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視角聽新聞 #927】奇觀!廣州千名老闆排隊一公里招工

【新視角聽新聞】中共病毒疫情持續肆虐之下,「招工難」與「求職難」交織並存。近期,在廣州市出現奇景,上千名製衣廠老闆拿著招工牌,排起近一公里長隊,等著工人上門。

歡迎收聽新視角聽新聞。

據中共央視財經16日稱,位於廣州市海珠區的康樂村,一條看起來有些狹窄的城中村小路上,上千名製衣廠的老闆們,拿著樣衣和招工牌,排起近一公里的長隊,等著工人們光顧。

報導說,像這樣工人挑老闆的招工場景正在廣州多個製衣村上演。而老闆拿著衣服樣品招人並不是新現象,整個行業年齡老化,缺乏「90後」「00後」等年輕人進廠,加重了用工短缺。

有工廠老闆無奈的表示,年輕人好多不願意來做這種很一般的工作。 不少製衣廠把工資大幅提高,但還是招不到工人。

報導說,不僅在廣東,四川成都的「淘寶村」也遭遇到同樣的難題,工廠老闆舉牌等著被工人「挑」,很多招聘廣告上標註的工資,月薪在5000到8000元左右,還是等不到人。

中共國家統計局稱,對9萬多家工業企業進行的調查,約44%的企業反應招工難。

4月初,《經濟參考報》也報導說,隨著復工復產加速推進,「招工難」「用工貴」等問題凸顯。報導說,2021年新年以來,廣東、山東、浙江等地均出現「用工荒」。

一些招工老闆說,眼下製衣工緊俏,儘管日薪較往年提升近兩成,但站了幾天仍招不到幾個人;位於山東濟南的聖泉集團是國家技術創新示範企業,部分產品打破國外壟斷,產銷位居世界前列。但是,用工難題的問題限制著企業的發展。

集團人力資源部負責人燕倆說,年後新項目開工,有1500人的缺口,「一個月只招到150人,雖想盡各種辦法,但當地好像已招不到人」。

臥龍電氣(濟南)電機有限公司負責人說,目前員工缺口達400人,但近一個月才招到十幾個合適的人,「許多應聘者難以勝任崗位需求」。

義烏市水晶之戀針織服飾有限公司總經理王海龍說,相較去年,工人的月工資已經上浮近500元,成本增加不少,但依然招不到人。

廣東部分製衣廠老闆說,製衣工的日薪已經超過500元/天,最緊缺的車位工、四線工、燙工月薪漲至6000元至1萬元。

廣州某質譜儀器公司負責人說,優秀人才都被服務行業和互聯網公司搶走,辛苦培養起來的人才也面臨不斷流失的困境。

不過,有製衣廠工廠透露,很多是血汗工廠,一天工作時間至少18小時以上,工人的工資每月大半被以各種理由剋扣,只有農民工才願意到這些地方上班。

與製造業相比,外賣、快遞等服務行業對年輕人吸引力更強。阿里巴巴發布的《2020餓了麼藍騎士調研報告》顯示,2020年平台騎手超過300萬人,「90後」占比近50%。

而《2020年00後藍騎士報告》顯示,近一年來,新註冊「00後」藍騎士數量同比增長近2倍,並有近一半人願意把這份工作推薦給同齡人。

在中國「招工難」與「求職難」交織並存。根據中共教育部的預測,2021年高校畢業生將達到909萬人,再下一屆畢業生將超過1000萬人。

受中共病毒疫情影響,2020年已經被認為是「史上最難就業季」。多家媒體報導,中國一些大學生就業服務中心的數據顯示,僅有25%的應屆畢業生找到工作。

2020年7月10日,新華社網站置頂大標題為「千方百計幫助高校畢業生就業」。中共黨媒再度聚焦大學生就業問題。該文開篇就說習近平「給中國石油大學克拉瑪依校區畢業生的回信中強調……要千方百計幫助高校畢業生就業」。

分析認為,中共黨媒報導習近平給大學畢業生回信,泄露了大學生就業難的狀況。

2020年底,中共教育部高校學生司副司長吳愛華透露,大學生就業難主要是受多種因素疊加影響,這些因素有短期的有長期的。2021年高校畢業生人數將首次突破900萬人,規模增長,必然使就業形勢更加嚴峻。

本次的新視角聽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 (ID 24248)

剪輯:Rm

配音:Mindy

責任編輯:T so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