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吳國光教授專訪 中國人值更好選擇

【新視角看新聞】吳國光教授,接受《林瀾對話》專訪。我們應該集中我們大家的智慧去想中國的未來,要有這個願景,而不是只是攪在習近平好一點,還是江澤民好一點?你願意下一代在自由社會嗎?

本次的節目內容,取材自《林瀾對話》製作組。

加拿大維多利亞大學政治和歷史系教授吳國光,長期研究中共歷史和體制,曾是《人民日報》評論部主任編輯、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智囊團成員。

以下為吳國光教授專訪內容:

中國人可以看到,在最近兩年之前的香港,特別是1997年之前的香港,有法治有自由;我們看到台灣,有民主,有文化活力;我們看到海外華人,有多元化;我們看到中國本土在1980年代,固然也有共產黨,同樣的共產黨一黨專制,但是有不斷的來自民間的、甚至是大規模的對共產黨一黨專制的挑戰,一直到1989年天安門運動。

即使我當時是一個所謂體制內的身分,官方的身分,那我們在中南海裡邊討論的問題,也是如何改變共產黨一黨專制的問題,這是非常難以想像的一個現象。這也是為什麽,當時領導我們討論這個問題的共產黨黨魁趙紫陽,在1989年能夠那樣同情天安門的學生和民衆,這都不是心血來潮,都不是忽然的。

中國也完全可以回到那樣一個情況,然後從那種情況走向民主、自由、法治、多元。

問題就是,如果反習的力量能夠把習幹掉,他們是不是就會給我們帶來一個像1980年代那樣一個局面呢?我個人的看法是不太可能。

當然他們也在講。你看那文章也會講「反習保共」,然後就説憲政如何如何。這個「憲政」實際上一看就是加了那麽一個尾巴,臉上貼了一塊金紙的感覺。

反習保共,把「共」保下來了,怎麽從「共」走向憲政啊?

1980年代我們實際上是推動共產黨走向憲政民主,如果不是1989年鄧小平悍然使用武力鎮壓學生、鎮壓抗議者,你會看到當時在北京,不是所謂自由民主人士在那裡要求共產黨進行政治改革、要搞民主法治;共產黨的官員們,哪個國家機關沒有上街啊?我所供職的共產黨機關報《人民日報》,無數的、大多數的青年編輯記者都上街了。沒上街的那些中老年的編輯記者,不是不支持,他們只是小心謹慎而已。他們的心、他們的想法是和別人一樣的。

如果不是鄧小平用武力來鎮壓的話,那麽那一段中國就走過去了。中國就會逐步地走向向民主化轉型的道路。恰恰也是因為當時要求轉型的力量太大了,鄧小平除了用軍事鎮壓以外,別的沒有辦法。

那我想今天是不是還可能,就像毛死了以後,中國又進入這樣一個階段,能夠緩慢地繼續一致推動共產黨走向民主轉型呢?

我覺得今天有一些和1970年代末、1980年代相比不利的因素。

第一,今天的這些權勢精英,掌握巨大的財富。他們在這個體制內實際上有非常大的既得利益。

1970年代末、1980年代初,胡耀邦平反(文革等),讓人們重新回來(那些老幹部),他們那時候什麼都沒有,連房子也沒得住,也沒有社會影響。他們最後回到了體制內以後,他們還壓制我們的自由民主到了這種程度,最後一直推動鄧小平搞了軍事鎮壓。

現在這些人靠過去的共產黨體制,發了這麽大的財,他們為什麽就會比當年那些被胡耀邦解放的老幹部們,更開放、更自由、更民主呢?

當初中國的國際化程度那麽低,但是中國的知識分子,中國的一般的城市居民,都知道香港好、台灣好、美國好。中國那時候和國際的關聯相當的低,但是有這種認識。那今天你看中國,你去看看微信,你去看看中國的社交媒體,這樣的聲音當然有控制,政府在控制著;但你看看海外啊,海外華人裡邊,在中美關係上,有多少人認為是美國更好,中國(中共)應該被美國這樣對付呢?恐怕我想能占到一半就不錯了。這就是說,整個中國民衆今天被中國共產黨洗腦的程度,比1970年代末要強多了。今天中國的民智開化程度,我個人認為比1970年代末差多了。不是說有了互聯網,人就變得聰明,就開化了;不是説你捲入了全球化,人就思想更開放。

今天,靠中國共產黨發財的西方政治、經濟、文化精英,各種各樣的精英,他們掌握的(影響力)非常大。他們也不願意看到中國會出現共產黨垮台。

包括索羅斯的文章,為什麽美國人也在那講「反習容共」呢?

一個可能是他們把它作為一個可行性的戰略,只有共產黨的那些精英才有可能把習近平反掉,再有一個就是習近平使他們和中國進行經濟勾連、發大財的利益受到嚴重的損害。

至於中國人「反習容共」、「反習保共」,我剛才講到了,那可能權勢精英搞的。

所以我覺得,中國現在不贊成共產黨這套做法的人、不贊成共產黨這套體制的人,我認為最重要的不在於反習還是不反習,而在於中國的出路不在於毛,不在於鄧,也不在於習的毛加鄧,你要把另外的一些出路告訴中國人。

我們要把那種出路變成一種有可能的,有可行性的現實問題。

中國如何走向自由、民主、法治,這是一個世紀性的難題,但是我覺得,我們應該把這個問題提出來。我們應該集中我們大家的智慧去想這個問題,而不是只是攪在習近平好一點,還是江澤民好一點?是鄧小平好一點,還是毛澤東好一點?我覺得首先要有這個視野,有這個願景,然後我們整個民族智慧如果集中起來,我覺得是能夠破解這個難題的。

實際上如果中國是一個,像台灣這樣的民主社會,那我相信中美關係會比今天要好得多。你看台灣人在美國社會中,我相信他們都普遍比一般中國人,要更受到尊重。

本次的新視角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ID 37672)

責任編輯:wym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