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視角聽新聞 #1296】恒大由盛到衰 許家印擺脫不了 中共政策的控制

【新視角聽新聞】恒大的今天當然和其實際控制人許家印密切相關。誰也沒有想到:來自河南農村的許家印近30年的職場,如今竟可撼動中共極權體制下的金融系統。

歡迎收聽新視角聽新聞。

8月20日,中國恒大集團(03333.HK)網站發布公告,告知19日接受了人民銀行、銀保監會的約談,會確實履行企業主體責任,不留爛尾工程。這是繼17日許家印卸任恒大地產(Hengda Real Estate)董事長後,再度爆出的重磅消息。

作為房企「灰犀牛」,此時恒大的任何動作都是重磅,因為它的債務危機不只危及恒大,債務崩塌後的連鎖反應足以拖垮一系列的銀行和金融機構。「灰犀牛」的特點是:負債高、交易多。

2020年年底,中國恒大(China Evergrande Group)公佈的2020年報表顯示負債總額為人民幣7,165億元(約合1,075億美元),年利息高達680億元(約合102億美元)。恒大2020年報表還顯示發放的美元債券共有16種,負債的美元價值約合237億美元,美元和港元的負債約佔總負債的24.1%。

恒大的今天當然和其實際控制人許家印密切相關。誰也沒有想到:來自河南農村的許家印近30年的職場,如今竟可撼動中共極權體制下的金融系統。

許家印卸任恒大地產,但仍是中國恒大的董事長。在香港上市的中國恒大持有恒大地產63%的股權,恒大地產是其主要的子公司。

時代變遷造就了許家印,中共90年代「鬆動禁錮」的政策讓他抓住機會,就勢建起了恒大龐大的業務體系,但近兩年的政策轉向,尤其是「三道紅線」更是暴露出恒大集團光鮮外表下,企業實際早已深陷債務危機。

許家印出生在河南農村,周口市太康縣高賢鄉聚台崗村。當時太康縣是河南的貧困大縣。許家印出生不到1歲,母親就因血症去世,他從小由奶奶帶大。 2018年12月,許家印曾和妻子丁玉梅一起回老家探親。

1975年,從太康縣第一中學畢業後,許家印在家務農兩年。 1978年,他以周口市第三的成績考入武漢鋼鐵學院(現武漢科技大學)冶金系的金屬材料及熱處理專業,開啟人生第一轉折點。 1982年,許家印大學畢業後分配到河南舞陽鋼鐵公司工作,在那裡認識了妻子丁玉梅。

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期,中共鬆動了長期禁錮的政策,允許經商了,全國各地的能人們紛紛下海(經商),許家印也是其中一位。 1992年,許家印進入深圳中達集團。 1996年許家印辭職,同年6月24日創立了恒大實業集團公司,自己做老闆了。 1999年,他的恒大集團在廣州房地產企業綜合實力30強中排名第七。

企業做起來了,榮譽也隨之而來。 2003年起,許家印被母校武漢科技大學聘為管理學教授,並於2010年受聘為博士生導師。 2008年,他還獲得了西阿拉巴馬大學(University of West Alabama)頒授的商業榮譽博士學位。

雖然今年8月2日,恒大集團仍入圍《財富》世界500強,排名第122名,較去年上升30位,但如今的恒大絕對已今非昔比了。

2020年2月,中共央行工作會議提出謹慎管理房地產金融;8月20日,住建部和央行召開重點房地產企業座談會,首次提及《重點房地產企業資金監測和融資管理規則》(簡稱房企融資新規)。房企融資新規的主要內容是「三道紅線」,即房企剔除預收款後的資產負債率不得大於70%、淨負債率不得大於100%、現金短債比不小於1。

2020年的恒大把「三道紅線」都踩了,據恒大集團8月2日在網站公佈的信息,恒大有息負債已降至約5,700億元(約合840億美元),淨負債率降至100%以下,「三道紅線」成功實現一條變綠。但一條變綠還遠不夠。

8月9日,恒大汽車(Evergrande New Energy Auto,00708.HK)發布的《盈利預警》表明恒大的負債仍在繼續增加。公佈2021年上半年(截至6月30日),六個月錄得淨虧損人民幣約48億元(約合7.2億美元)。 2020年同期的淨虧損為24.5億元(約合3.7億美元)。

《盈利預警》稱上半年虧損的主要原因是拓展新能源汽車業務,如購買固定資產及設備,研發等相關費用增加,以及支付利息。恒大汽車的全稱為中國恒大新能源汽車集團有限公司(Evergrand New Energy Auto),目前處於投入階段。

8月10日,中國恒大發布公告,通知股東及投資者,計畫出售旗下部分資產,包括但不限於恒大汽車和恒大物業(06666.HK)的部分權益。中國恒大最近因負債接連被訴,公告驗證中國恒大想通售資產減來少債務。

出生貧困縣,毫無家庭背景的許家印一定有他的過人之處。他僅用20年的時間就使恒大躋身世界500強,2017年又成為500強歷史上排名單年提升最快的企業之一。

許家印1992年來深圳的時候,正是機會與風險最高的時期。 4年後,他創立了恒大。當時大批農民工進城打工,口袋終於有點錢的中國人也急於改善自己的居住條件,基本上是有房不愁賣,高收益的地產商們也早把當地的官員打理好了。隨著房價的一路飆速,許家印的財富值也應聲上漲。

2008後,地產市場進入現金流量表時代。政府的監管出臺了。此時的狀況是高槓桿、高負債、高週轉,誰能借到錢就能賺,誰能借到更多的錢就能賺更多,考驗融資能力。毫無疑問,許家印在這輪賽跑中又贏了。

2009年11月5日,恒大成功在港交所正式上市。以收盤價計算,恒大上市當天以705億港元(約合90.5億美元)的市值成為當時市值最大的民營房地產公司,許家印個人憑藉持股68%將479.49億港元(約合61.5億美元)收入囊中,成為中國大陸首富。

恒大上市後,許家印開始了更多的項目拓展,新項目帶動新融資,新融資給他帶了新財富。恒大進入了奶製品、穀物和石油行業,甚至一度嘗試過飼養業。

許家印的政治仕途也隨之而來。他成了中共政協委員,然後又進入了常委,今年恒大網站還展示了他7月1日受邀站在天安門城樓的照片。

但依靠貸款和債券的「借雞生蛋」未必能當常勝將軍。房地產在2018年進入資產負債表時代後,市場就變了。中共祭出了讓恒大犯難的「三道紅線」。

2018年1月,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網站發文,題為《為什麼要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 》。同年5月前後,住建部就房地產調控密集約談了12個城市,強調「房住不炒」,相應城市在問責下出臺新規定,調控市場。

許家印似乎仍依賴以往行之有效的商業手段,上新項目,以借還貸。一番忙活後,2020年8月恒大汽車來了。

許家印的造車思路是15字:「買買買、合合合、圈圈圈、大大大、好好好」。這一說法震驚了汽車行業,因為汽車不是房地產業,而是一個科技含量很高的產業。

2020年11月,中共發改委下發《關於開展新能源汽車整車生產及項目情況調查的通知》,「點名」要求各地詳細報告恒大、寶能等企業投資和擬投資的汽車整車及零部件項目,包括土地佔用、建設內容、項目進展、完成投資等。恒大再次被質疑是否是「借造車之名,行圈地之實」。

今年8月11日,中國恒大董事局副主席兼總裁夏海鈞出售了所持的恒大物業和恒大汽車股,套現近1億元。

雖然恒大「灰犀牛」的威力仍在,但已受到「集中管轄」的特殊待遇,不用焦頭爛額地對付各地的追債訴訟了。

以上內容由李思齊綜合報道。

本次的新視角聽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ID 28742)

剪輯:Rm

配音:Mindy

責任編輯:yst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