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美學者:中共藉全球主義 利用美國精英

【新視角看新聞】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資深研究員韓森,接受《大紀元時報》專訪中指出美國現社會問題:非民選官員過度行使權力、富豪與中產階級對立嚴重等;中共問題顯著卻被忽略,堪比「通俄門」騙局再現。

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資深研究員韓森(Victor Davis Hanson)接受《大紀元時報》專訪,談論美國當今社會的許多問題,包括非民選官員過度行使權力,富豪與中產階級之間的對立等,並剖析中共如何藉由全球主義,利用美國精英的現象。

韓森著有《即將消失的公民:進步派精英、部落認同及全球化正摧毀美國建國理念》(The Dying Citizen:How Progressive Elites, Tribalism, and Globalization Are Destroying the Idea of America)一書,他在2021年10月19日接受了《大紀元時報》專訪。

韓森首先談到,他在2020年間發現「非民選官員」在美國過度行使權力的情況。他列舉了美軍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Mark Milley)及白宮首席防疫專家福奇(Anthony Fauci)在前總統川普任期內的所作所為。

《華盛頓郵報》2021年9月中旬披露,米利在2020年至2021年期間,兩度私下主動致電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李作成,向他保證美軍不會向中方開戰。共和黨聯邦參議員盧比歐(Marco Rubio)當時指出,高級軍官洩露美國軍事行動會導致的種種危險,並批評米利的行為破壞了美國總統與外國談判和行使國家權力的能力。

福奇則是領導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院(NIAID),在5年期間透過美國組織「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提供武漢病毒研究所60萬美元。有人表示,這筆經費促成了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功能增益(gain of function)研究,但福奇對此極力否認。這類研究會使病毒更具傳染力或是更致命,具有研究倫理的爭議。

韓森指出,米利和福奇都不是民選官員,但他們卻手握重權,而這些人也覺得自己可以免於所有的審查,韓森直言:「對於懷抱著普世主義和全球主義的這些人而言,他們對當今中國共產黨的暴行完全視若無睹。」

韓森認為,當前的美國社會存在的危險問題之一是「部落認同」(tribalism)──人們只認同外表上,即外貌、膚色、頭髮顏色、眼珠顏色與他相同、有親緣關係或同種語言的人;所以他會僱用其堂兄弟,而不是另一個更有資格的人,這就是所謂的「部落文化」,人們「退化到文明前的(野蠻)心態」。

另外,美國的「進步主義者」與「中產階級」彼此間的對立也很嚴重。韓森說明,造成此情況的第一個原因是文化因素,進步主義精英覺得,拚命想擠進高收入階層的中產階級既沒文化也缺乏富人的氣派,所以精英稱這些人為「窮人」。

第二點是進步主義者對中產階級的「羨慕、嫉妒還有怨恨」。韓森指出,富豪們和擁有影響力及權力的菁英有一種習慣思維,他們想關閉「暗門」(trap door,指通往社會上層的通道),不想讓別人像他們一樣在經濟或影響力方面提升,「他們真的很反感中產階級的抱負」。

第三點,中產階級的興趣是自己的家庭、教會、祖國、歷史和傳統;這些富豪們則認為,他們已無須擔憂生存問題,因此他們對所有無關緊要的問題高談闊論,包括宇宙問題及變性人等。

最後,韓森談到了全球主義(Globalism)問題。全球主義是一種倡導全球化概念的意識形態,它傾向於倡導移民、自由貿易、降低關稅、干預主義和全球治理等政策。韓森表示,在全球主義的問題上,中共是「房間裡的大象」──中共是全球化問題中明顯卻被視而不見的風險。

韓森指出,中共當局摸透了美國人的心思,當北京越是起勁大談全球主義之際,人們更應該注意,中共會結合民主國家所談論的內容,再進一步攻擊民主國家。

韓森表示,中共結合了左派人士談論的「種族主義」,藉此攻擊美國,所以中共會說:「我們想要一個人類命運共同體,由我們管理,但我們可以免受指責,我們要把所有嫉妒和憤怒都指向美國;接著,雖然我們共產黨有強烈的種族主義,我們還要詛咒美國,因為美國是文明史上唯一的多種族民主國家。」

然而,韓森指出,西方國家的人似乎給了中共豁免權,因為他們絕不會這樣豁免俄羅斯,「正如我們在『通俄門』騙局中看到的那樣」。

以上節目內容,取材自大紀元記者賴意晴編譯報道。

本次的新視角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ID 35837)

責任編輯:wym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