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視角聽新聞 #1502】美報告:中共軍隊假借維和之名全球擴張

 

【新視角聽新聞】近期,美國國防部發布2021中共軍力報告,揭示了中共軍隊假借維和之名,實施對外擴張的多方行徑。

歡迎收聽新視角聽新聞。

本月初,美國國防部發布了2021年度《中國軍事與安全態勢發展報告》(Military and Security Developments Involving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又稱為「中國(中共)軍力報告2021」。報告揭示了中共打著和平、救援等等旗號,實施對外擴張的多方行徑。

這份長達192頁的最新報告,共分為六章:第一章、理解中共戰略。第二章、中共軍隊「新時代」的使命和任務。第三章、中共軍隊在周邊國家的力量、能力和活動 。第四章、中共軍隊日益增長的全球存在。第五章、中共軍隊現代化的資源和技術。第六章:美國與中共的國防聯繫和交流。

中共善於用民族主義的包裝,來掩蓋其共產主義的內核,中共在全球的擴張活動,被中共描述為「偉大的民族復興」的一個指標,中美之爭也被曲解為「強大民族國家之間的競爭」。

報告中指出,中共戰略的思想基礎是2049年實現「民族復興」,與之相配套的概念是,經濟上(内外)「雙循環」,科技上的「高端科技」突破,外交上的「人類命運共同體」,以及軍事上2049年中共軍力達到「世界第一流」。

作為自由世界龍頭和國際秩序維護者的美國,成了中共「復興」的主要「障礙」。報告中指出,中共想營造一個對自己發展有利的國際秩序,北京認為美國有意遏制中共,為其戰略製造障礙。中共軍隊的主要目標就是加強對「強敵」(strong enemy,對美國的委婉稱呼)「打贏戰爭」的能力。

今年的報告對中共核武庫擴張、台海局勢、生物武器等進行了重點描述。本文介紹報告第四章(「中國(中共)軍隊日益增長的全球存在」)的一些要點。

報告第四章指出,中共認為,21世紀最初的幾十年,是中共的「戰略機遇期」,中共要求軍隊發展在邊境之外投射力量的能力,以確保海外利益並推進其外交政策目標。

主要措施有:推動「一帶一路」倡議,與周邊的主要國家發展安全關係,派遣更多武官至全球各使館,擴大戰略夥伴關係。繼續通過人道主義援助、海軍護航和港口停靠、聯合國維和行動、武器銷售、影響行動以及雙邊和多邊軍事演習,來擴大中共軍隊的全球軍事存在,同時獲得實際行動經驗。

在2015年發布的《中國的軍事戰略》白皮書中,中共評估說:「維護和平的力量上升,制約戰爭的因素增多,在可預見的未來,世界大戰打不起來,總體和平態勢可望保持。」在和平的形勢下,中共往往打著和平、救援等等旗號,實施對外擴張。

報告指出,隨著「一帶一路」推進,中共軍隊的海外軍事足跡也相應擴大。「一帶一路」經濟走廊要穿過暴力、武裝衝突地區,當地民眾對「一帶一路」帶來的腐敗、勞工和環境問題也感到不安。中共因此尋求與東道國建立更緊密的反恐合作,擴大其軍事力量的投射能力。

「一帶一路」的一些項目,也能為中共創造一些軍事優勢,如中共艦隊可以駛入「一帶一路」選定的外國港口,預先部署必要的後勤支持,以維持在印度洋、地中海和大西洋等遙遠水域的海軍部署。

報告還指出,在過去的20年裏,隨著海外利益的增長,中共開始推動軍隊在海外的行動能力。

2004年,胡錦濤提出中共軍隊的一個「新的歷史使命」是,捍衛中共的海外利益,中共海軍重點因而從「近海防禦」轉移到「公海護衛」,中共空軍也要建成一支「戰略」空軍,支援海外利益。

2020年,中共修訂了《國防法》,要求軍隊要「維護國家海外利益」,進一步強化了中共軍隊對中共全球經濟和外交活動的參與。

中共還接受了「非戰爭軍事活動」(NWMA)的概念,比如2019年國防白皮書指出,中共軍隊「忠實地響應建立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號召」,強調在和平狀態下,進行全球軍事部署。

中共海軍(PLAN,People’s Liberation Army Navy)、空軍(PLAAF,People’s Liberation Army Air Force)、中共陸軍(PLAA,PLA Army)和戰略支援部隊(SSF,Strategic Support Force)部署到國外進行所謂的反海盜、人道主義援助和救災(HA/DR)、維和、培訓演習和太空支援行動。

中共海軍可能有最多的海外軍事行動經驗,中共空軍可能有最多的海外人道主義援助/救災(HA/DR)快速反應行動的經驗,而中共陸軍有最多的聯合國維和行動(PKO)的經驗。中共戰略支援部隊在納米比亞、巴基斯坦和阿根廷設有跟蹤、遙測和指揮站。戰略支援部隊還擁有几艘「遠望」號航天遠洋測量船,用於跟蹤衛星和洲際彈道導彈(ICBM)的發射。

通過高級別軍事訪問和交流,擴大了中共軍官的國際接觸,使得其能夠近距離觀察和研究外國的軍事指揮結構、部隊編制、作戰訓練等等。

中共還通過參與聯合國維和行動(PKO),獲得海外軍事行動的經驗,同時收集聯合國下屬機構的情報信息。

自2008年在亞丁灣開展反海盜行動以來,中共持續派遣海軍護航特遣艦隊。這些特遣艦隊在任務結束時,通常會停靠港口,與東道國軍隊和當地華僑華人進行接觸,為中共軍隊的軍事外交提供更多機會。

中共正在尋求建立一些海外基地,使其能夠在更遠的地方投射軍事力量。這些全球性的軍事後勤網絡,既可以干擾美國的軍事行動,也可以支援針對美國的進攻行動。

除了吉布提之外,中共還尋求在海外建立更多軍事基地,包括:柬埔寨、緬甸、泰國、新加坡、印度尼西亞、巴基斯坦、斯里蘭卡、阿拉伯聯合酋長國、肯尼亞、塞舌爾、坦桑尼亞、安哥拉和塔吉克斯坦等。

中共認為,美國等開放的民主國家,更容易受到外部影響力干預。而網絡是一個新興的、理想的干預平台。

至少從2003年開始,中共軍隊強調發展其「三戰」概念:心理戰、輿論戰和法律戰。中共軍隊的社交媒體影響活動可分為三大類:宣傳有利於中共的說法,破壞對手的決心,以及塑造有利於北京利益的外國政府政策。

至少從2009年開始,中共軍隊就開始擔心,美國會利用互聯網和社交媒體,動搖中共政權。中共軍隊開始研究數字影響力行動,向俄羅斯、以色列、白俄羅斯和德國派出代表團,學習如何利用社交媒體進行軍事影響力行動。

最近,中共軍官還討論了在Twitter和其它西方社交媒體帳戶上,創建中共軍方官方帳戶的問題。

中共軍方正在研究如何利用隱蔽的社交媒體帳戶,施加政治影響,比如,中共戰略支援部隊可能已經開展了隱蔽的社交媒體活動,支持親中共的候選人並試圖左右2018年台灣大選。

中共試圖建立數字極權,加強網絡審查和監控,倡導「互聯網主權」,同時還積極向一些國家出口監控技術,一方面確保政權的生存,另一方面利用網絡詆毀民主國家。

自2013年獲得北極理事會的觀察員地位以來,中共增加了在北極地區的參與度,並在冰島和挪威設有民用研究站,運營破冰研究船「雪龍」號。

中共不斷擴大的北極交往,為中共和俄羅斯之間的交往創造了新的機會。2019年4月,中共和俄羅斯成立了中俄北極研究中心。

而中國大約84%的石油進口和61%的天然氣進口,都通過南海和馬六甲海峽海上航線轉運。儘管中國努力使能源供應商多樣化,但從中東和非洲進口的石油和天然氣的數量之大,至少在未來15年內,確保海上戰略通道的安全,將成為中共政府的首要任務。

此外,在中共病毒(COVID-19)大流行期間,俄羅斯和中共保持著頻繁的高層溝通,並強調在全球安全和衛生問題上的密切戰略合作。


儘管有持續的軍事合作,但中共和俄羅斯並不想建立正式結盟,而認為目前合作模式,足以實現目標。

中共正在向全球派遣更多的武官,管理其日常的海外軍事外交工作,進行祕密和公開的情報收集工作。

而中共是世界第五大武器供應國,向沙特阿拉伯、阿聯酋和巴基斯坦等出售如無人機、潛艇和戰鬥機等。

截至2017年,中共已經出售了出口型彈道導彈系統,包括M-20(又稱:東風-12)彈道導彈、BP-12A短程戰術導彈和聯合攻擊火箭和導彈系統(JARM),以及遠程衛星制導火箭系統。儘管中共通常不披露購買這些類型武器的國家,但在2017年,卡塔爾展示了一個JARM。

此外,中共也是海軍艦艇的主要供應商,巴基斯坦以超過30億美元的價格購買了8艘元級潛艇(即039A/B/C型潛艦)。泰國也曾在2017年購買了一艘元級潛艇,並有興趣再購買兩艘。

本文由大紀元記者宋唐報道。


本次的新視角聽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ID 32298)

剪輯:Rm

配音:Mindy

責任編輯:yst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