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視角聽新聞 #694】《名家評論》今日美媒和蘇共媒體是一丘之貉

【新視角聽新聞】《名家評論- Michael Walsh》近日,美媒「新聞」版做了一個更正,內容令人震驚;作家沃爾什撰文指,今日美媒和蘇共媒體是一丘之貉。

歡迎收聽新視角聽新聞。

本文由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邁克爾‧沃爾什(Michael Walsh)撰文,大紀元記者原泉編譯。

幾天前,《華盛頓郵報》「新聞」版做了一個更正,內容令人震驚,同時也告訴我們今天主流媒體的狀況,更正內容如下:

「在這篇文章發表兩個月後,喬治亞州州務卿公佈了唐納德‧特朗普總統,於去年12月與該州首席選舉調查官的電話錄音,錄音顯示,《華盛頓郵報》根據消息人士提供的信息,錯誤地引用了特朗普在電話中的講話,特朗普並未告訴調查人員要「發現欺詐行為」,也沒有說如果她這樣做,就會成為「民族英雄」。

「相反,特朗普敦促調查人員仔細檢查喬治亞州富爾頓縣(Fulton County)的選票,稱她會發現這其中存在『欺詐行為』。他還告訴她,她『現在做的是這個國家最重要的工作……』這篇報道的標題和內文已經被更正,刪除了並不是特朗普所講的話。」

這篇報道是《華盛頓郵報》在有爭議的2020年大選後,對前總統的活動進行高強度報道的一部份,報道試圖極力醜化特朗普,同時完全依靠匿名「消息來源」,這些消息來源人士對破壞特朗普總統的任期有既得利益。文章是這樣開頭的:

「據一位了解通話內容、但因談話的敏感性而不願透露姓名的人士說,特朗普總統在去年12月的一次電話中,敦促喬治亞州的首席選舉調查官查明該州投票中的不法行為,並表示該官員這樣做將受到讚揚,……法律專家說,總統試圖干預正在進行的調查,可能構成妨礙司法或其它刑事犯罪,不過他們警告說,案件可能很難證明。」

(不要把這個「更正過的」報道與1月3日的報道混淆,那篇報道指控特朗普在與喬治亞州州務卿布拉德‧拉芬斯伯格 (Brad Raffensperger) 的談話中「公然濫用權力,並有潛在的犯罪行為」,這篇報道是基於一份洩露的兩人的私人談話錄音。)

當然,對於《華盛頓郵報》的「更正」,標題改成這樣應該更好一些:《華盛頓郵報不負責任地發表基於惡意傳聞的虛假報道》,但這對於目前在《華盛頓郵報》和《紐約時報》等報社,偽裝成記者的民主黨黨工來說,要求得有點過分了。為了追求他們共同的政治和社會目標,各大媒體已經將自己的命運與民主黨的命運聯繫在一起,他們現在甚至不在口頭上,支持新聞業以前的公正和公平的理想。

以下是美國職業新聞記者協會「道德準則」的緒言:

「職業新聞記者協會成員相信,公眾的啟蒙是正義的先驅,民主的基石。合乎道德的新聞工作力求確保準確、公平和全面的信息自由交換。有道德的記者行為正直。協會宣稱這四項原則是新聞道德的基礎,並鼓勵來自所有媒體中的所有人踐行這些原則。」

以前,真正的新聞業的一條鐵律是禁止在新聞報道中使用匿名「消息來源」(這些消息來源人士可能用心叵測,也有可能根本不存在)。但自從「橙色壞男人」出現後,公平性就蕩然無存了。

協會寫道:「明確確認信息來源。」「公眾有權獲得儘可能多的信息,以判斷消息來源的可靠性和動機。在承諾匿名之前,先考慮消息來源的動機。對於可能面臨危險、報復或其它傷害的消息來源,以及擁有無法從其它地方獲得的信息的人,請保持匿名。請解釋為甚麼允許匿名。」

最後一點特別可笑。就《華盛頓郵報》和《紐約時報》而言,『談話的敏感性』是一個非常好的理由,可以讓對民主黨媒體有用的匿名者保持匿名,這些人就像偷吃奶酪的老鼠,當滅鼠人拿出公開記錄與他們對證,以消除他們的毒害時,在媒體的保護下,他們急忙溜回老鼠洞。

但現在,只要能達目的就可以不擇手段,這就是為甚麼既然特朗普已經被擊敗,《華盛頓郵報》的修正才出現。因為真相已經不重要了,摻假的版本可以被歪曲和武器化才是最重要的。畢竟,與其一開始就負責任地行事,還不如以一種很少有人會讀到、也沒有人會記住的更正方式來請求原諒來得容易。

這並非我們沒有得到警告。2016年8月7日,(紐時專欄作者)吉姆‧魯滕伯格 (Jim Rutenberg) 在《紐約時報》上發表了一篇文章,標題是《特朗普在測試新聞業的客觀性》。

甚至在特朗普2016年11月出人意料地獲勝之前,腐敗、道德敗壞的媒體就已經在為一場歷時數年、充斥著錯誤/虛假信息的競選做準備,所有這些都是為了推翻特朗普─克林頓選舉結果。任務完成了!

魯滕伯格寫道,「如果你是一個現職新聞工作者,你相信唐納德‧特朗普是一個煽動者,在迎合美國最惡劣的種族主義和民族主義傾向,他討好反美獨裁者,他控制美國的核密碼會很危險,那麼你到底該如何報道他?」「讓大家都撓頭的問題是:正常的標準適用嗎?如果不適用,又該如何取而代之?」

好了,現在我們知道了:赤裸裸的捏造,絕對的惡意,以及罔顧事實真相。從「通俄門」騙局到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諾(Brett Kavanaugh)的確認聽證會,再到因一個毫無意義的(故意歪曲的)烏克蘭電話而進行的虛假彈劾,再到因1月6日,抗議者衝擊國會山而進行的第二次虛假彈劾。衝擊國會山被媒體錯誤地稱為「武裝暴動」,美國新聞媒體已經淪為與蘇共媒體一樣:《真理報》(《紐約時報》)、《消息報》(《華盛頓郵報》) 以及國營的塔斯社(美聯社)。

碰巧的是,1985年至1991年期間,我在蘇聯和東歐國家度過了大量的時間,在這些國家經歷了切爾諾貝利核電站洩露事故、柏林牆倒塌,以及蘇聯解體前針對戈爾巴喬夫的未遂政變。雖然從來沒有無聊的時候,但那裏不是一個你想要生活的地方,更不用說欣賞和效仿了。

然而,共產黨人所理解的是,國家對媒體的控制是暴政的先決條件:你相信誰呢?是《真理報》(Pravda,俄語中是真理的意思),還是你那雙說謊的反革命的眼睛?

看看《華盛頓郵報》最近的頭條文章,可能是直接從《真理報》上摘抄下來的,誠實的左派記者馬特‧泰比(Matt Taibbi)在這篇文章中說:「拜登的刺激方案向美國人撒錢,大幅削減貧困,惠及個人而不是企業。」

唯一支撐小約瑟夫‧羅賓內特‧拜登(Joseph Robinette Biden Jr)的虛假總統職位的,是國家媒體中那些唧唧喳喳的拜登家雀們,他們將新聞過濾、揉捏、塑造、誣陷,形成新聞版的「綠色食品」(Soylent Green),然後將其塞進美國人民的喉嚨裏,這就是所謂的「道德新聞」。還有鐵絲網和5,000名武裝國民警衛隊士兵,「保護」首都免受像你們這樣的危險激進份子。

受夠了嗎?如果沒有,為甚麼不呢?

本次的新視角聽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 (ID 21452)

責任編輯:T so

點擊大圖,訂閱YouTube: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