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北京華盛頓變化巨大 中企為何在美退市?

【新視角看新聞】 中國公司很長時間以來,一直以越來越快的速度從美國交易所退市。最近,中國公司持續湧向美國、香港和其它地方上市,既為了提高其全球形象,也為了擴大資金來源。

中國公司很長時間以來,以越來越快的速度從美國交易所退市。然而,現在事態完全逆轉了。直到前不久,中國公司持續在湧向美國、香港和其它地方上市,既為了提高其全球形象,也為了擴大資金來源。

根據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估計,新的退市趨勢已經使中國在美國上市的市值減少了50%。在其它西方股市,甚至在香港,中國企業也有類似的走勢。

中國公司在這些交易所的存在似乎將進一步萎縮。中國公司的占比甚至可能歸零。實際上,這種趨勢可能對融資影響不大,因為至少到目前為止,美國在中國的直接投資已經迅速增長,足以提供融資的替代品。

中國企業巨大轉變的原因在於數據。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SEC)要求中國企業要比過去披露更多的數據,而北京當局卻對數據變得越來越保密,更不用說把有關中國商業和中國人生活的數據交給美國當局了。陷入這種兩難困境的公司要求:美國和中共當局做出讓步,但美國和中共當局都沒有做出任何讓步。中國企業別無選擇,只能選擇退市。

依照《外國公司責任法案》要求,外國赴美上市公司如果連續三年未能通過美國上市公司會計監督管理委員會(PCAOB)的審查,則SEC有權將其從美國交易所摘牌。

《金融時報》則報道,由於北京當局制定的法律禁止中國公司或其審計機構向美國監管機構提供審查文件,因此每家中概股都無法滿足PCAOB的審查要求,並面臨在美國退市的風險。

SEC根據美國在2020年12月通過的《外國公司問責法案》(HFCAA)判定,中國快餐巨頭百勝中國(Yum China)、生物科技集團百濟神州(BeiGene)、再鼎醫藥(Zai Lab)、和黃醫藥(HUTCHMED)以及科技公司盛美半導體(ACM Research)五家中概股違反相關規定,將其列入預定摘牌名單。相關公告隨後引發了在美國上市的眾多中概股被拋售。

從美國方面來看,與其說是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改變了要求,不如說它終於決定開始執行已有的規則了。真正改變的是委員會對執法的熱情。多年來,華盛頓當局要求中國上市公司要全面披露數據,就像所有美國和外國上市公司一樣。但是,當中國公司表現出不情願提供數據時,美國當局卻幾乎沒有採取任何規勸或懲罰行動。

為了應對不可避免的摩擦,奧巴馬政府通過談判達成了所謂的「解決方案」。「解決方案」的主要內容就是,使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以另一種方式行事。特朗普政府採取了比奧巴馬更為強硬的立場。特朗普政府給了中國人三年的時間來解決這個問題,否則的話就會從證券交易所被強行除名。

今年1月,喬拜登(Joe Biden)總統治下的證券交易委員會決定執行特朗普政府的政策。考慮到拜登對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的尖酸刻薄態度,這件事有相當大的諷刺意味。但撇開諷刺意味不談,至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正在採取行動。

根據所謂的《持有外國公司責任法》(the Holding Foreign Companies Accountable Act),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現在表示,如果上市公司會計委員會(the Public Company Accounting Board)無法完全審計該公司,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擁有單方面權力,可以強制將任何公司除名,。

隨著華盛頓對信息公開的要求越來越強硬,北京越來越擔心所謂的「數據丟失」。中共當局一直不願與任何人分享信息,尤其是外國監管機構。北京一直樂於收到進入中國的外國投資者數據,但卻拒絕任何回流,即便是回流到外國投資者的總部,也一併拒絕公開,更不用說外國政府了的要求了。

在過去的幾年裡,在習近平的領導下,北京不願公開信息的態度變得越來越強硬。如果過去中共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所報告的數據不足,那麼北京現在所允許的數據報告將更不符合法律要求。

如果不是外國人,尤其是美國人,一直在向中國發送大量資金,那麼對於中國企業來說,是否退市將更加是個問題。然而,在某種程度上,美國投資者正在向中國注入資金,從而彌補了中國在美國交易所投資選項的不足。

無論出於何種原因,資金流量都會變得巨大。2021年的數據很少,但在2020年,美國人在中國投入中國股票和債券的1.15萬億美元使之前的任何資金流動都相形見絀。事實上,美國人在中國投入中國股票和債券的比例,是四年前的三倍多,每年的擴張速度接近33%。

為了鼓勵這個趨勢,北京給予美國經紀人和投資銀行家比以前較多的自由,讓美國經紀人和投資銀行家在中國擁有業務,儘管與此同時,中共當局加強了對這些公司所帶來的美國投資工具的控制。

從以上這些情況可以明顯看出,中共和中國企業都沒有失去太多。因為替代投資流滿足了中國企業在美國證券交易所上市的主要動因。直到目前為止,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和美國政府,都沒有反對投資流入中國公司,儘管由於目前對俄羅斯制裁的緊張局勢,是否會反對投資流入中國公司,情況可能會有變數。

到目前為止,華盛頓政府所希望的只是:中國公司遵守普遍適用的規則。隨著退市,華盛頓當局至少擺脫了,在披露問題上明顯和不公平的雙重標準。當然,如果把錢投進中國的美國投資者不擔心北京強加的保密政策、兩面派手法、或雙重標準,那麼是賠是賺都是那些投資者自己的事情。

以上節目內容,取材自大紀元專欄作家Milton Ezrati文章,於大紀元首發。

本次的新視角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ID 37801)

責任編輯:yst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