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北京冬奧搞「泡泡集中營」或成史上最無趣賽事

【新視角看新聞】「雙奧」並行,北京高度緊張;習視察「泡泡」,難解各界憂慮;而2022北京冬奧會、殘奧會能否順利舉辦,被世界聚焦。

傳播力極強的Omicron變種病毒現已攻入中國首都北京。2022北京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簡稱冬奧會) 、殘疾人奧林匹克運動會(簡稱殘奧會)能否順利舉辦,被世界聚焦。中共當局為使冬奧會成功舉辦,採取迄今為止最嚴厲的「泡泡式」封控措施。外界認為這可能將是奧運史上最不輕鬆愉快的賽事。

以下是新聞詳情。

2022冬季奧運會將於2月4日開幕,2月20日閉幕,並將在北京賽區、延慶賽區和張家口賽區舉行。之後的殘奧會將於3月4日至13日舉行,為期10天。

不巧的是,傳染力極強的Omicron變種病毒正在距北京126公里的天津迅速擴散。天津當局在1月12日命令全城自當天下午開始緊急放假半天,1,400萬居民啟動第二輪全民核酸檢測;同時,天津當局宣布該市的人大、政協「兩會」推遲召開。

就在北京當局高度緊張,擺出嚴防死守姿態時刻,Omicron即時攻陷了北京。外界戲稱,北京迎來「雙奧」——Omicron和奧運。北京市衛生健康委員會(簡稱衛健委)公開通報稱,1月15日有本土確診病例;境外輸入確診病例和無症狀感染者。

通報稱,本土確診病例居住在海淀區上地街道博雅西園,1月15日報告核酸檢測結果為陽性,已轉至指定醫院隔離治療。

境外輸入確診病例為中國籍,1月11日從德國到達北京首都機場,海關經健康篩查並進行核酸檢測後,經閉環管理送至集中隔離酒店。 1月14日報告核酸檢測結果為陽性,1月15日轉至指定醫院。1月18日,北京市召開第268場COVID-19疫情防控新聞發布會。北京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副主任龐星火通報稱,1月17日0時至1月18日北京確認本土確診病例和核酸檢測陽性者。其中確診病例均在海淀區,核酸檢測陽性者在朝陽區。

按行程軌跡,確診病例1為1月15日通報確診病例的母親;確診病例2也是1月15日通報確診病例的單位同樓層同事,工作單位地址為海淀新技術大廈。

最讓中共恐懼的是,病例為朝陽區核酸檢測陽性者。1月20日上午,被公布為確診病例的男子去年11月到北京打工,他在今年1月14日出現感冒症狀,17日在社區衛生服務中心進行了核酸檢測;18日經北京市疾控中心實驗室覆核結果為陽性,並同時檢測出Delta變異株特異性突變。

雖然中共一直隱瞞真相,外界始終無法知道中國真正的感染人數,但僅從官方公布的病例,也無疑給即將在2月4日舉行的北京冬奧會蒙上陰影。

其實,中共當局早料到這種可能。所以,在沒有跡象表明最高當局有意叫停或申請緩辦此次冬奧之前,外界看到北京祭出迄今最為嚴厲的參賽規則,即全程全域閉環式「泡泡」管理。

1月4日,北京啟動賽時閉環管理試運行,一切將在隔離的「大泡泡」中進行。北京如臨大敵,官方下令嚴防風險人員通過第三地進京,對出現病例的所在市實行停航、停售,暫停進京的「三停」措施。截至1月23日,中國已有10個城市出現Omicron本土疫情。

整個冬奧會期間,為限制感染的傳播,運動員、輔助人員、志願者和媒體都將處於一個所謂的「閉環」——也就是「泡泡」管理之中。

這個「閉環」並不是在北京設置一個巨大的隔離區域,而是由無數個迷你「泡泡」組成。乘飛機抵達中國的人員,從飛機在北京降落到乘飛機離開,將一直處於閉環內。

在冬奧會期間,所有人員都不能離開閉環。閉環還包括人員在食宿區域和三個相距180公里的賽區之間的流動。關於泡泡內封閉的人數,法新社引述中共官媒估計稱,將有約3,000名運動員參賽,1萬名媒體人員參與報道。

還有大批工作人員為冬奧會場館的運作提供支持,包括翻譯、清潔、酒店員工和司機,外加1.9萬名志願者,但不是所有志願者都會在閉環內。中共當局稱,閉環內有72家酒店,4,000多輛指定車輛用於接送冬奧會人員。

那麼,泡泡管控能阻截Omicron嗎?

中國民主運動月刊《北京之春》主編陳維健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我認為是不可能的。」

他說:「我用中共自己的說法來反駁它。前幾天海淀區發現的一例Omicron感染者,這名感染者沒有出過北京城,後來中共官方稱,該病例受感染是因為接收來自加拿大的包裹。冬奧會有這麼多運動員從海外進來,他們不但要帶自己行李,還要帶很多運動器材。現在世界各個國家都有Omicron,一個加拿大的包裹就已經搞得北京是這個樣子,那麼這麼多的運動員、相關人員進到北京,以它(中共)的邏輯來說,冬奧會期間就會是Omicron大爆發的時候。」

中國前國家隊游泳選手、奧運會銀牌得主黃曉敏也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她認為北京是無法封堵住Omicron的,「病毒是看不見、摸不著也抓不著,控制不了」。

陳維健還對中共所稱病毒來自加拿大的包裹表示懷疑。他說:「北京的郵政部門也說他們檢查過所有跟這個郵件有關的郵政人員,都沒有發現感染。照理來說,郵件接收者被感染了,許多郵政人員都接觸過這個包裹,他們就應該首先被感染了。」

儘管這種被稱為史上最嚴厲的封控措施會讓各國參賽來賓不適應,但是中共當局堅持這樣做。北京冬奧組委會1月4日啟動閉環管理,宣布冬奧三大賽區——北京、張家口和延慶的所有比賽都會在封閉中舉行,即「閉環管理」。

北京規定,參加冬奧的所有人都要接種過疫苗;想選擇醫療豁免的人必須在比賽前隔離21天,而進入閉環管理的泡泡後,每人每天都將接受病毒檢測。而封控措施顯然出自中共最高層。據中共官媒新華社報道,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1月4日視察了冬奧籌備工作。

中共官媒新華網用較多文字和圖片報道習近平行程,顯然想淡化泡泡的「集中營」形象,包括習近平到國家速度滑冰館、媒體中心、冬奧村、冬奧運行指揮部調度中心及訓練基地等。該官媒稱,這是自2017年以來,習近平第5次實地考察冬奧會籌辦工作。然而,習近平為冬奧背書,並不能完全緩和各國運動員前往北京參賽的顧慮。

路透社報道說,對加拿大奧委會(COC)來說,目前最大擔憂是讓運動員在沒檢測出COVID-19陽性的情況下進入北京「安全泡泡」,並要在中國接受三至五周的隔離。

COC主席舒德偉(David Shoemaker)在2022新年前夕告訴加拿大廣播公司(CBC),如果加拿大奧委會認為運動員的安全受到影響,將毫不猶豫地取消參加北京冬奧會,就像2020年3月那樣,當時他們決定不派代表團參加東京夏季奧運會。

北美國家冰球聯盟(NHL)去年12月說,不會派球員參加北京冬奧會男子冰球比賽,理由是疫情「嚴重擾亂」了其日程安排。黃曉敏告訴大紀元記者,如果中共還有點良心的話,按現在情況來說,它是不應在疫情這麼嚴重的情況下舉辦冬奧會的。

黃曉敏表示,「它(中共)會不擇手段、不惜一切代價開冬奧,它要把冬奧開起來。」黃曉敏說,「中共為此準備了4年,如果不開的話,它會認為丟不起這個人。中共的想法就是它能戰勝一切,病毒也好、來自世界各國的壓力也好,它都不在乎,它只要能把奧運開起來就行。」

而習近平日前視察冬奧場館時稱,「順利舉辦即成功」。去年舉辦夏季奧運的日本,在賽事期間仍難免出現選手染疫狀況;這次在閉環泡泡中辦冬奧的北京,真能經受住泡泡中「零感染」Omicron的考驗嗎?

公開資料 / 消息顯示,東京夏季奧運會防疫政策管控遠不如北京嚴格。參與者未被要求接種疫苗,未接種也不需隔離,雖他們被要求儘量留在奧運會相關場館內,但仍有很多機會與外界互動,包括在便利店和當地餐廳取外賣食物。

與此同時,東京當地新聞媒體和場館工作人員可從家中上班到奧運場館。奧運會觀眾在經過14天更嚴格限制後,都可按照自己的意願在城市中自由走動。

北京冬奧對城市管控採取了和東京相近的做法:不封城,但對待賽事和人員則與東京的寬鬆做法大相逕庭:關在「泡泡」裏直到冬奧會結束直接送走。

對如此眾多車輛和人員在閉環中頻繁運作會有難保發生事故的擔心,迫使北京市交通管理局發表了如下提示:「交通出行中將乘坐貼有閉環管理標誌的專用車輛,一旦與這些車輛發生交通事故,市民應做到不與車輛和車內人員接觸,等候專業人員到場處置。」

北京將冬奧關進泡泡中進行,但是面對日益嚴峻的北京疫情,又宣布不採取和西安、天津等染疫城市同樣的封城措施,不同做法引起外界關注。北京冬奧組委會1月11日聲稱,儘管遇到很多困難和挑戰,中國「如期辦賽的決心堅定不移」。

讓當局始料未及的是,宣布不封北京城之後幾天,1月15日,北京疾控中心又報告了Omicron確診病例和無症狀感染者,還公布了海淀區那名患者的17個出行軌跡。1月18日,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龐星火通報稱,本市又新增確診病例和核酸陽性者。

1月19日,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劉曉峰也稱,1月19日0時至下午6時,北京市新增核酸陽性。Omicron變種病毒快速傳染使得中共的「動態清零」戰略陷入嚴峻情勢。

對此,大陸作家王權(化名)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說,中共為堵住Omicron變種病毒,管控的很緊。「只要是陽性的、甚至是跟陽性的接觸過了,哪怕沒碰過面,比如在一個商場,只要有一個人是陽性的,那就整個商場封掉、當時在內的所有顧客就全部隔離。」

北京衛健委聲稱要堅持貫徹「外防輸入,內防反彈」的總策略不動搖。但也承認,全市疫情防控面臨境外境內雙重風險。中國新年將至,人員流動更加頻繁,會帶給北京冬奧和冬殘奧巨大挑戰。就冬奧開幕前疫情大爆發,當局是否會強行開幕的疑問,王權認為,肯定會如期進行。

陳維健也表示,「我覺得兩個多星期以後,就是北京奧運村疫情爆發的時候。當然,爆發到甚麼程度我們還不知。但現在不停的話,不管疫情爆發的怎麼厲害,中共不可能停止。」關於爆發的程度,陳維健分析,現在各個國家已經告誡自己的運動員不要帶手機進去,因此,即便發生了感染,信息也很難傳到外面,要等冬奧會結束以後才會傳出來。

他表示,運動員也只能了解身邊的事情,他們是分組比賽,最多只能從他們自己的比賽項目中了解到一些情況。而每個不同的項目都是分開進行,中共會以疫情為由把他們分割的更加嚴密。他說,運動員跟運動員之間的交流也非常有限,他們得到的資訊也非常有限。

陳維健質疑,本來中共完全可以以疫情理由推遲奧運。 「像朝鮮,它就非常明確的說就是因為疫情不來了,中共還表示非常理解。既然朝鮮這個小兄弟因為疫情不來還非常理解,那何不在這個時候、趁這個機會把奧運推遲呢?」黃曉敏也表示:「按照中共的處理方式,它能不說就不說,能不傳就不傳,它會把這件事情最大限度的壓制住。冬奧會最長也就兩三周的時間,它會盡量的不讓外界知道病毒傳染的程度,它不會說實話。」

對於中共的泡泡閉環會為各國運動員和記者帶來怎樣的心情,陳維健說:「他們會怎樣想就只有回國再說了。因為在中國,中共肯定會監控運動員的手機,不讓他們把消息往外傳。」

黃曉敏表示,中共從來就不會去體驗對方會受到甚麼傷害。

「它不會有這種想法的,」她說,「冬奧就短短的幾天,結束了運動員也就回去了,但它要達到它的目的,它不可能讓運動員拿著手機去拍,讓記者去報道真實情況。中共的泡泡管理,目的就是把人圈在裏邊,不讓你知道任何信息。」

王權也表示,「這次奧運會是肯定不被外界看好,不要說外界,國內我估計也不會看好,國內很多行動都受到監控或制止,大家好像都很冷淡,講起來有這麼件事情,但從心裏大家都很平靜很冷淡。」

以上節目內容,取材自大紀元記者梁玉炎、徐亦揚、張鐘元採訪報道。

本次的新視角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 (ID 35426)

責任編輯:T so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