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視角聽新聞 #1586】《名家專欄》 中共對美超限戰的演變

【新視角聽新聞】在五角大樓發布《全球形勢評估》之際,我們不得不承認,中共對美國採用的超限戰正在演變。因為中共的能力在增長,超限戰也在變化。

歡迎收聽新視角聽新聞。

在五角大樓發布《全球形勢評估》之際,我們不得不承認,中共對美國採用的超限戰正在演變。因為中共的能力在增長,超限戰也在變化。

以下三點很重要:

首先,中共自1949年執政以來,一直攻擊美國,其目標是戰勝美國。在冷戰過程中,從1972年理查德‧尼克遜(Richard Nixon)總統訪華,到冷戰結束,只出現了暫時的休戰。蘇聯的解體、美國在1990—1991年海灣戰爭中的勝利、以及1989年北京天安門大屠殺,使中共的領導層相信,攻擊美國而沒有引發華盛頓的足夠反應,從而取得了對美國的勝利。中共鐵了心要不惜使用一切手段,取得勝利。

其次,中共的攻擊是全方位的,徹底而無情。中共空軍的兩位軍官在他們的合著《超限戰》(英文版出版於1999年)中描述了這一點。超限戰通過多種手段間接攻擊美國,任何單一的攻擊手段不足以導致或挑起直接的軍事對抗。

攻擊的形式五花八門、層出不窮,包括以下幾種:

1)政治戰:影響包括美國在內的其它國家的國內政治制度,同時也要贏得全球的話語權,使共產主義被視為未來的潮流。

2)法律戰:阻礙或剝奪個人、組織或國家的合法性。

3)網絡戰:攻擊電腦網絡,也攻擊通信和基礎設施網絡,如美國電網。

4)利用或贊助針對美國或其全球利益的恐怖主義。

5)經濟戰:包括削弱或劫持敵人的經濟和金融市場,以支持中國的增長。

6)熱戰:即動用軍事力量。

上述這些手段的戰略目標是削弱、迷惑和掏空敵人,使對手在不訴諸軍事對抗的情況下崩潰——這意味著中共的目標不僅是美國的軍事、工業、科技中心,還包括其人口、士氣、意識形態和國家認同。

雖然所有超限戰的手段都很重要,但美國不應低估熱戰及其對中共的重要性。美國人始終要記住,美軍和中共軍隊曾在朝鮮戰爭交過手,在越南戰爭中也間接地交過手。在這場衝突中,北京對北越的支持,包括在向美國飛機開火的高射炮陣地部署人員,在「滾雷」行動(Rolling Thunder)空襲期間,修復北越的基礎設施。中共與美國作戰時,與美國的實力相比,中共要弱得多。

軍事手段對中共軍隊來說變得越來越重要,包括利用美國的弱點,運用技術來擊敗美國。

自1999年以來發生的變化是,超限戰的熱戰部分已經變得越來越大,而且越來越明顯,常規能力的擴張、核武庫以及包括高超音速導彈在內的新武器系統的發展,都證明了這一點。中共公開地展示軍事力量,這意味著該政權認為自己有能力在熱戰領域挑戰美國。相反,這意味著從美國擴展到盟友和其它友好國家和地區(如台灣)的威懾力量可能會受到挑戰。

第三,中共認為美國很容易受到超限戰的影響,因為華盛頓沒有意識到諸多攻擊方式。美國在很大程度上將戰略視為與軍事手段的使用有關。

因此,美國的重點一直放在熱戰手段上,這是必要的,但還不夠。美國的注意力應該放在戰略上,把戰略作為勝利的原因,這就是中共對戰略的理解。由於超限戰,勝利將通過一切手段實現:經濟、意識形態、法律和軍事。

事實上,中共已經使用了一種名副其實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鴉片類藥物危機應被視為對美國民眾使用化學武器的一種形式。

對於中共以多種方式攻擊美國,美國一直缺乏一個統一的回應。中共在幾十年前就宣布要攻擊美國,現在情況依然如此。幾十年來,美國國家安全分析人士一直對中共的軍力持樂觀態度,現在他們開始擔心了,中共利用了美國戰略和經濟利益之間的縫隙。美國的戰略家們實際上是在疏忽職守,而華爾街則欣然接受、讚美並加速了中國的經濟增長。即使美國的戰略家們清醒了,也不清楚他們是否有能力打破華爾街對中共的依賴。

因此,中共對美國的優勢仍然存在。美國人必須認識到,美國正受到一個敵人的攻擊,而這個敵人正是在山姆大叔的眼皮底下成長起來的。不幸和遺憾的是,這種成長之所以成為可能,從根本上說,是因為西方允許共產中國進入我們的經濟生態體系。與熱戰相比,其它形式的超限戰仍然有用,但它們的回報可能正在減少。軍事部分的作用越來越大,越來越公開,更有可能被用來對抗美國的利益。

回想起來,在蘇聯解體後的幾十年裡,美國所做的一切,無非是使中國富裕起來,使中共強大起來,實現其超限戰的目標。當美國戰略家們沉睡的時候,經濟學家們使戰爭更有可能發生。

以上節目內容,是取材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Bradley A. Thayer撰文/原泉編譯。

本次的新視角聽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ID 33594)

剪輯:Rm

配音:Mindy

責任編輯:wym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