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孫力軍罪名增加 預示習近平與曾慶紅臨近決戰時刻

【新視角看新聞】孫力軍罪名又添兩個——操縱證券、非法持槍。有作家總結為兩句話——「蔑視習近平、篡黨奪權」,習近平與曾慶紅之間避免不了一場生死對決。

前中共公安部副部長、政治警察頭子孫力軍除了「涉嫌受賄」又添了兩個新罪名——操縱證券、非法持槍。孫力軍一度深受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的器重,2020年疫情爆發之初,身處武漢的孫力軍曾隔空與習近平視像通話,但兩個月後,他突然變成囚徒。

中紀委最初公布的孫力軍罪名有一長串,如「政治野心極度膨脹」等。大紀元專欄作家章天亮將它們總結為兩句話——「蔑視習近平、篡黨奪權」。

到去年11月孫力軍被正式逮捕,他的罪名又從一長串縮減到一個——涉嫌受賄。幾天前(1月13日),孫力軍案進入檢察院起訴階段,其罪名再次生變,出現了看似與他的職業不相干的罪名「操縱證券」和看上去頗為蹊蹺的罪名「非法持槍」。孫力軍落馬至今已快兩年,當局處理該案的進展緩慢。

查辦孫力軍是習近平在警察系統內肅清周永康餘黨的系列行動之一,只是孫力軍案牽扯到更大的政治靠山,江派終極大佬曾慶紅。周永康是中共國家領導人、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他涉嫌與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等人發動推翻習近平的政變計劃,最終他在2015年6月被判處無期徒刑。周永康被判刑,結束了文革「後刑不上政治局常委」的潛規則。

然而,躲在幕後的曾慶紅才是政變計劃的策劃者,在周永康被判處無期徒刑後,他已經呼之欲出,但後來發生的一些事,迫使習近平不得不暫時放過他。

實際上,孫力軍是曾慶紅的一個重要的前台代理人,他曾配合曾慶紅破壞中國金融秩序,甚至是策劃暗殺習近平。上述這些人,包括曾慶紅在內,他們都屬於江澤民派系成員,而曾慶紅則一直是江派的「軍師」角色。

現如今,習近平開始正面對決孫力軍背後的反習勢力。新增加的兩個罪名「操縱證券、非法持槍」指向孫力軍背後最大的政治靠山——曾慶紅。

中國問題專家季達分析,「操縱證券」點出了孫力軍參與2015年6月爆發的股災;「非法持槍」是暗示孫力軍參與策劃暗殺習近平。

2015年那場股災發生在曾慶紅的政治盟友周永康被判處無期徒刑之後的第四天。當年6月15日,中國A股開始大跌,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裏,股市市值蒸發約3萬億美元。股市開始反覆出現急漲急跌的異常現象,並且大盤呈長期下跌走勢。這種異常現象持續時間超過半年,後來中共官媒稱其是「一場金融犯罪」。

到2015年下半年,習近平當局命令警察系統介入調查,但主要辦案單位和主要負責人多屬江澤民派系,最後僅僅一些小人物,如明天系的掌門人肖建華、安邦集團老闆吳小暉及其他一些官二代被定為那場股災的「肇事者」,事後受到不同程度的處罰。而因股災遭到刑事處罰的,最高級別的政府官員也僅到證監會副主席姚剛這一層級(2018年姚剛被判處15年刑期)。

實際上,曾慶紅是那場股災背後的總策劃人,也是最大的受益者。通過擾亂中國的金融秩序,他成功脅迫習近平,保住自己及其它一些江派要員暫時躲過被清算的厄運。

股災發生後,中國金融體系接近崩潰,眾多散戶和小股民遭受巨大損失。

中共總理李克強曾在當年7月6日組織大型國企、央企注資救市,但第二天(7日),當時被江派控制的官媒新華社就發文稱「國家隊救市無效」,一時間,股市繼續如過山車般跌跌蕩蕩,並連帶香港股市一起大跌。

據接近中南海的消息來源對大紀元表示 ,習近平當時已經不知道該怎麼應對才好,於是就大尺度向曾慶紅妥協。曾慶紅成功的利用股災達到脅迫習近平的目的。

「習近平這些年經歷了許多外界難以想像的危機,甚至是暗殺。」季達說:「孫力軍的新罪名『非法持槍』是習當局在暗示這一點——孫力軍在不該帶槍的場合帶槍。」

早在2015年6月周永康被判刑前夕,習近平當局已表露出曾慶紅是下一個「反腐」目標。

中共中紀委官網當年1月發表文章《腐敗沒有「鐵帽子王」 反腐敗絕不封頂設限》;2月,又發表文章《大清「裸官」慶親王的作風問題》。

慶親王也稱「鐵帽子慶親王」,是晚清政府冊封的一個世襲制王爵,慶親王本人為官貪婪奢侈,留有罵名。曾慶紅與慶親王同有一個「慶」字,外界普遍認為,這是習近平當局在影射曾慶紅。

章天亮曾分析說,官媒一再提「慶親王」、「鐵帽子王」之類的,是暗示曾慶紅已經出事了,在做輿論鋪墊,這種暗示有點像抓捕周永康之前的那個節奏。

孫力軍的新罪名被公布後,一部由中紀委主導的專題片《零容忍》於今年1月15日在中共官媒央視播出,孫力軍及他的四名已落馬同夥是第一集的主角。四人分別是:原上海市公安局長龔道安、原重慶市公安局長鄧恢林、原江蘇省政法委書記王立科、原山西省公安廳長劉新雲。

上述四人連同孫力軍被稱為警察系統裏的「五虎」,梳理他們的發跡軌跡與官方釋放出的信息後會發現,孫力軍實際上還扮演著一個物色、培植親信和構建勢力網的前台代理人的角色。

以培植原上海市公安局長龔道安為例。2010年,孫力軍在一次低階公安局長培訓班上看中時任湖北省咸寧市公安局長的龔道安,而後幾經拉攏、提拔,龔道安先後出任中共公安部技偵局長、上海市公安局長兼副市長。

而當時孫力軍剛剛轉至公安部任職兩年,僅是公安部辦公廳副主任,一個沒有實權的小人物,想提拔龔道安及其它三人進入警察系統的要害部門幾乎是不可能的,除非還有更大的後台。而上海還是江派發跡之地,是受其控制最嚴密的地方,如果沒有曾慶紅的首肯,龔道安很難出任上海市公安局長。

龔道安與孫力軍建立關係後,又向孫力軍推薦了時任湖北省宜昌市公安局長的鄧恢林。而後鄧恢林平步青雲,先後出任中共中央政法委辦公室主任、直轄市重慶公安局長兼副市長。

那麼孫力軍在為誰物色人選、為誰編織勢力網?從後繼發生的一些事情可以看出,孫力軍幕後的主使者是時任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和深藏不露的曾慶紅。

去年中國大陸媒體刊登文章稱,鄧恢林曾試圖在中共領導人到地方出席活動時行不軌之事。

據2021年9月14日中國大陸門戶網站搜狐和網易刊登的文章《鐵拳砸向利令智昏者!》披露,鄧恢林曾與其他警察系統裏的低階官員謀劃對中共領導人行不軌,最終被安全人員阻止。目前此文已被中國大陸媒體刪除,不過還可在海外媒體看到原文。

「雖然2015年股災迫使習近平暫時放過曾慶紅,但曾慶紅和習近平都明白,那只是暫時的。」季達表示,孫力軍新增加的罪名——操縱證券和非法持槍,針對的都是曾慶紅。

2022年新年伊始,習近平在電視講話中稱,「勇於自我革命」是避免人亡政息的辦法。

「自我革命,是一場刀刃向內的革命。」——2019年7月,中共黨刊《求是》刊登了習近平的文章,解釋了所謂自我革命就是刀刃向內,即內部清洗。

章天亮認為現在習近平的處境很危險。他說,孫力軍一度被信任,這表明,習近平並不能有效掌握誰是他的人、誰是曾慶紅的人。

因為年齡的限制,曾慶紅和江澤民當政時期提拔的官員,在2022年之後將陸續退出中共權力核心,這意味著江、曾多年構建的勢力網將後繼乏人。同時,一旦習近平破例在中共二十大連任成功,對曾慶紅、江澤民將是危險的。同理,一旦連任失敗,習近平也將面臨難以預料的後果,畢竟「反腐」運動讓習近平得罪了幾乎整個官僚體系。

章天亮一直認為,習近平與曾慶紅之間避免不了一場生死對決。

以上節目內容,取材自大紀元記者張明健報道。

本次的新視角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 (ID 35124)

責任編輯:T so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