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美智庫報告 外資異常急撤中國

【新視角聽新聞】根據美國智庫國際金融所報告顯示,中國股票和債券市場資金大量流出,但是流入其它新興市場的資金卻保持增長,是投資者對地緣政治風險的重新評估?

根據美國智庫3月24日發布的報告說,自2月底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來,外國投資者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將資金撤出中國,意味著全球新興市場的資本流動出現「極不尋常」的轉變;《華爾街日報》3月24日也報導說,外國投資者3月以來已經退出約95億美元的中國大陸股票投資,這反映了在俄羅斯被金融孤立後,投資者對地緣政治風險的重新評估。

截至3月24日,本月通過與香港證交所連通的「滬港通」及「深港通」流出的資金,可能成為自2014年投資計劃開始以來,第二大的月度縮減量,歷史上最大的一次月度縮減,發生在2020年3月,當時COVID-19震盪全球市場,離岸投資者淨賣出106億美元的在岸股票。

雖然分析師和投資者都表示,現在說外國投資逐漸撤離中國還太早,但是,分析師和投資者也認為,在最近的市場動盪中,可能發生了一些變化,美國退市擔憂和中國不斷惡化的疫情也助長了這種動盪。

近年來,外國投資者向中國股市投入了巨額資金,依據中共央行數據顯示,2021年12月,外國人持有的在岸股票和債券各自超過6000億美元,但是目前,根據美國智庫國際金融所(the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簡稱IIF)數據,投資者2月底以來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將資金撤出中國,顯示著全球新興市場的資本流動出現「極不尋常」的狀況;智庫國際金融所在3月24日發出的一份報告中還表示,經由短期間密集採樣的高頻數據顯示,中國股票和債券市場遭遇大量資金流出,但是流入其它新興市場的資金卻保持增長。

智庫國際金融的首席經濟學家羅賓‧布魯克斯(Robin Brooks)及他的團隊發表文章表示:「從規模和強度來看,中國的資金流出規模空前,尤其是因為我們沒有看到其它新興市場出現類似的資金流出,「資本選擇在俄烏戰爭爆發後流出中國表明,外國投資者可能正在從新的角度看待中國,不過現在還沒有法在這方面得出任何明確結論。」

布魯克斯告訴《華爾街日報》說,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驚醒了外國投資者,許多金融界人士沒有想到會發生戰爭,華爾街現在對有關於中國金融狀況,所提出的問題已經與幾週前不同;長期追蹤國際資本流動的布魯克斯說:「人們在問,為什麼投資俄羅斯,卻把我們搞得這麼糟,還有什麼地方是我們可能搞錯的?」,布魯克斯認為,中國是有可能出現問題的地方。

3月14日和15日兩天,隨著中國在岸和離岸股票暴跌,資金外流情況最為嚴重,中共高層於16日出面安撫投資者,隨後兩天伴隨著資金強勁流入,之後又恢復了較為溫和的資金外流;《華爾街日報》說,儘管如此,3月回調還是罕見的,根據Wind數據顯示,自香港的股票通項目開始以來,外國投資者在每六個月中大約有五個月是淨買家,其它月份的資金外流很少超過30億美元,對比2021年北京當局對科技公司的壓制期間,國外買家都在繼續購買股票。

在處理俄羅斯這一直接問題的同時,投資人士也在關注中國,與俄羅斯一樣,中共治理下的中國也是一個專制國家,因涉嫌侵犯人權和公然無視國際環境而受到批評;經濟專家們預測,轉折點將是對台灣的軍事入侵,北京認為台灣是一個叛逆的省份,必須與大陸統一,不過,考慮到中共一直將經濟增長作為中共最自豪的成就之一,很難想像習近平是不是會在不久之後,冒著讓國家遭受毀滅性經濟制裁的風險而入侵台灣。

野村證券亞太股票研究聯席主管吉姆‧麥卡弗蒂(Jim McCafferty)表示,許多專注於新興市場投資的基金經理被終端投資者告知,要退出俄羅斯市場,而其中一些資產所有者同時也決定一併退出中國投資市場,因為考慮到這兩個國家在政治上有一些相似之處。

麥卡弗蒂說:「當然,也還有一些全球投資者覺得,俄羅斯情況和中國沒有關係。」;華爾街大財團,高盛集團的分析師表示,高盛集團仍對中國股票持超配態度,並建議投資者將更大比例的持股投資於中國股票;花旗集團在一篇在線「財富觀察」文章也保持類似態度。

財經網站「巴倫」3月24日刊登分析文章表示,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意外入侵,以及投資者逃離俄羅斯資產的驚人速度,顯示了在一個獨裁國家投資的危險性,尤其是一個在邊界上常常陷入爭端的國家。

文章還表示,「中國不是俄羅斯,中國融入全球經濟的程度更高,並擁有更大的市場,但是俄羅斯的漩渦對中國的投資者有重要的教訓,因為中國與烏克蘭的戰爭有關,也與如何管理日益緊張的局勢所帶來的廣泛脫鉤風險以及重大對抗有關,包括未來中國對台灣的可能入侵。」。

有分析說,過去,外國資金長期湧入中國債券市場,人民幣幣值一直受到資本流入和中國出口激增的支持,如果外國金融投資現在開始枯竭或流出中國,這將消除對人民幣匯率的支持。

2022年1月,中國主權債務相對於美國國債的額外收益率,近三年來首次降到1個百分點以下,降低了對投資者的相對吸引力;2月,外國投資人賣出了相當於56億美元的人民幣國債,創下了月度資金流出的紀錄;3月到目前為止,上海和深圳股市的總價值約13萬億美元,跟整體規模相比,3月的外資拋售規模不大,但是,外國投資人已經退出約95億美元的中國大陸股票投資,反映了在俄羅斯被西方金融孤立後,投資界對地緣政治風險的重新評估。

以上節目內容,取材自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

本次的新視角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 (ID 37796)

責任編輯:T so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