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視角聽新聞 #1305】塔利班掌權 對中美之爭的影響

【新視角聽新聞】8月19日塔利班自行宣告成立「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各國官方幾乎都未對此做出回應。中共官方雖未公開承認塔利班政權,但已通過官媒央視宣傳塔利班立國。

歡迎收聽新視角聽新聞。

塔利班日前宣告「立國」,中共官方積極跟進,高調給塔利班做宣傳。大紀元特邀台灣專家來分析阿富汗塔利班(簡稱「阿塔」)對中美之爭的影響。

8月19日塔利班自行宣告成立「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各國官方幾乎都未對此做出回應。中共官方雖未公開承認塔利班政權,但已通過官媒央視宣傳塔利班立國。

同日中共當局在回應何種條件下會承認阿塔政權時,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替塔利班大做宣傳,稱阿塔公開表示「要解決人民面臨的問題,滿足人民的願望……」華春瑩還批評美國「留下了大量難題」,以及「西方某些國家尤其應該汲取教訓」。

宗教極端組織塔利班在短短十餘天內占領了阿富汗,震驚世界,並讓撤離阿富汗的美國政府飽受非議。

台灣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所長翁明賢教授對此有不同的見解,「美軍撤離阿富汗不是突然的決定,是在執行一個拜登總統4月份就已宣佈的、既定的時間規劃表。」

「那麼問題出現是因為,沒人可以預料到阿富汗總統加尼竟然完全放棄用武力對抗塔利班,完全放棄跟塔利班進行和平談判的決心。」

「當然,美國如何確保對盟國的承諾,那是未來美國要從國安角度去解決的問題。現在的問題出現在這個阿富汗政府,尤其是前總統加尼戰略不當的結果。」

翁明賢認為,「不管透過何種判斷或是情報收集,你都沒有辦法想像阿富汗政府本身毫無對抗的問題。整體來說,這也是阿富汗人民對現行政府一種不信任的結果,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情形發生。」

「如果你自己的政權不願意去保衛自己的國家,那麼他國再怎麼協助其實都沒有用。就像拜登說的,如果阿富汗政府不為自己而戰,那美軍是沒必要再留在當地。這才是問題關鍵。」

翁明賢強調,「撤離阿富汗,可以讓拜登集中更多的軍事能量來應對中共,而不是分散力量、讓美國忙手忙腳。所以這絕對不是一個短期的戰略,而是一個長期的戰略佈局,我們必須要從這個角度來看待問題。」

台灣智庫副執行長董思齊則認為,「阿富汗被我們稱為失敗國家,主要原因就是它並沒有一個掌控權力的單一政權。」「阿富汗國內軍閥割據,政治上貪腐,造成經濟上無法前進,所以才被視為失敗國家。」「因此阿富汗一直被視為恐怖主義的溫床,才會有美國來發起阿富汗戰爭,打擊恐怖主義,導致塔利班上一次在2001年被推翻。」

「塔利班這次回來後,對外做了很多的宣傳,也更注意跟中共的關係。一些評論說是需要中共在經濟上給予資助,塔利班開始就找中共,去見了中共外長王毅。所以中共現在對阿富汗的態度,就是想用經濟作為誘因,讓阿富汗能儘量配合中共。」

「中共的目的主要有兩個。一個是所謂的『一帶一路』,因為阿富汗在一帶一路中是很重要的地區。但之前的阿富汗政府因為貪腐,所以中共沒辦法推動其一帶一路。現在塔利班重新掌權後,會不會真的有這樣的執行能力,後續是很多人想要去觀察的部分。」

「還有一個就是很多人提到的稀土,阿富汗有這個稀有的金屬礦產。中共也認為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戰略資源,所以希望援助塔利班,來換取一些礦產開採權。」

不過,董思齊表示,考慮到阿富汗是個所謂「失敗國家」,它在行使主權上被視為很薄弱;因此中共利用塔利班的盤算能否奏效,「後續的發展還需要觀察」。

至於說美國撤離阿富汗,董思齊也認為是「短空長多」。

「因為阿富汗既沒辦法實現民主制度,人民維護國家的意志也比較薄弱。而美國需要集中全力來面對中共和俄羅斯的挑戰」。他解釋說,「美國之後就會把更多精力投入到印太區域,去應對中共可能帶來的各項挑戰,包括我們所熟知的台海和南海局勢。」

董思齊相信,「塔利班重新掌權給中共帶來的壓力會更大。」

「中共一方面想要推動一帶一路,另外也希望與塔利班拉近關係後,能夠獲得採礦權。但是阿富汗這樣一個失敗國家,它的政治能否穩定,經濟能否發展,它能否建立一個有效的政府來運作,就是一個問題。」「過去二十年,是美國的資助來幫助維持著阿富汗表面上的政府,一個非常脆弱的政府。現在美國離開了,中共能不能支撐住這個政府,就是關鍵。」

他還提出了另外一個可能發生的情景,「塔利班跟中共利益交換的同時,朝鮮很有可能也會要求中共給與更多的援助。」

「那麼面對這樣一個阿富汗,中共要如何才能實質幫助阿富汗的同時,提升中共的利益,同時還要避免被塔利班或者朝鮮金正恩政權勒索。這些都是中共要面對的問題。」

華春瑩19日並未正面回應中共是否會承認塔利班政權,但為其大做宣傳。董思齊認為,這可能就是中共的策略,「中共現在是在用宣傳的方式,口頭上去支援塔利班。」

他進一步分析說,塔利班在20年前做出了一些失序的恐怖舉動,包括摧毀世界遺產巴米揚大佛,對女性的迫害,更重要的是包庇恐怖分子,所以它的政權被瓦解。「現在塔利班回來了,中共帶頭替它做宣傳,那麼就不可避免地會面臨如果塔利班再度失控的後果。」

「例如最近已經出現塔利班對婦女施暴等消息,如果阿富汗的這種情況持續擴大,再加上混戰不休,經濟不振,同時對周邊國家造成了實質威脅的時候,那時候中共要如何去回應?」他指出,「如果中共直接承認了塔利班政權,就會被其他國家認定是流氓政權。」

董思齊還列舉了阿塔可能帶給中共的其他難題,包括塔利班立國的示範效應等等。

「東伊運就是東突厥伊斯蘭運動,被中共視為恐怖組織。然而這樣的組織與塔利班其實走得很近。塔利班一旦建立起伊斯蘭政權後,會不會對新疆的東伊運造成示範效果,就是中共更關切的部分。中共現在用經濟做誘因,就是希望塔利班不要去煽動中共口中的疆獨。」

「另外,如果塔利班得不到國際認同,只有中共承認,或者說只有周邊國家承認,那麼阿塔會對中共更加的依賴,這對中共而言也會是一個棘手的難題。」

「同樣,當阿富汗難民向周邊國家擴散時,也會對中共的所謂維穩產生影響。這些都是中共很關注的內容,所以中共現在用的主要是宣傳方式,在口頭上支持塔利班。」

董思齊也關注到中共現在大力為老牌恐怖組織塔利班進行「洗白」。他指出,「中共是害怕阿塔立國會鼓勵新疆的獨立運動,所以才把阿富汗塔利班和巴基斯坦塔利班,及東突、疆獨組織做切割。」

董思齊表示,塔利班原本是信奉伊斯蘭政教合一的學生信徒建立的鬆散組織,是超越國界的,所以現在才有阿富汗塔利班(阿塔)和巴基斯坦塔利班(巴塔),但他們有地緣上的關聯,主要在阿富汗北部這一片。「而因為地緣關係,疆獨組織比較靠近塔利班,尤其是巴塔。」

「中共是想把阿塔和巴塔區分開來。當初美國拉著中共去打擊恐怖主義,但中共想打擊的主要是疆獨組織,這些組織與塔利班,特別是巴塔比較近。現在中共想要把阿塔與巴塔做切割,想讓阿塔控制、恢復阿富汗的秩序,跟中共建立一個正常關係,而不要去支持新疆獨立。」

「但同時,中共會對新疆和東突監控的更嚴厲,它是用兩面手法,一方面利用跟美國對抗恐怖主義的名義來打擊疆獨這些它認定的恐怖組織,另外一方面,中共在口頭稱許塔利班的同時,也會非常警惕會不會讓疆獨更興盛,所以對新疆的言論控制以及邊境管制會變得更嚴苛。」

董思齊認為,中共作為一個威權政府,去資助另外一個可能變成威權獨裁的宗教勢力,「會給區域之間造成更大的不穩定」。

「中共現在的戰略是內外有別,對內它希望塑造所謂親民愛民的形象,對外它宣稱自己是穩定區域局勢的力量,不會造成區域緊張。所以中共支持塔利班,會希望塔利班不要脫序、令中共有失威信。這是中共的算盤。」

「但對其他國家,特別是西方國家,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現在塔利班這個架勢,明顯是離民主政治越來越遠。而且中共也不是一個民主政權,這樣一個政權去對塔利班示好,對於區域安定的影響,無疑是會讓外界會存在很多疑問。」

董思齊解釋說,「在比較政治裡面有一個假說,就是說民主國家互相之間不會貿然地發生戰爭行為,因為有很多可以替代的方式。但是在兩個非民主的政權之間,就很有可能因為一些意外狀況而產生一些失序的情況,會造成區域的不穩定。中共支持塔利班,會不會讓區域間更加不穩定,就是我們現在最擔心的事情。」

以上內容由大紀元記者駱亞、龍騰雲採訪報導

本次的新視角聽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ID 28716)

剪輯:Rm

配音:HW

責任編輯:yst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