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俄受限用SWIFT 雖有預案難奏效

【新視角看新聞】2月27日,日本宣布將和美國,及其它西方國家一起,把部份俄羅斯銀行踢出「全球銀行間金融電訊協會」(SWIFT)。專家分析,俄羅斯企業可能會利用第三方來實現外貿交易,但會涉及額外的費用和風險。

2月27日,日本宣布將和美國,以及其它西方國家一起,把部份俄羅斯銀行踢出「全球銀行間金融電訊協會」(SWIFT)。白宮新聞發言人珍普薩基(Jen Psaki)發表歡迎聲明,並表示日本加入後,G7所有成員國現在都支持對俄羅斯實施部份切斷SWIFT系統的制裁。

美國時間2月26日,除日本外的其餘G7成員國和歐盟發表了聯合聲明,譴責普京發動侵略烏克蘭的戰爭,並認為俄羅斯是在攻擊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普遍存在的基本國際規則和規範。聲明提出的首條制裁是將部份俄羅斯銀行踢出SWIFT系統,以切斷這些銀行與國際金融體系的聯繫。G7是七大工業國組織(Group of Seven)的簡稱,成員國包括美國、加拿大、英國、法國、德國、意大利和日本。

SWIFT是世界領先的,安全金融報文傳送服務機構。SWIFT不為客戶持有基金或管理賬戶,而是幫助全球用戶通過可靠途徑,安全開展通訊並交換標準化金融報文。SWIFT的報文傳送平台、產品和服務對接了全球超過11,000家銀行、證券機構、市場基礎設施和企業用戶,覆蓋了200多個國家和地區。

2014年,俄羅斯入侵克里米亞,受到可能被踢出SWIFT系統的壓力後,俄羅斯央行開發了SPFS系統。依照俄羅斯聯邦中央銀行(The Central Bank of the Russia Federation,簡稱 Bank of Russia)網站公布信息顯示,SPFS系統是俄羅斯的金融信息傳遞系統(System for transfer of financial messages),類似於SWIFT系統,SPFS可保證金融信息在俄羅斯境內不間斷。

2019年10月,俄羅斯向全球推廣SPFS時,已有約400家用戶,包括8家外國機構,其中三家外國銀行已開始使用SPFS。俄羅斯官方在前一個月曾表示:伊朗是俄羅斯的合作夥伴之一,兩國正在研究如何將俄羅斯的SPFS連同伊朗的SEPAM系統。SEPAM是伊朗電子金融信息系統的波斯語縮寫。

然而實際運作上,SPFS系統遠遠不能和SWIFT系統抗衡。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莫斯科中心(Carnegie Moscow Center),曾分析俄羅斯從SWIFT系統被剔除的後果。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莫斯科中心的網站2021年5月28日發表文章指出,甚至在俄羅斯經營的幾家國際大銀行都沒有加入SPFS系統,如裕信銀行(UniCredit)、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和瑞福森銀行(Raiffeisen Bank),以及俄羅斯的Tinkoff銀行和Vostochny銀行。

2021年,俄羅斯國內轉帳通過SPFS完成的比例僅為20%,俄羅斯央行希望在2023年能將此比例提至30%。但SPFS系統自身仍有需要解決的技術問題,例如SWIFT可以24小時不間斷,但SPFS系統卻只能在通常的工作時間段內運作,並且信息量的大小限制在20KB。

目前,大約有50%的俄羅斯銀行使用SWIFT系統,俄羅斯境內共有466個使用中的SWIFT代碼。SWIFT代碼是一種標準格式的銀行識別碼(BIC),由8個或11個字符組成,分別標識國家、城市、銀行和分支機構。銀行間的電匯轉帳都需使用SWIFT代碼,此外銀行間也使用SWIFT代碼交換信息。

和擁有上萬家銀行的SWIFT系統比,主要靠約400家俄羅斯銀行所使用的SPFS系統,無法解決俄羅斯的國際貿易問題。據俄羅斯簡訊(Russia Briefing)網站2月27日的報道,俄羅斯每天通過SWIFT系統的交易和轉帳金額約為460億美元。俄羅斯簡訊的文章由商業咨詢公司協力管理咨詢(Dezan Shira & Associates)的專業人士撰寫 。

俄羅斯已經被歐美制裁的銀行,預估會出現在首批被切斷SWIFT服務的銀行名單中。

俄羅斯聯邦中央銀行於2月25日在其網站發表聲明,會和俄羅斯政府一起對被制裁的銀行提供所需要的支持。聲明說,美國會制裁的銀行包括VTB 銀行(VTB Bank)、社會銀行(Sovcombank)、 股份制商業銀行的新工業銀行(Joint Stock Commercial Bank Novikombank)和奧克瑞奇銀行金融公司(Bank Otkritie Financial Corporation);會被美國和歐盟制裁的有普羅姆斯維亞銀行(Promsvyazbank)、俄羅斯銀行(Bank Rossiya)以及儲蓄銀行(Sberbank)和它的往來帳戶(Correspondent accounts)。往來帳戶是銀行為其它金融機構設立,用來接收存款、代為支付或處理其它金融交易的帳戶。

聲明表示:所有被制裁的銀行都已提前做準備,以確保制裁後能繼續運作。

2014年,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差點被制裁逐出SWIFT系統,俄羅斯前財政部長阿列克謝庫德林(Alexei Kudrin)當時估計,俄羅斯的國內生產總值會因此萎縮5%。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金融科技與訊息系統系教授扎卡里亞迪斯(Markos Zachariadis)日前表示,切斷SWIFT系統就像把一個國家的網絡斷了。設想一下,本來這些機構通過網絡給客戶發信息,做交易,但突然一下,甚麼都沒有了。

目前,歐美聯盟決定將俄羅斯的部份銀行踢出SWIFT系統,雖然不是完全切斷,但必然會打亂俄羅斯現有的出口通道與安排,因為貿易公司使用銀行作為交易、信用證和清算服務的中介。

俄羅斯出口值最高的六項,由高到低分別為燃料和能源、金屬和金屬製品、化學製品、糧食、機械設備,以及木材和紙漿製品。2021年,受益於原材料價格大漲,俄羅斯的石油和天然氣出口賺取了36%的外匯。

俄羅斯的烏拉斯(Urals)品牌的原油,約佔據了歐洲市場石油和凝析油進口的四分之一。每天約有100萬桶烏拉斯原油,主要通過德魯日巴管道(Druzhba pipeline)運往歐洲。該管道的北部分支穿過白俄羅斯,供應波蘭和德國的煉油廠;南部分支穿過烏克蘭,供應匈牙利、斯洛伐克和捷克共和國的煉油廠。除管道輸送外,俄羅斯的原油也通過海運送往荷蘭的鹿特丹(Rotterdam)和意大利的奥古斯塔(Augusta)。

2月27日,標普全球普氏分析公司(S&P Global Platts Analytics),全球石油分析主管喬斯維克(Rick Joswick)在標普的報道中表示:把部份俄羅斯銀行踢出SWIFT系統,使許多買家在購買俄羅斯石油時更遲疑。喬斯維克說:「這將傾向於進一步拉低俄羅斯原油的價格,直到它最終得以在歐洲傳統市場外通關」。

除歐洲外,俄羅斯的石油通過東西伯利亞-太平洋石油管道(the Eastern Siberia–Pacific Ocean oil pipeline,簡稱ESPO pipeline)進入亞洲。俄羅斯是中國的第二大石油供應國,2021年的原油交付量約為每天160萬桶。根據中共海關的數據,2021年中國進口俄羅斯石油7,964萬噸,減少4.5%,但採購增長了45.5%,達到402.9億美元。

俄羅斯簡訊網站認為:可能在本周內,最早是周三,美國及其盟友會決定被切斷SWIFT服務的俄羅斯銀行名單,但制裁的程度難以完全落實。標普則分析,俄羅斯企業可能會利用第三方來實現外貿交易,但這會涉及額外的費用和更多的風險。

以上節目內容,取材自大紀元記者李思齊綜合報道。

本次的新視角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 (ID 36783)

責任編輯:T so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