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視角聽新聞 #619】專訪前ICE局長:拜登讓移民法變得毫無意義

【新視角聽新聞】 霍曼在2月18日的採訪中說,他擔心拜登政府將讓美國《移民法》變得毫無意義。他斷言,拜登的做法將「永遠無法解決移民危機,並導致邊境將繼續失控」。

歡迎收聽新視角聽新聞。

美國移民和海關執法局(ICE)前代理局長湯姆•霍曼(Tom Homan)近日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時表示,新政府限制移民執法標準的舉措「實在荒謬」,「這幾乎就像在美國非法居留已經不違法了一樣」。

霍曼在特朗普政府期間退休,此前他負責領導ICE這個管理移民執法和驅逐出境,以及調查人口販運和跨境犯罪的機構。

他在2月18日的採訪中說,他擔心拜登政府將讓美國《移民法》變得毫無意義。

據國土安全部(DHS)2月18日宣布的新執法重點,移民局將集中執法三類非法移民,分別是:已知、或可疑的恐怖分子等國家安全威脅;2020年11月1日之後的非法越境者;以及被判重罪、涉及公共安全威脅者。

依規定,任何ICE成員在遇到不屬於這三類的非法移民,在採取任何行動之前,都必須得到其外地辦事處的預先批准才可行動。

霍曼說,「他們說這是公共安全,但這情況只涉及最壞的情況,只涉及到攻擊、搶劫和盜竊。」

「而涉及的所有這些其它罪行,他們已經從桌子上拿走了,他們已經幾乎向世界其它地方發出了一個信息,非法進入這個國家是可以的,只要你不犯一些最嚴重的罪行,你就可以自由地留下來,因為ICE沒有在找你。」

霍曼認為,酒後駕車等犯罪行為應該被視為公共安全問題。

霍曼說,「我曾經是一名警察。我知道在致命的酒駕現場是什麼感覺,這太可怕了。而且他們顯然從來沒有和天使媽媽(angel mom,註:喪生於非法移民之手的受害人的媽媽)或天使爸爸談過,他們的孩子被非法入境者殺害,而這些人是酒後駕駛的。」

據國土安全部官員的說法,ICE的新準則是為了幫助該機構將有限的資源集中在公眾關心的案件。該官員表示,在新的指導方針下,預計ICE的逮捕人數不會下降。

但霍曼表示,「非法移民犯下的每一項罪行都是可以預防的罪行。如果我們有真正的邊境安全,真正的移民執法,如果我們真的在這個國家執行移民法,並確保我們的邊境安全,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犯罪可以被預防。」

根據移民局2020年的年終報告,移民局遣返了大約18.6萬人,其中92%的人有刑事定罪,或待決的刑事指控,包括:1,837項殺人罪、37,247項攻擊罪、10,302項性攻擊,或性犯罪而受到刑事指控,或定罪。

報告顯示,儘管受疫情限制,ICE仍進行了超過10.3萬次逮捕,只比2019年少30%。

依照以往的規定,移民局必須追蹤和遣返67.2萬名被聯邦移民法官下令遣返,但仍在美國的逃犯。

但國土安全部的新指令卻說,ICE如果在行動中遇到沒有被定罪的非法移民,必須先得到主管的許可,以決定是否逮捕此人,並考慮到此人是否可能患有嚴重的身體或精神疾病。

國土安全部的官員說「我們希望ICE考慮到與社區的聯繫,(非法移民)個人是否有家人在美國,美國公民家庭成員,以及其它考慮因素。」

霍曼說,國土安全部正在告訴ICE探員無視移民法官的遣返令。「行政部門在什麼時候可以告訴司法部門,他們的法律命令毫無意義?」

「執法人員執法要叫上級批准,太可笑了。法律是黑白分明的。(國土安全部)指定州警需要得到批准才能開超速罰單。」

拜登上台後相繼取消特朗普實施的幾項邊境政策,包括:暫停驅逐非法移民、撤銷對易受恐怖襲擊國家的旅行禁令、停建邊境牆、推出大赦數百萬非法移民的方案。

對此,霍曼斷言,拜登的做法將「永遠無法解決移民危機,並導致邊境將繼續失控」。他預計邊境的人道主義危機迫在眉睫。

「在(2019年)最後一次激增期間,邊境巡邏隊表示,他們50%至60%的人力不再在邊境上,因為他們正在更換人力,進到醫院執行,照顧家庭,當時有一半或更多的探員不再在線上」

霍曼指出,「在2014年和2015年第一次暴漲期間,拜登正是副總統,當時我們是如何阻止(邊境非法移民暴漲)?我們通過建造拘留設施和拘留人們直到他們見到法官來阻止。所以他忘記了所有的教訓。」

而即將管理移民法庭系統的司法部人選,似乎還沒有意識到非法移民的問題。

2月22日,拜登的司法部長提名人梅里克•加蘭(Merrick Garland)在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作證時,被問及是否認為非法入境美國是犯罪行為。

加蘭回答說:「我還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但我認為總統已經明確表示,我們是一個有邊界的國家,並且對國家安全有所關注。」

本次的新視角聽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ID 20120)

責任編輯:wym

點擊大圖,訂閱YouTube: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