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滬居民搶移民海外 民族主義排外惡化

【新視角看新聞】「我從來沒想過會被關在家裡很多天,吃不飽。」 38歲上海營銷研究員Jane Wang告訴《金融時報》,自己在經歷了四週多居家隔離後,向仲介公司諮詢了移民途徑。

38歲上海營銷研究員Jane Wang告訴《金融時報》,自己在經歷了四週多居家隔離後,向仲介公司諮詢了移民途徑。她說:「我從來沒想過會被關在家裡很多天,吃不飽。」「上海發生的事情讓我感到不安全」「我想住在一個不用擔心被任意隔離的地方。」

上海封城引發各種亂象後,中國的移民仲介表示,試圖離開中國的上海富人數量激增,突顯出人們對中共「清零」政策的失望和憤怒。

上海目前實施嚴格限制,從食品供應到醫療保健的一切都被打亂。有的防疫人員暴力相向、物資匱乏,有居民甚至進行「以物易物」。此前有中國網友評論說,上海市民在解封後可能會有三個「動作」,那就是瘋狂囤貨、回鄉避難和移民出國。

根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據十幾家移民諮詢公司稱,本月來電詢問移民信息的人數急劇上升。

而根據衡量社交媒體平台搜索熱度的微信指數(WeChat Index),與移民相關的關鍵字搜索量也飆升,自4月以來微信的「移民」一詞的搜索量增加了近7倍。

移民顧問們表示,此前有些客戶因不同原因推遲或取消移民計劃,現在這些人重新考慮離開中國。

上海移民顧問James Chen說,「當局正在讓人們犧牲基本需求,來對抗一個比季節性流感稍嚴重的疾病,」「我們的客戶選擇用腳投票。」

上海居民對這些強制限制越來越感到失望。許多人難以獲得包括食物和藥品在內的基本必需品,並且有的快遞員檢測呈陽性被隔離後,無人送貨。上週上海爆發了小型抗議活動。

根據4月16日發布的官方數據,上海自3月以來報告了超過35萬例COVID-19病例,其中包括週六的24,820例新病例(中共的數據被廣泛認為造假,實際數字可能遠遠大於官方公布的數字)。

根據法國國際廣播電台的採訪,居住在浦東新區陸家嘴富人區的季先生說,「我有兩個朋友,都是資產中上層的人,一個吃米飯舔腐乳已經舔了一週,一個則在吃發霉長芽的土豆。疫情之後,他們還會繼續留在這裡嗎?」

但隨著北京加大宣傳力度來鼓吹「清零政策」,外界預計一些批評的言論很快被網管屏蔽。

不過由於國際旅行限制和缺乏海外工作機會等,中國富人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離開中國,寧波諾丁漢大學教授Cong Cao說,「目前上海和中國許多其它城市的情況,可能會加速一些受影響的中產階級家庭的外流,但如果說這會成為一種趨勢,還為時過早。」

上海在4月初全面封城以來,他們通過實物交換、團購和建立食品共享站,建立了新的社區紐帶。

有些區域的封控已經持續了四週,在無助與挫折感中,居民之間的各種隱藏矛盾也隨之浮現。

根據推特上4月17日傳出的一段對話截圖,一個叫Victor B的外國人跟朋友抱怨說,他的中國鄰居們因為覺得有個外國人在身邊不安全,於是跟警察舉報,強制送他去隔離,儘管他三次病毒測試的結果都是陰性。

Victor B說:「我拒絕(去隔離點),然後警察給我兩個選擇——我自己走或者被拷著走。」

Victor B補充說。「以公民的利益當藉口,控訴我造成公共騷亂、擾亂秩序,違反抗疫規定、拒絕合作。」

路透社4月18日也報道說,一名自稱Alexy的外國居民被鄰居們懷疑為測試結果呈陽性,因為他的測試結果未能上傳到他的健康碼應用程序中。

他住的社區管理員試圖阻止給他家送食物,除非他與其他居民分享檢測結果。據悉,在上海居民,很多人都遭遇了這一要求。上海政府一直在跟蹤居家自測結果,並使用各種標記反映居民樓的測試結果。

Alexy說,疾控中心已經不堪重負,社區人員同時扮演醫生、警察和法官。

因方艙醫院床位稀缺、衛生條件堪憂,部分上海社區放鬆要求,允許檢測呈陽性的人居家隔離。

一名檢測結果呈陽性的外國居民說,她被限制在自己的公寓裡,而不是被送到集中隔離區,這讓鄰居們很不高興。他們要求她離開,試圖將她排除在團購名單之外,甚至要求她正式道歉。還被鄰居稱為「外國垃圾」,另一位則散布她有精神健康的謠言,居委會不願意提供任何幫助。她表示,自己會儘快從這裡搬走。

法國駐華機構代表歐洲24個國家於3月底致函上海市政府,並提出6點要求,其中一條是「對於僅接觸過病例但自身並未被感染的人員,不應被送入集中隔離點,而應允許其在家中進行自我健康管理」。

上述6點要求在西方國家是標準的COVID-19衛生指南要求,也是普遍的人文和科學做法。但在中國,歐洲國家的要求被中共民族主義解讀為尋求外交優特,更有人要求發起群眾運動,對在華外國人進行抵制和打擊。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中國民眾間出現的這種亂象,和中共的體制及宣傳有直接的關係。「首先,當局不斷宣傳Omicron變種病毒多麼可怕,一旦大規模人染疫,會出現多少問題等等,事實上在給部分中國人製造恐懼。

「其次,中共歷來採用一旦檢測陽性就必須拉出去集中隔離的做法。在反覆宣傳後,中國人漸漸習慣了,也就出現了外國人一旦不符合中共的抗疫做法,會被部分中國人歧視對待的事件。」

李林一認為,「舉報」也是中共文革和體制留下的一種毒素。

李林一說,「民間出現的這些亂象,都和中共有關係」,「這個政黨不垮台,這種事情還會繼續發生。」

以上的節目內容,取材自大紀元記者徐簡、林燕綜合報道。

本次的新視角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ID 38748)

責任編輯:wym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