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視角聽新聞 #1476】從泥水匠到中國首富 鐘睒睒發跡路

 

【新視角聽新聞】農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簡稱農夫山泉)董事長鍾睒睒以3,900億元(約合585億美元)的身價升居榜首——首次成為中國首富。

歡迎收聽新視角聽新聞。

10月27日,胡潤研究院公布了中國富人榜《2021胡潤百富榜》。農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簡稱農夫山泉)董事長鍾睒睒以3,900億元(約合585億美元)的身價升居榜首——首次成為中國首富。

從最初的「農夫山泉有點甜」到「我們不生產水,我們只是大自然的搬運工」,農夫山泉的廣告詞做到了家喻戶曉。如今,成立於1996年的農夫山泉是中國飲用水行業的標桿式企業,在中國市場上做到了包裝水第一。

2020年9月8日在香港交易所上市的農夫山泉(香港上市09633.HK),在9月24日發布的2021中期報告顯示:今年截至6月30日的利潤為40.13億元(約合6.02億美元),比2020年同期的28.64億元(約合4.30億美元)增加了40.1%。

鍾睒睒實控的另一個上市公司是北京萬泰生物藥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萬泰生物)。萬泰生物於2020年4月29日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今年10月28日發布的第三季度報告顯示:淨利潤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11.59%。

雖然萬泰生物8月中公布的2021年半年報告顯示鍾睒睒已離任萬泰生物(603392.SH)的董事職務,但是他仍是公司的最終控制人——除直接持有公司18.17%的股份,有相應的表決權外,通過養生堂有限公司(簡稱養生堂),對萬泰生物還有56.98%的表決權。

除實控兩家上市公司外,企查查網站顯示,鍾睒睒共在142家企業任職,僅浙江省就有48家,其中養生堂是鍾睒睒創辦的第一家企業。萬泰生物就是養生堂於2001年9月以1,710萬元(約合256.5萬美元)買入其95%股權。

在經商前,鍾睒睒是《浙江日報》記者,這和他的家庭環境有關。

鍾睒睒的父親是鍾楊翼。鍾楊翼出生於1928年,曾用名楊翼,畢業於上海民治新聞專科學校,是名高級編輯,長期在浙江日報社、浙江廣播電台任職,1993年離休。介紹沒有提到鍾楊翼被中共政府打成右派的經歷,該經歷對這一家人的影響都很大。

因父母被打成右派,1954年出生的鍾睒睒於1960年隨著下放的父母到了浙江諸暨農村,一待就是十幾年。鍾睒睒小學五年級時就輟學了,被送去學當泥水匠和木匠。

因文革被中斷了10年的高考制度於1977年恢復時,鍾睒睒看妹妹鍾曉曉報名,也跟著報了名。但僅靠五年的小學教育要考上大學,難度可想而知。鍾睒睒連考兩年未中,不得不放棄,選擇了當時啟動的「電大」,即工作之餘時間通過電視和廣播上課的大學。鍾睒睒成了浙江廣播電視大學的第一批學生,專業是漢語言文學。

1978年,右派都「摘帽」後,鍾楊翼回浙江省廣播電視台工作,一家人回到了杭州。鍾睒睒隨父母回城後,先是在浙江省文聯負責基建管理工作,後來轉到《江南》雜誌社。沒幹多久,鍾睒睒就進到他父親原來的工作單位《浙江日報》,成了農村部的記者。

鍾睒睒做記者很成功,因工作關係接觸到了各行各業,建立了很好的人脈關係。當1988年海南設經濟特區後,鍾睒睒無法坐在案前寫新聞稿了——每天看到報紙上關於海南的各色新聞,他最終決定「下海」了。

創業總是不易,鍾睒睒也一樣。海南被稱為中國企業家最早的「練兵場」,鍾睒睒就在其中磨練。

辦《太平洋郵報》、開蘑菇廠、賣窗簾和養對蝦,鍾睒睒沒少嘗試,但最終無果還是做了娃哈哈兒童營養液在海南和廣西兩省的代理。娃哈哈當時廣告力度大,銷路好,鍾睒睒很快就賺到了不少錢。但為賺更多錢,他犯了代理跨區串貨的忌諱,失去了繼續做代理的機會,但這讓他看到了保健品在中國的巨大市場和機會。

1993年,鍾睒睒在海南創辦了養生堂有限公司,養生堂龜鱉丸讓他淘到了第一桶金,協助他完成產品開發的是他原來採訪過的技術人員洪孟學。養生堂龜鱉丸的熱賣離不開其獨樹一幟的廣告和活動,鍾睒睒的營銷天份也得到了充份的展現,其中少不了他駕馭文字、講故事和看問題挖掘獨特視角的能力——這些是做名好記者的必備條件。

從暖心窩的「尋找病友」活動,到屏幕上「養育之恩,無以回報」的父子對視,還有讓老輩人共鳴的獨白「幾乎所有的父親都知道兒子的生日,又有幾個兒子知道父親的生日!」廣告傳遞產品信息外,還有文化理念、傳統和情感。

1996年,鍾睒睒回浙江創辦了家飲用水公司——新安江養生堂飲用水有限公司,即農夫山泉的前身。2000年4月24日,鍾睒睒借在千島湖建成亞洲最大單體水廠開新聞發布會之際,宣布養生堂不再生產純淨水,全部生產天然水,並表示純淨水對健康無益。鍾睒睒還推出了廣告和營銷活動,結果娃哈哈等共69家純淨水生產廠家聯手把鍾睒睒給吿了,說他搞「不正當競爭」。

鍾睒睒輸了官司,被罰了款,但天然水此後成了更多人的選擇。

鍾睒睒在2007年又炒作了「弱鹼性水」,在農夫山泉每瓶水的瓶頸處套上拉環,除註明酸鹼度是7.3±0.5外,附贈酸鹼度測試紙;同時安排促銷人員大街小巷免費派發酸鹼測試紙。再次以健康為切入點,鍾睒睒引導大家動手測試水的酸鹼度,農夫山泉的市場份額因此繼續增大。康師傅、怡寶等水呈弱酸性的公司都受到了衝擊,這為鍾睒睒在日後和《京華時報》間的輿論戰埋下了伏筆。

2013年4月至5月期間,《京華時報》前後刊登78篇文章,指責農夫山泉標準不如自來水。北京桶裝水協會5月2日發通知,要求下架農夫山泉桶裝飲用水。鍾睒睒強勢回應,除開新聞發布會外,還舉報和起訴了《京華時報》。農夫山泉的銷售雖然短期受了影響,還退出了北京桶裝水市場,但2014年起迎來了連續三年的高增長。2017年6月13日,農夫山泉撤訴,並再次表達了對法律程序的失望和無奈。

這些只是農夫山泉擴張中的幾個片段,鍾睒睒實際經歷商戰更多。不懼被孤立,多次挑戰同行,鍾睒睒被媒體稱為「獨狼」。

鍾睒睒的有見解不僅體現在他成功的商業運作上,早在2015年接受鳳凰財經採訪時,他提出,房地產泡沫會讓中國經濟付出代價。2021年的房地產現狀證實了他的預見。

鍾睒睒說,房地產可以一夜暴富,因為那個地方把勞動力的存量資產通過國家的手段轉移到某一些人手上去了⋯⋯這個泡沫讓中國的經濟未來會承擔相當相當大的責任。

他還表示,自己的性格中沒有阿諛奉承的習慣,不喜歡打交道也不喜歡喝酒,所以做不成房地產。確實鍾睒睒極少在公共場合露面,作為浙商,他沒參加什麼浙商總會、江南會等商業大佬的民間團體,也從未擔任過中共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百度百科介紹他的網頁上只有他自己,沒有附帶家庭成員的鏈接。

本文由大紀元記者李思齊綜合報道。

本次的新視角聽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 (ID 31843)

剪輯:Rm

配音:HW

責任編輯:T so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