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視角聽新聞 #1365】【一線採訪】恒大財富員工透露三次內部會議詳情

 

【新視角聽新聞】「恒大財富」的兌付風波持續。近日,恒大財富員工向大紀元披露了三次內部會議詳情,並指網絡和內部企業微信群的信息均屬實。

歡迎收聽新視角聽新聞。

中國恒大集團旗下理財平台「恒大財富」的兌付風波持續。近日,恒大財富的一位投資顧問向大紀元披露了恒大財富三次內部會議的詳情,並表示,網絡和內部企業微信群的信息均屬實,恒大員工不僅自己「被套路」,還面臨來自客戶的壓力甚至威脅。

大紀元記者9月14日採訪恒大財富投資顧問楊女士獲悉,恒大財富在全國總計有七八百名投資顧問,客戶總計八萬到十萬人,投資規模大約上千億(人民幣,下同),目前未兌付的資金大約四百億。

楊女士表示,目前員工的訴求是,拒絕分期兌付,要求至少到期或提前支付本金;員工現在的壓力極大,無法面對曾經信任他們的親友和客戶,他們將堅持維權。

楊女士向大紀元記者透露,9月8日之前網絡發酵的信息基本上都是真實的,恒大財富微信群的內部員工對話截圖也全部是真實的,包括五年兌付方案;9月10日許家印參加的「恒大財富專題會議」前後,公司曾有過三次內部全體會議。

第一次內部會議是在9月8日早上8點半。楊女士說,實際上8日有很多理財產品到期,「一早就給我們開了會,說公司沒錢了,可能會逾期」,「當時公司肯定是提前知道的」。

她說,最初投資顧問們以為可能只延緩幾天兌付,但當天傳出一份「五年兌付方案」和高管提前兌付的消息,令投資顧問們壓力倍增,卻一直等不來恒大高層的回覆。

8日晚間9點左右,恒大財富召開了第二次內部會議,但隻字未提兌付方案。楊女士說:「(第二次會議)說大家要安撫好客戶,你們要怎麼面對,讓我們維護好客戶,然後好好地跟客戶解釋,但是如何解釋、怎麼解釋?」

楊女士透露,當時已經有客戶開始質詢,「我們內心很確定,現在肯定是事情很大了,所以開始跟客戶說『現在可能風險比較大、我們現在不確定內部有甚麼消息』。恒大所有員工,無論財富公司還是其他員工,全部都很懵圈。」

「過了一天吧,我們的企業群被直接解散了,整個企業微信全部人登不上去,所有之前的聊天記錄都沒有了。」

第三次內部會議是10日當天晚間7點半左右,當天許家印宣稱「一分錢都不能少」,恒大財富董事長杜亮宣布了五年兌付方案,並繼續安撫,以及重複許家印的話。楊女士說:「安撫情緒的會議大家都覺得沒有甚麼意義,現在就是你要麼就百分之百保證我兌付,說其它的都沒用,大家都不聽你的。」

9月12日晚間,恒大集團又發出一份新的「恒大財富投資產品兌付方案」,包括三種:現金分期兌付(到期日支付10%,以後每滿三個月支付10%),實物資產兌付(包括住宅、公寓及寫字樓、商鋪及車位等);沖抵購房尾款兌付(抵消9月12日24點前已認購的任意恒大樓盤房屋的未付清尾款)。

楊女士說,該兌付方案引發爭議,主要焦點在於:第一種兌付方案耗時長;第二種和第三種兌付方案存在漏洞——以房抵債不被允許,而且恒大多地的房產項目已經停工。

楊女士了解到,幾乎所有客戶得知恒大財富爆雷的消息都是「崩潰」,無法接受,很多人吃不好睡不好。她的很多投資顧問同事正遭受人身威脅或言語攻擊,比如「為甚麼不去死啊」,「我要殺了你」,「你如果錢拿不回來你就等著死吧」,等等。

楊女士說:「這些話太多了,恒大投資顧問這個群體承受巨大壓力,基本上整個恒大財富把這種壓力都釋放到我們這裏來了……如果拿不出錢,可能很多人的生命或者說財產,或者其它的都會受到很大的一個威脅,避免這種風險發生的唯一渠道就是把錢一定要百分之百討回來。」

「當時以個人的信譽擔保,跟客戶說公司沒問題。」楊女士說,「現在我們開會的時候,區域總整個流程都是哭著開的,很多大男人,我們自己的員工同事都為了釋放壓力不斷地哭,說話的時候就在哭。」

楊女士同時向大紀元記者證實,恒大財富的投資顧問既承受著客戶的壓力,很多人自己也是投資者,客戶中大多數確實是恒大各部門員工,比如楊女士自己一百多位客戶的四千多萬投資額中,三千多萬來自恒大員工,其它一千多萬來自恒大業主和其他散客。

她表示,恒大員工總計大約十四萬,當時員工們被分配任務,購買理財產品成了工作表現的考核指標,而員工購買理財產品的錢主要有幾個來源——自己的存款、介紹家人和親友購買,以及銀行貸款,貸款渠道則是大陸銀行的「白名單」。

公開資料顯示,列入銀行「白名單」的員工更容易獲得貸款,而且額度更高,銀行通常選擇事業單位和知名企業的內部員工、單位中高層管理人員,以及按時還款多年的房貸用戶列入白名單。

楊女士表示,大陸的房地產公司在一些銀行的「白名單」中,但如今這種情況,員工相當於「被套路」。

「不僅是自己白工作了,可能還欠著債,所以才會起這麼大的怨去維權。」楊女士說,「現在沒後路,必須要逼我們公司還,你賣甚麼資產也好,你自己再通過各種方式去拿到錢,要的錢你都必須還我們員工這個錢,這是我們現在大家都說即使耗到死,可能也要去往這方面去努力,已經是被壓到極點了。」

恒大事件發展至今,未見中共政府部門出面,而在此前,恒大長期得到中共國有銀行的資助。比如,2015年恒大在2月至3月間就獲得中國銀行、中國農業銀行、中國郵政儲蓄銀行等提供的1,000億元貸款。

近日,美國南卡來羅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博士接受大紀元採訪時分析認為,中國政府還在觀望,像恒大這樣情況的大陸房地產開發商還有很多,這些開發商原來的債務危機依靠外債渡過,但現在他們已經還不起。

《紐約時報》9月13日引述分析表示,恒大成立於1996年,當時中國的房地產業令大量家庭財富與房產掛鉤,中國經濟依賴房地產市場的發展,恒大在那時發展壯大起來,也成為中國經濟的「核心」。

但近年來,恒大項目紛紛停工,已經支付部分房款的購房者在等待完工,供應商和債權人向恒大索要數萬億元的未償債務。

分析認為,中共監管機構打擊房企融資,加上中國房地產市場正在放緩、新房需求正在減少,可能是恒大維持不下去的部份原因。

楊女士對大紀元記者表示,現在員工們的最壞打算就是拿不到本金,恒大破產清算,但全國有近十萬人需要解決問題,他們代表了近十萬家庭,那就是上百萬人。她說,「如果無法安撫社會情緒,我估計會出很多亂子。」

「現在已經看到很多各種亂子了,特別是一些三四線城市,他們的情緒可能更加不穩定,這個亂子肯定會出很大的。」楊女士說,「那就不是我們個人的事情啊,或者這一個集體的事情,可能所有社會問題會影響其它整個社會的一個穩定性。那你說這個是誰去買單呢?」

本文由大紀元記者顧曉華、張玉潔採訪報道。

本次的新視角聽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ID 29862)

剪輯:Rm

配音:Freya

責任編輯:T so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