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視角聽新聞 #635】余茂春:習近平已「中毒」石正麗不敢對質

【新視角聽新聞】特朗普時期的中國政策顧問余茂春日前表示,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後,習近平早已經知道,但習已經「理論中毒」,一味地宣傳中共形象,從上到下隱瞞疫情,導致病毒全球大爆發。另外,有人指證武漢病毒研究所存在安全問題,該所副主任石正麗否認,卻不敢當面對質。

歡迎收聽新視角聽新聞。

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和余茂春日前在《華爾街日報》,聯名發表評論文章《中國的疏忽讓世界付出高昂代價:北京痴迷於病毒,但不關心生物安全》。

文章通過點出很多具體事例,說明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與中共以大躍進方式掀起生物病毒研究運動、忽略國際通行的生物安全措施不無聯繫。

美國之音3月1日刊登對余茂春的採訪報導。余茂春表示,中共病毒疫情的大流行反應了中國共產黨政權的本質。中共是理論中毒最深的一個共產主義政黨,它的理論根本就兩點,第一是共產黨的偉大光榮正確,第二是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

余茂春告訴美國之音:去年1月初,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後,習近平對此一言不發,幾個星期後才在國內外輿論強大壓力下為自己辯解,聲稱他在1月7日就主持召開政治局會議,專門講疫情的問題。但他究竟講了什麼語焉不詳。

余茂春說,「我們知道的是,在1月8日,也就是開會的第二天,在官媒全面封殺疫情訊息時,習近平卻大講共產黨的優越性、社會主義的先進性。疫情出來後習近平重點關心的不是疫情本身,而是要突出黨的形象,突出制度的優越性。」

余茂春認為,習近平的行為是理論中毒的表現,即不能說黨做了失敗的事情。

另外,當全世界都在為病毒擴散著急的時候,習近平在2月初卻嚴令中共政府馬上立生物安全法,稱生物樣品和標本管理中有短板和漏洞。

余茂春表示,如果沒有這些短板、漏洞,沒有這些違規的事件已經發生,習近平是沒必要說這種話的。

原武漢病毒研究所長袁志明對中國生物安全的不足和缺陷很瞭解,曾和他的不少同行提出了很多問題,說中國的生物安全沒有達到國際標準。中共病毒疫情在武漢市爆發後,曾有網民透露武漢病毒研究所販賣實驗室動物,但這些質疑的人現在已經不在了。

余茂春證實說,「有人曾當面指出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實驗動物管理不善,包括很多實驗用的猴子,很多實驗動物用完後拿出去當寵物賣,還有實驗人員吃實驗中用過的蛋,這些現象和指控很多。」

「還有有醫學背景的網友要求跟研究室副主任石正麗當面對質,石正麗說她可以用生命擔保這是不可能的。但她不敢對質。所以裡面的很多事情是不公開不透明的。」

余茂春提到,習近平除了要求立即頒布生物安全法之外,還強調要講正能量,全面控制輿論宣傳,向全世界報導共產黨抗疫事跡,打擊任何負面的報導。像武漢作家方方這些人都受到了打壓。

他表示,中共的急功好利、不求實際給中國人民帶來了無數災難,中國老百姓已經見得很多了,這個中共病毒疫情又是一個很大的教訓。中國人民非常了不起,但不能因為中國共產黨這些急功近利的既定方針,造成另一次巨大災難。

*大陸幼兒園娃娃上黨課 教師苦笑不敢對外講

日前,大陸各地中小學已陸續開學,開學典禮安排學黨史、上黨課,甚至幼兒園的娃娃都要上黨課。大陸一些教師對此只能苦笑,但不敢對外講。

今年是中共建黨100週年,當局強調意識型態教育「從娃娃抓起」。大陸各地小學2月22日陸續開學,學生們都要求學黨史、上黨課。

貴州省烏江小學,在紅軍突破烏江紀念園舉行開學第一課;浙江衢江區實驗小學,將學百年黨史定為開學第一周的學習任務;浙江金華一些學校的開學禮以建黨百年為主題;江蘇省有小學從寒假就開始學黨史;安徽省也有小學舉行「建黨百年」開學典禮。

據新京報報導,3月1日,北京市門頭溝區30,000多名師生、1,200個班級,共同上學黨史的開學課,當地所有中小學生,甚至幼兒園的娃娃都同步觀看了直播。

對於孩子們集體上黨課事件,大陸多名小學老師對此只是苦笑,但不敢講。據自由亞洲報導,貴州不願具名的老師接受採訪時說:「不方便講、不好意思。。。不敢講。」另一名不願具名的教師也不願多談。

一名湖北的學生家長表示,因為建黨一百週年,言論管控更嚴,只能匿名受訪,否則擔心被抓。他表示,這類所謂愛黨教育,在各省份是「無差別」的、統一教科書。小學課本充斥着紅色教材,如虛構的《小英雄雨來》等課文,宣揚仇恨教育、帝國主義、為黨犧牲等。

這位家長說,中共近年來更加強化小學教育的「上黨課」,當局希望人民做「忠實的奴隸」,「當一個人在一個封閉環境接受洗腦教育,他長大後,對文明社會有一種天然的抗拒。」

他還說,大陸的社會環境就像一個醬缸,「你生活在一個醬缸裡,你天天見到那蛆,你沒蛆才不正常。」

他表示說,孩子讀幼兒園,幼兒園裡給他們看電視、播放愛黨歌曲,他就給孩子「反洗腦」,「我天天給他反洗腦,我跟他說世界是上帝創造的,世界上還有更文明的地方。」

流亡台灣的中國時事評論員龔與劍說,開學典禮上黨史課是從1989年六四學運之後開始的。

龔與劍說:「八九年六四血案那年九月從國小升國中,開學典禮後第一堂班會,學校老師給我們講一些平息反革命暴亂的事情。」

他認為,中共要求從小學、甚至幼兒園開始學黨史,是在建黨一百年之際,藉此給習近平拍馬屁。他還表示,中國人長期生活在共產黨獨裁專制下,已養成「表裡不一」的人格。

時事評論員魏晉對希望之聲表示,中共歷代黨魁都搞意識形態從娃娃抓起,但是現在人民都在覺醒,特別是席捲全球華人的「三退」精神覺醒運動,退黨、退團、退少先隊,這對中共打擊巨大,心裏發慌。要小孩兒跟黨走,小學開學典禮就上黨課,就是其中一個表現。

*香港中大學生會集體辭職 指遭死亡威脅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內閣「朔夜」,在上任首日(3月1日)宣布集體辭職。學生會長在記者會上透露,學生會多名成員遭受死亡威脅,加之校方的政治施壓,迫使「朔夜」成員集體辭職。

新一屆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內閣「朔夜」於1日上午在校內召開記者會,宣布集體辭職,並向近4000選民致歉。

會長林睿晞表示,「朔夜」於27日撤回參選宣言與政綱,以及今天集體辭職的原因之一,是因為學生會成員遭受死亡威脅。

林睿晞說,學生會多名成員收到滋擾電話,甚至連其家人也一同遭受死亡威脅。

他抱歉地說,「我們實在沒辦法不撤回以上的文件(政綱),我們想藉這個機會再次向選民和大眾致歉,是我們的懦弱,是我們沒有辦法承受這些牽連到家人的安全威脅。」

中大學生會內閣「朔夜」於2月24日以3983票高票當選,但校方在2月25日發表聲明,聲稱內閣成員沒有澄清參選時涉嫌違反國家安全的言論,決定暫停校方為學生會負責的部分職能,包括暫停代收學生會會費、暫停為學生會幹事會提供行政與大學場地支援等。

校方還要求學生會註冊為獨立社團或公司,自行承擔法律責任,並威脅說,如果有學生做出煽動違法言論,學校將予以嚴厲處分,包括將有關學生暫時停學或予以開除。

林睿晞在記者會上說,「朔夜」受到來自校方的政治壓力,校方高層分別召見內閣成員,並「多次暗示」要求「朔夜」在2月28日前退選。

2月26日晚間,校方代表與學生會代表進行了一次非正式面談。校方暗示,如果「朔夜」繼續以中大學生會名義服務學生,會考慮進一步以同樣方式處分其他學生組織,學生會成員有可能會被開除學籍。

2月27日,「朔夜」宣布撤回之前發表的所有政綱。

林睿晞表示,他們之所以集體辭職,是「因為一旦撤回了我們的政綱,昨日的民意授權已經完全失效」。

自由亞洲報導說,在「港版國安法」陰霾之下,香港多家大專院校沒有人出選學生會,僅有中大及理大有完整內閣出選。然而,有著半個世紀歷史的中大學生會已被校方架空職務,令人擔憂香港的學生組織從此被消失。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內閣集體辭職當天,被警方抓捕的47名泛民主派人士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在西九龍裁判法院開庭,大批香港民眾在法庭外聲援。

美國、英國和歐盟等國家嚴厲譴責港府此舉,並呼籲釋放被控罪人士。

中共自去年6月底強行在香港實施「港版國安法」後,港人的各項自由、權利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壓。國際社會譴責中共破壞香港自治,撕毀「一國兩制」的承諾。美國就香港問題已對數十名中港高官進行制裁。

本次的新視角聽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 (ID 20385)

責任編輯:T so

點擊大圖,訂閱YouTube: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