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視角聽新聞 #842】《名家評論》中共為甚麼封殺奧斯卡獎得主趙婷?

【新視角聽新聞】《名家評論-王友群》美華裔導演趙婷執導的《無依之地》獲得第93屆奧斯卡最佳導演獎,是首位獲得該獎項的華裔女性。但為何趙婷卻遭中共全網封殺?

歡迎收聽新視角聽新聞。

本文由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撰文。

4月25日,美國華裔導演趙婷執導的《無依之地》,獲第93屆奧斯卡最佳導演獎、最佳影片獎、最佳女主角獎。趙婷成為獲奧斯卡最佳導演獎的華裔女性第一人。

對海內外的中國人來說,這本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但是,趙婷卻遭中共全網封殺。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TVB)52年來第一次不轉播本屆奧斯卡獎典禮。

這到底是為甚麼?

只因為趙婷講過一句真話。2013年,趙婷接受美國媒體《電影人》雜誌採訪時說:「要從我小時候在中國說起,這是個充滿謊言的地方。(It goes back to when I was a teenager in China, being in a place where there are lies everywhere.)」

這句話有錯嗎?沒有。凡經歷過中共建政72年來各種政治運動的人,只要良知尚存,都會認同這句話。限於篇幅,這裏僅舉一例。

1959年7月14日,在江西廬山,中共元帥、時任中共政治局委員、國防部長彭德懷,給時任中共中央主席毛澤東寫了一封信,就1958年毛發動的「大躍進運動」中出現的一些問題講了真話。

甚麼是「大躍進運動」?簡言之,就是「趕英超美」,「跑步進入共產主義」。

1958年4月,毛澤東提出「十五年趕上英國」。5月,毛提出「七年趕上英國,再加八年或者十年趕上美國」。6月,毛提出「兩年超過英國」。

如何趕、超?在農業方面,中共提出「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

之後,中共開始大放「高產衛星」。1958年8月13日,中共黨媒《人民日報》頭版頭條發表文章,標題是《麻城建國一社出現天下第一田 早稻畝產三萬六千九百多斤》。到9月,廣西環江縣紅旗人民公社宣稱,稻穀畝產十三萬零四百三十五斤。

2011年的數據顯示,中國早稻平均畝產379.8公斤(759.6斤)。

由此可見,上述中共黨媒報導的數字與實際相差多遠。這是瞪著眼睛說瞎話。但它卻是中共最重要的報紙——中共中央機關報說的。中共黨媒《人民日報》帶頭,其它黨媒一轟而上,假話、大話、空話滿天飛。

與此同時,中共猛刮「共產風」、「浮誇風」、「生產瞎指揮風」、「強迫命令風」和「幹部特殊化風」,導致極其嚴重的惡果,很多地方出現餓死人現象。

廬山會議前,彭德懷看了不少群眾來信、軍隊內部的反映,親自到安徽、湖南等省做過調研,看到的問題觸目驚心,令他憂心忡忡。

彭德懷致毛的信第一段寫道:「這次廬山會議是重要的。我在西北小組有幾次插言,在小組會還沒有講完的一些意見,特寫給你作參考。但我這個簡單人類似張飛,確有其粗,而無其細。因此,是否有參考價值請斟酌。不妥之處,煩請指示。」

接下來的第一個小標題是:「甲、1958年大躍進的成績是肯定無疑的」。這是順著毛的想法寫的。第二個小標題是:「乙、如何總結工作中的經驗教訓」。彭先寫道:「1958年大躍進中所出現的一些缺點錯誤,有一些是難以避免的。」之後,講了各種可以理解或諒解的主客觀原因。這是給毛留面子。再之後,彭講了兩個問題:「1. 浮誇風氣較普遍地滋長起來」;「2. 小資產階級的狂熱性,使我們容易犯左的錯誤」。

彭的信全文,包括標點符號,共3,456個字。就是這樣一封很誠懇的講真話的信,僅因為講了兩個問題,竟然引起毛澤東雷霆大怒。毛發動全體與會者「深揭猛批」彭德懷,以及贊成彭的意見的時任中共中央軍委總參謀長黃克誠、外交部副部長張聞天、湖南省委第一書記周小舟,並將彭、黃、張、周打成「反黨集團」。

1959年8月16日,中共八屆八中全會通過《關於以彭德懷為首的反黨集團的決議》。決議稱:「八屆八中全會揭發出來的大量事實,包括彭德懷、黃克誠、張聞天、周小舟等所承認和他們的同謀者、追隨者所揭發的事實,證明以彭德懷為首的反黨集團在廬山會議期間和廬山會議以前的活動,是有目的、有準備、有計劃、有組織的活動。」

決議稱,彭德懷是「偽君子、野心家、陰謀家」,以彭為首的「反黨集團」的錯誤,「是具有反黨、反人民、反社會主義性質的右傾機會主義路線的錯誤」。

中共八屆八中全會還做出《為保衛黨的總路線,反對右傾機會主義而鬥爭》的決議。決議稱:「右傾機會主義已經成為當前黨內的主要危險。」「擊退右傾機會主義的進攻,已經成為黨的當前的主要戰鬥任務。」「全體黨員,首先是中央和省、市、自治區兩級的領導幹部和中共軍方的全體將領,必須在反對右傾機會主義的鬥爭中站穩立場,劃清思想界限。」

中共八屆八中全會的後果有二:一是導致三千六百多萬人被活活餓死(1),製造了人類歷史上最大的一場大饑荒;二是365萬黨員領導幹部被打成「右傾機會主義分子」(2),遭受各種迫害。

然而,當歷史的指針走到1978年12月24日時,中共中央對彭德懷的說法全變了。

當天,中共在北京召開「彭德懷元帥的平反昭雪追悼大會」。時任中共中央副主席鄧小平致悼詞。鄧小平說,彭德懷「是我黨的優秀黨員、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我們黨、國家和軍隊的傑出領導人」,「國內和國際著名的軍事家和政治家」。

根據1978年鄧小平悼詞對彭德懷的評價,1959年廬山會議上,當毛澤東決定打倒彭德懷之後,出席中共八屆八中全會的75名中央委員、74名候補中央委員,在對待彭德懷的問題上,全都說了假話,包括中共中央主席毛澤東,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中共國務院總理周恩來,朱德、林彪、劉伯承、賀龍、徐向前、聶榮臻、葉劍英等七名中共元帥,肖華等31名中共上將。在毛的高壓下,被打倒的彭德懷、黃克誠、張聞天、周小舟等,也違心地說了假話。

黃克誠後來反思說:「違心地做檢查,違心地同意『決議草案』,這才是我在廬山會議上真正的錯誤,這使我後來一想起來就非常痛苦,因為這件事對我國歷史發展的影響巨大深遠。」

廬山會議後,全中國人民都必須根據中共八屆八中全會定的調,批判以彭德懷為首的反黨集團,反擊右傾機會主義路線,都必須跟著黨中央一起講假話。

從1959年8月到1978年12月,中共所有宣傳工具,在對待彭德懷的問題上,發表了成千上萬篇講假話的文章。

1959年8月16日,毛澤東在廬山寫了《機關槍迫擊炮的來歷及其它》。毛寫道:「廬山出現這一場鬥爭,是一場階級鬥爭,是過去十年社會主義革命過程中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兩大對抗階級的生死鬥爭的繼續。在中國,在我黨,這一類鬥爭,看來還得鬥下去,至少還要鬥二十年,可能要鬥半個世紀。」「共產黨的哲學就是鬥爭的哲學。」

到1962年,全國餓死幾千萬人,甚至出現人吃人的慘劇。1962年1月到2月間,中共不得不在北京召開擴大的中央工作會議,又稱「七千人大會」,討論大躍進運動中的問題,毛澤東假裝做了自我批評,退居二線,由劉少奇等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劉少奇等採取了一系列措施,總算使大饑荒帶來的困局有所緩解。

但是,到1962年9月24日,毛澤東在中共八屆十中全會上,又製造了一個「習仲勳反黨集團案」,將時任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兼祕書長習仲勳等打倒。毛說:「從現在起,以後要年年講階級鬥爭,月月講,開大會講,黨代會要講,開一次會要講一次。」

直到1976年9月9日毛澤東去世,毛又大搞階級鬥爭14年,製造了一批又一批「反黨集團」。

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後,中共開始平反冤假錯案。到今天,中共建政以來打倒的「反黨集團」,幾乎都平反了。沒有被平反的,僅剩一個「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一個「高崗、饒漱石反黨聯盟」。

高崗現在已被中共稱為「同志」。客觀事實是:高、饒反黨聯盟根本不存在。林彪是被寫進中共黨章的接班人,他為甚麼要反黨?毛澤東的妻子江青說:「我是毛主席的一條狗。」江青幹的大壞事,都是毛讓她幹的,她為甚麼要反黨?

但是,當中共發動批判這些「反黨集團」時,要求全體黨員,實際上,是要求全中國人民,都必須「跟黨中央保持一致」,都必須跟著批判,跟著說假話。

廬山會議後,中共黨內就很少人敢講真話了。經歷無數次批判「反黨集團」之後,中共將諾大一個中國變成一個謊言大國。

1977年底,胡耀邦擔任中共中央組織部長後,負責平反冤假錯案。在此過程中,胡深入了解了許多中共高層黑得不能再黑的黑幕。

著名歷史學家辛灝年回憶說,1979年2月,他還是一個剛剛冒頭的青年作家,被請到北京參加文革後的第一次全國長篇小說座談會。一天下午,忽然接到通知,與會代表到中共中央禮堂聽胡耀邦作報告。

胡耀邦在台上講演時,走來走去,拍桌子打板凳,使他感到非常激動人心。講著講著,胡耀邦突然說了一句話:「要是讓人民知道了我們共產黨的歷史,人民就要起來推翻我們了。」

為甚麼?在毛澤東發動的幾十場血腥殘暴的政治運動中,上至毛澤東,下至各級黨員領導幹部,講了無數假話,整了無數人,害了無數人。

1979年第三期《詩刊》發表了北島的一首詩《回答》。詩中寫道: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看吧,在那鍍金的天空中,飄滿了死者彎曲的倒影。冰川紀過去了,為甚麼到處都是冰凌?好望角發現了,為甚麼死海里千帆相競?我來到這個世界上,只帶著紙、繩索和身影,為了在審判之前,宣讀那些被判決了的聲音:告訴你吧,世界,我——不——相——信!」

「我不相信天是藍的,我不相信雷的回聲;我不相信夢是假的,我不相信死無報應。如果海洋註定要決堤,就讓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如果陸地註定要上升,就讓人類重新選擇生存的峰頂。新的轉機和閃閃的星斗,正在綴滿沒有遮攔的天空,那是五千年的像形文字,那是未來人們凝視的眼睛。」

其中一句「我不相信」,代表了經歷過文革的一代青年人的真實心聲。那時,謊言充斥全中國的每一個角落,幾乎人人都在講假話。

文革結束後,回首往昔,很多人都很迷茫,不知道該相信誰。因為那荒唐的年代裏,所謂最好的朋友,可能就是在最關鍵時刻出賣你的那個人。

中共封殺趙婷說明了甚麼?

第一,中共不打自招。今年是中共成立100年,100年來,中共說了太多太多的假話。

第二,中共講假話的背後是甚麼?是「惡」與「鬥」。中共「與天、地、人鬥」100年,做了太多太多的壞事,中共要掩蓋。

第三,誰講真話打擊誰。1959年中共整彭德懷,1962年中共整習仲勳,2021年中共封殺趙婷,都是不許講真話。

2020年1月1日,中共封殺八位醫生對大瘟疫的預警,結果導致大瘟疫從武漢蔓延全中國、全世界。至2021年4月27日,全球192個國家,1.48億人感染,313萬人死亡。這是中共不許講真話給全人類帶來的一場大災難。這筆帳,全世界人民肯定會找中共算的。

2021年4月25日,中共封殺講真話的趙婷,就是想繼續欺騙全中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

但是,經歷中共無數次欺騙的人,無論是中國人,還是外國人,覺醒得越來越多。中共對趙婷的封殺,最後必將反作用於中共。最終,中共將在自欺欺人中走向滅亡。

本次的新視角聽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 (ID 23279)

剪輯:Rm

配音:Hermione

責任編輯:T so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