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抓異見人士封微信號 北京冬奧中共「都瘋了」

【新視角看新聞】北京冬奧開幕前後,中共當局加大力度「維穩」,打壓民眾。中國各地許多異見人士、維權人士均被「上崗」。近日,更多異見人士的微信號被封。

北京冬奧開幕前後,中共當局加大力度「維穩」,打壓民眾。中國各地許多異見人士、維權人士均被「上崗」。近日,更多異見人士的微信號被封。北京藝術家嚴正學說,他的手機被控,收不到、也無法撥出;維權律師倪玉蘭表示,中共的爪牙無恥,受她連累的女兒得偷著才能打工;維權人士說,有點風吹草動警察就去敲門,「都瘋了」。

2月10日晚,北京藝術家嚴正學透過知情人士告訴大紀元,他「被值守、監控、監聽,不准接受外媒採訪;因疫蝸居沒出門,也出不了門」。

在聯繫上嚴正學之前,10日下午,記者曾打過十多通電話與他聯繫,均顯示:號碼無法使用;其中僅打通一次,無人應答。

嚴正學回覆說:「別人打電話給他,他接不到;他自己也打不出去。」由此可見,當局控制了他的手機號。

此前2月6日,78歲的嚴正學在北京草莓園被警察強行帶走。

嚴正學說,為了抗議「鐵玫瑰園」被停暖氣3年,「當日,我一人約見律師,乘537公交至草莓園下車,一輛警車已在該處等候,兩個警察過來把我帶上警車.....大數據讓1984老大哥似影隨形」。

嚴正學指的是,1949年出版、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著的小說《1984》;其中的「老大哥」(Big Brother)之後常被引用作大大小小監控的代名詞。

2010年,嚴正學的作品「林昭、張志新泥塑」被製作成鋼雕,放置在他家後院,故此處被取名為「鐵玫瑰園」。

嚴正學還說,當日國保警察未給出任何理由即將他拘至派出所,指責他錄下現況把影片發上網。「我說,警察拒絕出示警官證,荒郊野外抓人上車,這是雷洋案第二。」當日下午他被釋放。

嚴正學因長期揭露中共行政司法腐敗、為弱勢群體維權,曾多次被中共當局拘留。

2月9日下午1: 28,著名律師浦志強發推說:「2月9日上午,我這個微信又封了。在我眼皮底下,微信造謠說我『傳播惡性謠言』。罵人不合適,禽獸無需罵,看戲吧。」

他上傳的微信訊息稱:「該微信帳號因涉嫌傳播惡性謠言等違法違規內容被永久限制登陸」。

日前,芝加哥大學訪問學者、流亡人權律師滕彪告訴紐約時報,相比2008年北京奧運,現在中共當局似乎越加不在乎國際壓力,對外國運動員發出毫不掩飾的警告,「他們非常想先發制人地讓運動員們閉嘴」。

2月9日,北京維權律師倪玉蘭告訴大紀元,2月7日,她的友人發來數張北京天安門廣場照片,說:「今天的天氣真好,天安門沒有了往常的遊客。我記得有一個訪民曾說過,他們那兒的警察說,『只要不跟倪玉蘭來往,你可以天天去天安門轉悠』。」

2002年4月,倪玉蘭因拍攝北京西城區強拆現場,被警察毆打致「多次昏迷、大小便失禁」。她提告施暴的警察,反被以「妨害公務罪」判刑坐牢1年;2008年4月,她位於西城區的家面臨強拆,她又被安上罪名坐牢2年;2012年4月,她再度被判刑2年8個月。

倪玉蘭被毆打至殘疾,在獄中經常被迫在地上爬行,受盡各種折磨,只因她「不認罪」。她與丈夫董繼勤曾露宿北京街頭,女兒長期寄養在親戚家。

她表示,自己承受了巨大的痛苦,遭受恐懼威脅,全家無法過正常生活。並長期受到國保警察安裝錄音、錄影設備,監控對外言論。

最後倪玉蘭仍不忘為友人呼籲:「有一些敏感人士無辜的被抓捕,他們的家人一直都在被監控,沒有任何自由。希望能夠為他們呼籲,使他們能早日恢復自由。」

2月6日,天津維權人士張建中向大紀元表示,早在1月25日上午,他的微信群聊和朋友圈就都被封鎖不能使用。

此前,張建中的微信、網絡工具經常被禁用。他表示自己在微博轉發官媒報道的《平度市委書記被免職》資訊後,就被封微博了。目前不能談新疆、西藏、內蒙這些敏感地方的人權、疫情方面的事。

2月9日,河北人權律師盧廷閣告訴張建中:「是的,我的(社交媒體)也早都被封。」去年8月,盧廷閣律師曾提起控訴,石家莊市律師協會收費沒有法律依據、標準。

張建中表示「無處不在的暴行,已經置民眾於苦難之中。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我都曾目睹和經歷了種種暴行。我無力用武器反抗,我只能用事實告訴民眾真相。所以我因言獲罪。」

以上節目內容,取材自大紀元記者梁欣採訪報道。

本次的新視角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ID 36044)

責任編輯:yst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