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美拒烏設禁飛區 拒捲入世界大戰原因

【新視角看新聞】就在3月16日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澤倫斯基),罕見地向美國國會兩院發表了戰時講話,並呼籲華盛頓進一步提供援助之後,白宮則表示,堅決反對協助在烏克蘭領空設立禁飛區。

3月16日,在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罕見地向美國國會兩院發表了戰時講話,並呼籲華盛頓進一步提供援助之後,白宮則表示,堅決反對協助在烏克蘭領空設立禁飛區。

在向美國國會發表講話時,澤連斯基〔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再次呼籲拜登政府幫助在烏克蘭實施禁飛區,以保護平民。至今為止,俄羅斯發動的入侵烏克蘭軍事行動已經第23天。

澤連斯基(澤倫斯基)在致美國總統喬‧拜登的信中表示:「拜登是美國最偉大國家的領袖。澤連斯基(澤倫斯基)希望美國成為世界的領袖。作為世界的領導人,就意味著成為和平的領導人。」

白宮在3月16日之前, 已拒絕了幫助在烏克蘭上空設立禁飛區的請求,白宮稱這個行動可能會導致事態升級,從而導致美國與俄羅斯之間爆發更大規模的戰爭。

在澤連斯基(澤倫斯基)3月16日的演講後,白宮發言人(白宮新聞祕書)簡‧普薩基(Jen Psaki)也在當日,在白宮的新聞發布會上,再次重複了3月16日之前的表態。

普薩基說:「美國與烏克蘭方面保持著非常密切的聯繫。從這個意義上說,澤連斯基(澤倫斯基)3月16日的要求或所講的話都不令人意外。如果我們是烏克蘭澤連斯基(澤倫斯基)總統,我們也會提出一切可能的要求。」

「澤連斯基(澤倫斯基)總統正在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國家和人民,受到普京總統和俄羅斯軍隊的攻擊和殘酷對待。」

普薩基表示:「而拜登總統需要通過自己國家安全的角度做出決策。正如我們之前所說的,設立禁飛區後就需要執行,就可能需要美國擊落俄羅斯的飛機,需要北約擊落俄羅斯飛機。而美國無意捲入第三次世界大戰。」

普薩基還被問到,是否澤連斯基(澤倫斯基)所要求的是「人道主義禁飛區」,而非「全覆蓋地毯式禁飛區」?

普薩基回答說,兩者都有可能引發與俄羅斯的戰爭。

普薩基表示:「在過去的21天裡,這兩種禁飛區都有人提起,普薩基不想對「禁飛區」特別解釋什麼,但是人道主義禁飛區,可以是特定的地理位置或烏克蘭西部的部分地區,而提到禁飛區,一般都會被認為是指整個烏克蘭。」

普薩基補充表示:「在我們看來,在軍方看來,兩者在實施上和(導致戰爭)升級方面,並沒有什麼不同。」

3月早些時候,北約祕書長延斯‧斯托爾滕貝格,也拒絕了烏克蘭方面,關於在烏克蘭上空設立禁飛區的要求,表示這將導致整個歐洲爆發更大規模、更具破壞性的衝突。

斯托爾滕貝格在3月4日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我們不是這場衝突的一部分,我們有責任確保這場衝突不會升級,並蔓延到烏克蘭以外。」

斯托爾滕貝格說:「我們理解人們的絕望情緒,但我們也相信,如果我們這樣做(設立禁飛區),結果可能會導致歐洲爆發全面戰爭,這將涉及更多的國家,並帶來更多的苦難。」

3月12日,在以色列地中海沿岸城市特拉維夫,一名婦女高舉標語,呼籲在烏克蘭上空設立「禁飛區」,抗議俄羅斯對該國的軍事入侵。

美國空軍米切爾航空航天學院院長、前伊拉克北部禁飛區觀察指揮官、退役中將大衛·迪普杜拉(David Deptula)則表示,禁飛區不是幫助烏克蘭的一種簡單且無風險的方法。

迪普杜拉說:「從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澤倫斯基)或美國總統拜登,在3月16日的講話中,沒有聽到任何關於烏克蘭上空禁飛區的新消息。」迪普杜拉說:「這件事(在烏克蘭上空禁飛區)不是驅散敵人的特效方法,實際上禁飛區就是戰爭。」

迪普杜拉認為,禁飛區相當於與敵軍全面、直接和持續的戰鬥。那些輕描淡寫就提議設立禁飛區的人,可能並不是真正了解禁飛區的確實含義。

設立禁飛區,需要回答一系列問題,比如交戰規則是甚麼?是否只是針對俄羅斯飛機?還是只是針對烏克蘭上空,或俄羅斯上空的飛機?

選擇針對烏克蘭上空,或俄羅斯上空飛機的原因是甚麼?由誰對戰場的決策負責?是否攻擊地面俄羅斯飛機和雷達探測系統?等等。

而在提出設立禁飛區的要求時,這些問題幾乎沒有人問過,更不用說回答了。

涉及到戰爭走向的禁飛區問題,必須定義禁飛區最終的狀態,以及所期望的結果。

迪普杜拉想知道,這一切都由誰來負責?烏克蘭軍隊?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盟國的空軍部隊?要知道,北約聯盟中的每支空軍,都可能有不同的交戰規則。

迪普杜拉說,在伊拉克南北觀察行動期間,聯軍飛行員很少向空中的敵機開火。

但是,當受到地面防空系統攻擊或被雷達跟踪時,聯軍飛行員則會採取反擊行動,包括摧毀地對空導彈基地、跟踪雷達、火砲陣地、指揮和控制中心及其它目標,往往這些行動不在同一天進行。

迪普杜拉說,伊拉克禁飛區不是全年每天24小時的行動任務,更經常的是每周三或四天的巡邏活動。

迪普杜拉指出,伴隨著戰鬥機行動,需要一個由多個作戰系統組成的部隊支撐,包括情報監視偵察(ISR)飛機、預警指揮控制飛機、電子戰飛機和空中加油機等等。

正如拜登之前所說:「用所有這些(資源)來對付俄羅斯的飛機,很可能已經是在進行第三次世界大戰了。」

以上節目內容,取材自大紀元記者 Isabel Van Brugen報導/高杉編譯,與夏洛山綜合報導。

本次的新視角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 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ID 37492)

責任編輯:yst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