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視角聽新聞 #1111】王友群:紅二代紛紛起來反抗中共暴政(下)

 

【新視角聽新聞】有不少中共的紅二代目堵中共的倒行逆施,心繫未來的子孫後代,紛紛站出來,反抗中共暴政。中紀委書記尉健行前秘書介紹七位紅二代中的代表人物。

歡迎收聽新視角聽新聞。

本文由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前秘書,時事評論員王友群撰文。

7月1日,是中共建黨百年紀念日。中共正在惶恐不安中搞各種「慶祝」活動。同時,海內外有識之士,也在反思百年中共給全中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帶來的浩劫大難。

其中,有不少中共的紅二代、紅三代。他們歷經人生的大起大落,對比中西的天壤之別,回首歷史的滄桑巨變,目堵中共的倒行逆施,心繫未來的子孫後代,在不同的地方,以不同的方式,紛紛站出來,反抗中共暴政。

接續上集,這集我們將繼續介紹另外三位紅二代中的代表人物,包含原毛澤東祕書李銳之女李南央、獨立史學研究者李江琳和出生三代軍人家庭的江林。

五、原毛澤東祕書李銳之女李南央

李南央的父親李銳,曾擔任過毛澤東的祕書,一生三次挨整:第一次是上世紀40年代延安整風時被當成「特務」關押。第二次是1959年廬山會議上被打成「彭德懷反黨集團成員」,被撤職,開除黨籍,下放北大荒勞動。第三次是文革時期被關進秦城監獄八年。1979年平反後復出工作,成為中共體制內自由派的代表人物之一。

因受父親牽連,李南央少年和青年時代都受到過很多打擊。1989年「六四」天安門屠殺後,李南央經蘇聯、繞道西歐,再到美國。先後在德克薩斯州美國超級超導對撞機國家實驗室、加利福尼亞州伯克利國家實驗室,SLAC國家直線加速器實驗室任工程師。2014年退休後,在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任客座研究員。

李南央在中國生活40年,旅居美國30年。她對中共的反思,主要是圍繞他的父親李銳、生母範元甄、繼母張玉珍、她本人展開的,著有《我的父親李銳》、《我有這樣一個母親》、《我有這樣一個繼母》、《異國他鄉的故事》等。

李南央對中共的反思,還體現在她接受新唐人電視台的系列專訪《我的心路歷程》、《我母親和繼母的故事》、《我看中美1949-2021》、《美國文革VS中共文革》等。

李南央的父親李銳,年輕時追求進步,加入中共,一生飽受磨難,到晚年,終於覺醒。李南央曾經問父親:「你從甚麼時候就比較大徹大悟了?」李銳回答說:「是平反復出以後,1979年到美國來,一下飛機,徹底醒悟了——共產黨的這條路線已經完全錯誤了。」李銳晚年的醒悟,在李南央幫助整理出版的《李銳口述往事》、《李銳日記(1946-1979)》等中有精采呈現。

李南央的生母,原本是出身於有錢人家的大家閨秀,天真無邪的秀美少女,18歲到延安投入革命「熔爐」後,在中共持續洗腦下,最後變成一個思想僵化、滿腦子階級鬥爭的「馬列主義老太太」。

雖然官至十一級,享受副部長級待遇,但是,用李南央的話講,「她是一個異化的人,這一生只做了一件事情,就是改造思想」,「不會做人的女兒,不會做人的妻子,也不會做母親,非常失敗」,「在共產黨這口大染缸裡被染得渾身漆黑」。

李南央的繼母張玉珍,15歲參加革命,是十七級幹部,因嫁給李銳,也享受副部長級待遇。但是,李南央講了很多具體事例,讓任何一個有常識的人都感到不可思議。李南央說,就因為是老革命,張玉珍把中國農民身上的愚昧、落後、劣根、最骯髒的一面,發展到了極致,而把農民本來的純樸,全丟掉了。

透過繼母的言行,李南央說:「為了一己私利,甚麼道德、甚麼情意,甚麼夫妻之情,他們甚麼都沒有的,這就是共產黨的本質」。

六、獨立史學研究者李江琳

李江琳的父親1940年加入中共,1956年反右運動時,因拒絕在單位裏打出5%的右派,一直沒得到提拔;文革中被打成走資派,被整得很慘。李江琳的母親18歲加入中共,被中共洗腦得極其徹底,離開了組織,就無所適從。

李江琳1982年獲得復旦大學英文系學士,1988年獲山東大學美國文學研究所碩士,同年留學美國,分別獲布蘭戴斯大學猶太歷史碩士和紐約皇后學院圖書館學碩士。現居美國的李江琳,出版了《1959拉薩!——達賴喇嘛如何出走》、《鐵鳥在天空飛翔:1956-1962青藏高原上的祕密戰爭》、《藏區祕行》等。

李江琳說:「對中共歷史的研究越徹底,我對這場所謂革命的否定也就越徹底。」她發現,中國農民一直很苦,她父母一輩的人歷次政治運動中挨整,過得也很苦。她從內心深處發問:中共搞革命到底是為了甚麼?

經過研究,李江琳終於明白:「中國共產黨,它不是民眾自發成立的組織,它是徹底的外國代理人。」「(中共)從成立一直到延安時代,都是(蘇聯共產黨領導下的)共產國際遠東局的一個支部。它的所有重大決定、人事變化,還有所謂的長征,都是經過共產國際批准的。」

「(中共)從成立到現在,它推行所有政策時使用的方法就是暴力,極其殘酷的暴力,就是一路殺過來的,直到現在都是這樣,誰不服從就殺誰。」

李江琳表示:「我的選擇就是摒棄這一切。我拒絕接受你們(中共)的遺產。」

七、出生三代軍人家庭的江林

江林的父親是陸軍少將,她爺爺在抗日戰爭時加入新四軍。江林18歲參軍,進了第四軍醫大學。之後,因寫了一篇轟動一時的報道,被調到中共中央軍委總後勤部宣傳部。1986年,到《解放軍報》當記者。江林親歷了1989年「六四」天安門屠殺。2019年,抵達美國。

不久前,江林接受新唐人電視採訪時,談了她親歷的「六四」屠殺。她特別提到當時有張愛萍等七位上將給中共中央軍委寫信,說中共軍隊是人民的軍隊,不要對人民開槍,不要進城,但是,鄧小平置若罔聞。

1989年6月3日晚,得知中共軍隊開槍的消息後,作為軍報記者的江林,決定立即去天安門。當時,她正在張愛萍上將的兒子、總參軍訓部戰役訓練處處長張勝家。張勝覺得她一個去不安全,決定跟她一起。然後,江林與張勝一家三口騎自行車去了天安門。

江林回憶說:「天安門的槍聲是非常非常密集的,密集到甚麼程度呢?就像過節放鞭炮一樣,此起彼伏。」之後,她在東華門附近受到武警暴打,被打得頭破血流,被路過的一輛轎車緊急送往協和醫院。經簡單處理後,被轉往中日友好醫院。

談到那麼多人被軍人開槍打死、打傷,江林說:「我真的是非常不能接受,你知道那種感覺是甚麼嗎?就好像你看著自己的母親被強姦的那種感覺,是非常難受、非常痛心的。也有點像《牛虻》那本書中寫的,他忽然發現神父背叛他以後那種近於毀滅的感覺。就是寧願自己毀滅,也不願意去看到這樣的事實。」

透過「六四」屠殺,江林說:「(她)看到了共產黨的兩個本質,一個是它的一黨專政,再一個是它的黨軍體制。這個黨軍體制是使它的一黨專政能夠持續下去,能夠這麼持久而且還在發展的這樣一個根本。」

「它就仗著這個軍隊能夠鎮壓你,能夠拿槍把你打死,所以,你從這個『六四』可以看出來,香港問題、新疆問題,都如出一轍,它就是靠這個來統治的。」

江林說,她之所以沉默30年後才談「六四」,是因為「之前對中共還抱有一絲希望,希望他們中還有一些良心未泯的人能站出來,平反和糾正『六四』錯誤,但是,我等了30年,沒有等到這一天」。

結語

2020年9月12日,美國之音發表的對原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的專訪中,蔡霞談到幾年前的一個紅二代飯局。在談到反思中共歷史時,有人說應從1989年「六四」屠殺開始反思;有人說應從1966文革開始反思;有人說應從1949年中共建政開始反思。

蔡霞談到,最後,一位紅二代發話了:真正的反思必須從1920年——中共誕生和中華民族這百年來走過的路,其間有怎樣的歷史邏輯、歷史聯繫等好好反思。

這番話讓蔡霞非常吃驚。她說:「其實『紅二代』內部的人,他們的反思深度,遠遠超過外面人的想像。」

本文談到的七個人,每個人身後,都有一批人。還有,如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的兒子胡德平,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的四子一女等,都在反思中共歷史,且都有深刻的見解。

最後王友群表示,他相信,隨著中共邪惡本質大曝光,將會有越來越多紅二代、紅三代加入決裂中共、解體中共的行列。

本次的新視角聽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 (ID 26327)

剪輯:Rm

配音:Jocelyn

責任編輯:T so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