同1號的德峰餐廳發生爆炸,現場已得到控制,正在施救中。

據《新京報》報導,當地居民介紹說,當時聽到一聲巨響,立刻跑出門查看情況,發現德峰餐廳已經坍塌,廢墟中冒出黑煙,但沒有看見明火。餐廳外的路邊停著一輛銀色轎車,車玻璃幾乎全部破碎,車內司機受傷。

這位居民說,爆炸產生巨大的衝擊波,有2名路過的群眾被沖擊波擊倒。隨後,急救車到達現場,至少將3名傷者送往醫院。

坊間傳聞,爆炸至少造成7人受傷,其中2人處於命危狀態,另有1名女子在這次爆炸中身亡,但目前無法得到官方證實。

北京網友此前在微博發布的現場視頻和照片顯示,這家開設在四合院內的德峰餐廳,整座房屋都被炸塌了,現場一片狼藉,青磚散落滿地,還有物品在燃燒,冒出黑色的濃煙。

有環衛人員正在清掃地面,消防人員在清理爆炸現場,尋找傷亡人員,許多警察在現場值勤,不少民眾也在一旁圍觀。

視頻畫面顯示,一名受傷男子被救援人員用擔架車推出來。拍攝視頻的北京市民說,「又找著一個人,已找到2個人了,不知生死。」

另一段視頻顯示,有人用擔架抬出一名傷者,還有警察架著一位滿臉是血的傷者,往救護車走去。拍攝視頻的一位女市民哀嘆道,「都這樣來,還能活嗎?」

據悉,西絨線胡同位於北京城核心地區,坐落在北京天安門和紫禁城之西,擁有以清朝康熙皇帝第二十四子誠恪親王之後裔溥霱的府邸為代表的一系列傳統建築。能在這個胡同的四合院內居住的人及營業者「非富即貴」,每棟四合院價格至少億元人民幣起跳。

谷歌地圖顯示,爆炸地點西絨線胡同1號,距離中南海新華門僅650米,開車2分鐘,步行8分鐘。目前,中共兩會即將在3月初召開,北京已經高度戒備,中南海周邊更是3步一崗、5步一哨,處於高度警戒。此時,在接近中南海及天安門的地點突然發生爆炸,確實相當敏感。

爆炸事故發生後,微博火速刪除了相關視頻和信息,只有「國是直通車」轉發的西城區不到50字的通報,引發外界諸多猜測。

網友評論說:「字越少,事越大。」

「離天安門廣場近在咫尺⋯⋯」

「六部口啊,位置太敏感了。」

「太微妙了!離對面直線距離有200米嗎?早上我們院子都聽見一聲巨響。」

「餐館所處地點臨近中心中的中心,敏感。」

*成都地鐵爆炸

擊穿富豪頂級私人飛機

四川一名富豪停放在成都雙流國際機場的一架私人飛機,去年離奇地被異物擊穿右機翼,估計維修費高達1.8億人民幣。經調查發現,是機場附近的成都地鐵爆炸,引發的這場天外橫禍。

四川宏達集團董事局主席劉滄龍擁有一架灣流G550飛機,去年4月25日,飛機停放在成都雙流國際機場期間,詭異地被天空中飛來的異物砸中,右機翼被擊穿一個洞,造成飛機嚴重毀損,估算維修費用高達1.8億人民幣。

經過10個月的調查,機場方面確認造成這起事故的是成都地鐵。今年2月20日,民航四川安全監督管理局航空安全委員會,公布了這起事故的調查報告。

報告稱,2020年4月26日,價值約2.9億元的灣流G550私人飛機,停放在成都雙流機場,因場外地鐵施工工地的門式起重機爆炸,導致碎裂件飛入場內,砸中飛機機翼,造成飛機受損。

根據機場保潔員的報告說,事發當天,發現這架私人飛機下方有螺釘等零件。航空機務檢查發現,這架飛機的右機翼中部被擊穿,機翼損傷口內部還有一鐵質物體殘留。

機場的機坪監控視頻顯示,2020年4月25日凌晨3時37分11秒,一異物飛來砸中該飛機右機翼,飛機被砸中後,機身有明顯的抖動。

當時成都地鐵19號線正在施工中,現場的起重機發生爆炸,主起升機構制動輪碎裂,噴飛的碎片從空中落下,砸中這位富豪的飛機。

目前,飛機所有權人國際機械設備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仍在等待相關單位賠付,飛機最終處置方式尚不確定。

據悉,灣流G550飛機新機價格達4500萬美元,經常做為富豪私人飛機。

*「上山下鄉」噩夢再現?

中共推鄉村人才引熱議

中共國務院日前發布文件,聲稱要加速推進「鄉村人才振興」,引導人才向農村流動,引發輿論熱議。分析人士認為,中共政府為解決就業危機,正在重啟文革時期的「上山下鄉」運動。

2月21日,中共發布強調「全面推進鄉村振興」的一號文件。23日,官方又發文要求各地區、各部門加快落實「鄉村人才振興」政策。

官方的作法包括:鼓勵農民工、高校(大學院校)畢業生、退役軍人、科技人員、農村實用人才等創辦或領辦家庭農場、農民合作社。

建立各類人才定期服務鄉村制度,「基層工作經歷」將作為職稱評審、職位聘用的重要參考。官方強制規定,醫生、教師未來晉升高級職稱,必須有1年以上基層工作經歷。

中共推進所謂的「鄉村人才振興」,引發輿論熱議。外界普遍認為,當局這是在為文革招魂,重演毛澤東時代的「上山下鄉」運動。

一些經歷過「上山下鄉」運動的老知青認為,當局在文革和知青下鄉問題上開歷史倒車,注定將會失敗。

早在去年年底,中共黨媒已開始為「上山下鄉」吹風造勢。中國社會科學院下屬的中國歷史研究院在2020年12月22日刊文稱,「上山下鄉」運動是「推動社會進步的壯舉」。

該文引發一些老知青和網評人的惡評,隨後便被刪除。博客作者高山之鷹寫道:「說這話的人站著說話不腰疼!每個人都不傻,不要低估了他人的智商!」「不要再在他人傷口上撒鹽了。不要再去消費他人的苦難。每個人的青春都很短暫,誰不想瀟瀟灑灑地活著?別拿他人的青春不當乾糧!」

一位網名為「鈞天」的博主,把「上山下鄉」稱為「瞎折騰的一場政治騙局」,指「上山下鄉運動留給一代知青(在多數情況下,還包括他們的父母和子女)的精神和肉體的創傷也許永遠不會痊癒。」

現在美國洛杉磯的退休科學家馬軻(化名)是當年從城裡下到江蘇農村的「老三屆」中學畢業生。馬軻批評宣揚「上山下鄉」的文章是「胡說八道」。

他對美國之音說,除了少數人後來有所作為,當年的絕大多數下鄉知青由於中斷了正規學校的教育,最終成為社會中的弱勢群體。

人生哲理論著《幸福商數》的作者王平說,「我們這些知識青年,1500萬也好,2000萬也好,我們損失的是最美好的青春歲月,應該在教室裡,在課堂上接受教育的十年時間。」

美國的獨立時評人魯難表示,驅趕兩千萬城市青年到農村,是毛澤東最主要的滔天罪行之一。每年知青下鄉離家之際,每個城市的火車站都人山人海,愁雲慘淡,骨肉分離的哭聲連天。

當年被分配雲南景洪軍墾農場水利兵團連隊當戰士的莉莉說,「對我來說,(上山下鄉)就是勞改。」

本次的新視角聽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 (ID 20066)

責任編輯:T so

點擊大圖,訂閱YouTube: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