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視角聽新聞 #1462】《名家專欄》中共控制世界關鍵礦產供應鏈

 

【新視角聽新聞】《名家專欄-Antonio Graceff》中國對稀土加工的嚴密控制加劇了全球供應鏈的中斷。

歡迎收聽新視角聽新聞。

中共控制世界關鍵礦產供應鏈,也掌控世界上最大的關鍵原材料生產。

過去20個月的全球供應鏈中斷,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共控制原材料流動和中共有權決定哪些生產商可以獲得哪些或多少原材料所造成的惡果。

1987年,中共前領導人鄧小平說:「中東有石油,中國有稀土。」幾十年前,中共似乎已經知道控制原材料的重要。除了採礦和萃取外,為了主宰全球原材料市場,中共一直沒有放鬆對加工和冶煉的控制。這種以加工為基礎的戰略,憑著政府壟斷和形同虛設的環境法規,讓中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關鍵原材料生產國。

在美國政府認定的35種關鍵礦物中,中共控制了其中21種礦物的全球供應。舉個中共主宰礦產的典型例子:世界上只有三個銫礦,中共控制著這三個礦。另一個例子是砷,製造電子產品需要砷,美國91%的砷都從中國進口。

當中共主宰全球原材料加工,又有國家銀行的無息或低息貸款做後盾,它就能從價格上擊垮對手。除中國以外的10大供應商一共生產全球35%的原材料,而中國自己就能生產45%。相比之下,美國的產量只占全球的7%。

安徽省鳳陽縣,人們站在曾經生產和加工石英砂的晶新礦業公司的舊礦周圍。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稀土礦產生產國。(法新社/Getty Images)

通過控制生產電池需要的化學品、控制鋰離子電池核心構件陰、陽兩極的生產,中共得以對全球電動汽車的製造發號施令。基準礦產情報局(Benchmark Mineral Intelligence)董事總經理摩爾(Simon Moores)把中共對該行業的嚴密控制叫「全球電池軍備競賽」。中共通過控制金屬精鍊、電池級化學品的生產來限制全球供應鏈,從而操縱著世界電動汽車(EV)的生產能力。

縱觀全球供應鏈,中共在各個層面都有涉足。

在上游供應鏈中,有中國從地下開採的鋰、鈷、鎳、石墨和錳。德國智庫SWP亞洲研究部負責人希伯特( Hanns Günther Hilpert)表示,中共一直在系統地、想方設法地控制全球的採礦和加工權。

它通過「一帶一路」倡議(BRI)貸款和對非洲、亞洲、拉丁美洲在文化、外交領域的軟實力運動,擴大著它在礦產開採階段的控制權。在中游供應鏈,中共主宰了兩個領域:電池級化學品的精鍊生產,和正極、負極的生產。下游包括鋰離子電池的生產,中國是世界最大的鋰電池生產國。

中國自己在世界化學品市場的占額就達40%。雖然全球的電池原材料只有23%來自中國,但是,80%的電池級化學品是中國製造。它還擁有全球66%的陰極和陽極產量。這樣一來,中國占世界鋰離子電池生產量的73%就不奇怪了。全球136家鋰電池工廠中,有101家在中國。

北京政府在碳酸鋰、氫氧化鋰、硫酸鈷、錳和無塗層球形石墨的精鍊方面投入了大量資金,就是說,全球供應鏈的關鍵增值階段流向中國。

中共對人權和民主的漠視讓它對從衝突地區攫取原材料肆無忌憚,賣礦賺的錢流入獨裁者的手中,他們用這筆錢買武器壓迫民眾。像亞洲、非洲和拉丁美洲許多有原材料的國家都飽受內亂、腐敗和獨裁的侵害。

這些國家一般沒有獨立的法院,對環保和人權法的執行都是走走過場。

剛果民主共和國就是一個典型例子,它占世界60%的鈷供應量。據人權觀察2020年的報告,剛果有450萬人無家可歸,1300萬人需要人道援助,140個游擊組織。2007年,中共和剛果做了60億美元的基礎設施交易,以換取礦產資源。

據估計,從2012年以來,中共對剛果礦業的投資已增至100億美元,北京政府現在掌控著剛果40家礦業公司中的30家。然而,剛果9000萬人口中有73%的人每天的生活費仍低於1.90美元。

「衝突礦物」是指來自人權狀況惡劣、沒有民主的國家的原材料。西方民主國家受企業社會責任、國際法和輿論鉗制不敢拿這些礦產。比如2019年,瑞士礦業公司嘉能可(Glencore)關閉了它在剛果的採礦業務,因為公司受到「停止從衝突地區進口原材料」的壓力太大。結果,包括銻、鉍、鎵、鍺、輕稀土和重稀土在內的10種極其關鍵的礦物的全球供應短缺。

相反,中共無視輿論或國際公約,繼續從衝突地區進口材料。另外,通過控制原材料加工,北京政權已把自己擺到了世界上無數民用品、軍需品生產必不可少的原材料供應的主宰者的位置上了。

本文由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Antonio Graceff撰文/安妮編譯。

本次的新視角聽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 (ID 31560)

剪輯:Rm

配音:Linda

責任編輯:T so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