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共強制清零政策 砸翻大陸愛黨名人

【新視角看新聞】在強制封城清零下,噩夢無差別降臨到上海名人頭上,曾為中共政策唱讚歌的名人,遭遇一輩子無法忘懷的事,甚至本人或親人因此離世。

2022年3月下旬,中共病毒第三代,奧米克戎(Omicron)攻陷中國最大城市上海,在中共的強制封城清零政策下,噩夢也無差別降臨到了一些大陸名人、尤其是上海名人頭上,這些名人曾經為中共政策唱讚歌的行為,一直為海內外華人所詬病,如今,這些名人遭遇到一輩子都無法忘懷的事,甚至本人或親人因為疫情次生災害告別了人世。

知名經濟學家郎咸平4月11日發微博說,母親年紀98歲,這次腎臟有一點點衰竭,按照過去診斷,只要打一針就好,但是「上海嚴格規定必須要做核酸後才能就醫,母親在三甲醫院當場做的核酸竟然4個小時都沒出結果,深感震驚」,「母親在醫院急診室門口等待了4個小時後,永遠離我而去了」。

郎咸平說,「我想去見媽媽最後一面,但由於社區封閉,花了相當多的時間和有關部門溝通才允許去醫院,站在馬路上,叫不到的士,因為封控了,所以我也沒有見到我媽媽最後一面。」。

郎咸平生於臺灣,曾執教香港中文大學,取得香港特別行政區居留權,喪失中華民國國籍,後在中國大陸發展,主持過多個財經電視節目,曾經據實揭露中國經濟實情、國有資產被人侵吞的驚人內幕,從而受到矚目。

過去,郎咸平是一個比較受爭議的人物,如3天前,郎咸平還在發微博大讚中共的全員核酸檢測政策,歌頌上海,稱「全國一盤棋,這就是中國力量」。

母親意外過世,讓郎咸平看到,中共的政策所造成的次生災難同樣會落到自己的頭上,因此態度也有所轉變,開始質疑上海防疫「很多方式、方法值得商榷」,並且表示「悲劇本來是可以避免的」,也「希望這個悲劇不要再發生」。

4月7日下午,資本圈都被國內的「風投女王」徐新求購牛奶麵包洗板,徐新發帖說,「請問哪位鄰居能把我拉到『團子麵包群』?我們家人多,需要麵包和牛奶,謝謝哦!」

徐新解釋,兒子帶同學來家玩,家裡住了12個人,每天食物需求量較大,所以才參加社區團購。

不少網民說,身家上百億,住著上億豪宅的大佬,也要一起搶菜,終於出現了「錢不是萬能,有錢也幹不了的事」了,可見上海疫情的確嚴峻,買菜確實困難!還有人質疑,別人餓肚子,徐新家孩子還敢招同學來開party,什麽情況?

2005年,徐新創辦今日資本集團,曾經被美國《商業週刊》評為「亞洲25位最具影響力的人」,有中國「女版巴菲特」的稱號,2022年胡潤富豪榜上,徐新身家是160億元(25億美元)。

億萬富豪上網求食物,廣大網民匪夷所思之餘,也再次認清,中共極權之下,錢並不是萬能的,沒有任何人有絕對的生命安全。

北京著名公益律師張新年4月12日在微博發布驚人死訊:中國太平洋證券總裁助理韋桂國,因為上海封城,發病得不到救治,結果在家中病故。

4月4日中共軍隊進駐上海時,韋桂國還在發微信朋友圈稱:「贊成堅持動態清零的策略,執行的戰術和管理手段要優化,困難終會過去,但是必將有大的收穫;武力統一台灣,全民戰爭動員也不過如此,美國想想只能瞪眼目送,到那時看,現在的困難和成本是最低的。」

帶著典型中共戰狼思想的韋桂國,沒想到自己在家中腦溢血,剛剛大讚的防疫政策導致韋桂國求救不及,同住的女兒只能目送韋桂國過世。

移民新加坡的上海知名作家六六4月10日在朋友圈發長文,講述自己父母在上海封城期間的遭遇,六六說兩位老人「聽黨的話」,在家閉門不出17天後卻查出陽性,而父母並沒有到處走,只有核酸檢測時才下樓,幾天之後兩人痊癒,居委會卻天天打電話嚇唬,要拖父母到臨時(方艙)醫院,導致母親心臟病發,打120無回應,找醫院要排隊。

六六驚呼,「現在狀況已經很危急了」,75歲的母親已經在影片裡跟家人道別,而作為女兒深感無能為力,只能不斷鼓勵母親要學會接受,六六甚至氣急無奈的安慰父母說「即便抓去臨時(方艙)醫院,也不會比集中營更差」。

六六為自己父母發聲,卻換來網民如下回應:一個人沒有同情心,對災難中的生命保持冷漠狀態,終將有一天會得到常識的報復。

我們發現很多類似六六的人物,在混亂的防疫鐵錘下,也開始哀嚎,原因很簡單,六六在疫情期間,從未關注那些受害者,反而憑藉生花妙筆,聲討為疫情發聲的作家方方,為政府高唱讚歌。

只要鐵拳沒有打到自己身上,就可以無視,並且把發聲者污蔑為漢奸,這些人都是極端的利己主義者,無視人的苦痛,只會諂媚權貴,直到有一天,這鐵拳砸到自己身上,就像六六。

當年武漢作家方方發日記披露疫情真相時,作家六六曾提出質疑,還在武漢抗疫臨近尾聲之際,隨隊赴武漢為中共譜寫頌歌,並且發日記聲稱:「幸虧我來了,再不來素材都沒了。」六六的說辭遭到民眾批評,說「千萬人的苦難,不應該是你六六的素材」。

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回潮,讓曾經自認是利益集團受益者的一些名人,嘗到了中共強制清零政策的無差別擊打,並且因此發出感嘆或改變了立場。

公眾號海濤評論發文《如果巨變 自求多福》對此總結道,依據觀察,由於遭受巨變,生活在上海或有親人生活在上海的大V,似乎已經改變了原有的「立場」,讓一個人改變立場是很難的,這涉及到價值觀,知識結構甚至利益,讓一個人改變立場其實也很容易,只需遭到鐵拳的輕輕一碰。

以上節目內容,取材自大紀元記者梁玉炎綜合報道。

本次的新視角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ID 38645)

責任編輯:yst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