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瑞士完成移交銀行客戶資料 藏錢天堂風光不再

【新視角聽新聞】全球最大離岸金融中心瑞士,放棄了其延續了數百年的銀行客戶信息保密制度。讓全球把錢藏入瑞士銀行避稅的各類客戶,失去了曾經最安全的藏錢之地。

瑞士聯邦稅務管理局在今年年底前基本完成了向上百個國家或地區移交相關離岸客戶資料的工作。至此,全球最大離岸金融中心瑞士,放棄了其延續了數百年的銀行客戶信息保密制度。這讓全球那些把錢藏入瑞士銀行避稅的富豪客戶,以及恐怖分子、犯罪組織,乃至獨裁國家官員包括中共權貴,失去了曾經最安全的藏錢之地。

在過去數百年間,瑞士得益於其嚴格的銀行保密制度和中立的政治立場,管理著全球約三分之一的私人財富。

瑞士的銀行為客戶保密制度已有約300年歷史,但瑞士直到1934年才正式立法,其《銀行法》規定,瑞士的金融機構可以拒絕任何政府對客戶賬戶的調查和監控,除非有確鑿證據證明存款人存在犯罪行為,否則賬戶的信息會受到永久性保護。而且客戶還可以選擇自己認為最安全的匿名方式來辦理業務。

同時,瑞士的稅率也低於美國及大多數實行高稅收高福利政策的歐洲國家。因此,全球數以萬計的富豪,都喜歡在瑞士銀行開設秘密賬戶,把自己的巨額財富和資金轉入瑞士。

這不但使各國富豪避稅成為可能,也使洗錢等犯罪活動成為可能,為恐怖分子及獨裁政權的非法資金提供了安全的藏身之地,瑞士也一直因此受到美歐等國的壓力。

美國自2008年金融風暴後,就借助對瑞士的銀行業巨擘瑞士銀行(UBS,瑞銀)的稅務欺詐調查,加強向瑞士施壓,要求瑞銀交出在該行持有秘密賬戶的52,000名美國客戶名單。美國司法部指控瑞銀隱瞞了這些美國人數以十億美元的未繳稅資產。

美國參議院於2008年7月指控包括瑞銀在內的瑞士銀行們,協助美國富人透過總值約180億美元的離岸賬戶避稅,造成美國每年大量稅收損失。

最終,為了解決美國對瑞銀兩項指控、避免已受金融危機重擊的瑞銀倒閉,瑞士政府不但同意支付7.8億美元罰金,還允許瑞銀提交約280位美國嚴重避稅者名單,瑞銀也承諾在一年內提供4,450名美國客戶的資料。瑞士就此打破了堅持了幾個世紀的瑞士銀行業保密制度。

但美國並沒因此停止向瑞士施壓。美國在2010年3月通過了追查美國人海外避稅的《海外帳戶稅收合規法案》(US Foreign Account Tax Compliance Act,FATCA),要求非美國銀行也必須向美國稅務當局呈報其美國客戶在該銀行的資產信息。

在2014年5月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經合組織)年會上,瑞士和美歐等經合組織成員國及包括中國在內的共47個國家,以FATCA為基礎,共同簽署了一份全球稅務信息自動交換新標準——共同報告標準(Common Reporting Standard),瑞士銀行將逐步與各國之間交換其相關國家客戶的資料。

瑞士的《信息自動交換法案》相關法律從2017年初開始生效,至此,瑞士正式開始放棄堅持了3個世紀的銀行保密制度。

瑞士於2018年根據這項標準,啟動了自動交換稅務信息程序,與美國和歐洲等38個國家和地區展開銀行、稅務等資料的交換工作。當年9月,瑞士首次與其它國家的稅務機構交換了200萬個銀行帳戶的客戶信息;但其與中國、俄羅斯和阿聯酋等23個國家和地區的自動信息交換,則是從2019年開始啟動的。

截至2021年10月11日,瑞士聯邦稅務管理局已向締約成員國提供了約330萬個銀行賬戶的財務信息。

歐盟方面也一直在向瑞士這個非歐盟國家施壓,在2017年12月把瑞士列入一個不合作國家「灰名單」,該名單上的國家或地區,都是承諾要遵循國際稅務準則、但尚未全面施行的司法管轄區。

歐盟直到2019年10月瑞士當局承諾並開始配合與上百個國家和地區交換其稅務數據,才把瑞士從該名單中移除。

在中國,儘管中共權貴把巨額財富藏到瑞士等離岸金融中心本身不是秘密,但他們離岸資產的具體數額,則仍屬最高機密。

2020年10月瑞銀和普華永道(PwC)聯合發布的年度億萬富豪報告,顯示中國的億萬富豪人數已增加到415人,比2018年的325人又多出90人。

同時,中國億萬富豪的總資產規模也從2018年的9,624億美元,增加到近1.7萬億美元,兩年中總資產增加了7185億美元,增幅為75%。


報告說,在過去10年裡,全球億萬富豪的數量翻了一番,財富總額增長超過3倍;而中國億萬富豪的財富同期則增長了近9倍。

曾與中共高層家族有密切聯繫的香港實業家袁弓夷,去年8月在香港大紀元的「珍言真語」節目中提到,他估計中共權貴轉移到海外的資產,總共約有10萬億美元,其中前黨魁江澤民家族的海外資產,就超過1萬億美元。

袁弓夷的估算是根據前美國中央情報局職員斯諾登(Edward Snowden)2013年藏匿在香港時透露的數字——中國出逃資金為4.8萬億美元。袁弓夷推算,之後的7年裡至少有同樣數量的中國資金出逃海外。

江澤民從1989年開始,實際掌控中共最高領導權近30年。其長子江綿恆掌控中國高科技行業20多年,控制上海銀行等金融機構。他在江澤民掌權後數年就建立起龐大的電信王國,同時還主管中國的核能行業板塊,攫取了大量資產。

中國近年多起被查處的重大貪腐案,如「周正毅案」、「劉金寶案」、「王維工案」,以及中國最大金融案「上海招沽案」等,都與江綿恆有關。這些案件都涉及到天文數字的貪污受賄、侵吞國家財產等問題。

江澤民次子江綿康,雖然公開職務是上海市建設和交通管理委員會局級巡視員,但實權極大。他負責全上海市的土地、拆遷、規劃及建築總協調工作,在中國經濟支柱產業的基礎設施建設和房地產開發行業,攫取了大量利益。

2014年4月,路透社一份調查報告披露,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在中國這個世界最大的新興私募股權市場獲得了巨額利潤,利用特權操控暴利領域。

該報告說,江志成在2010年成立博裕資本公司後,通過牽頭為中國互聯網巨擘阿里巴巴籌得71億美元、令其得以回購雅虎在阿里巴巴的40%股權而獲得5.6%股權回報,僅按阿里巴巴當時的380億美元市值計算,就賺取了21億美元;而博裕對國資的日上免稅行和信達國際控股的兩筆投資,又讓他賺了數億美元。

據流亡美國的中國富豪郭文貴2019年4月13日爆料,江志成已經把5千億美元洗到國外,並通過投資控制上萬億美元資產。

根據香港《開放》雜誌,設在瑞士的國際結算銀行,在2002年12月發現一筆無人認領的20多億美元資金。 2005年入獄的、曾擔任中國銀行上海分行行長的劉金寶在獄中供出,這筆錢是江澤民在中共十六大前夕為給自己留後路而轉出去的。

以上節目內容,取材自大紀元記者李蓓綜合報道。

本次的新視角聽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ID 34495)

責任編輯:wym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