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極端防疫「攻堅入屋」顯示中共恐懼?

【新視角看新聞】中共正在動用所有力量,發起「疫情清零總攻」。有分析認為,消毒行動「攻堅入屋」?這場疫情最終可能在中國大規模爆發,讓中共因此感到十分恐懼。

中共正在動用所有力量,發起「疫情清零總攻」。上海、江蘇多地民眾反映,防疫人員「大白」入屋消毒,已經到了無理性的程度,與歷史上的文革抄家相去不遠。現在的消毒行動,更像是「攻堅入屋」?情況慘不忍睹。

有分析認為,極端措施與近期中共專家提到,未來可能迎戰「規模化新冠疫情」有關。中共內部研判,這場疫情最終可能在中國大規模爆發,因此感到十分恐懼。

5月10日,上海市環境整治消毒工作專班副組長、住建委副主任金晨在上海市疫情防控新聞發布會上,講解上海近期「清潔消毒攻堅行動」的情況,提到對上海全市1.3萬個住宅小區的公共空間和部位將展開「全覆蓋消毒」。

最近「入屋消毒」行動招致民眾批評,金晨解釋說,「主要針對的是陽性感染者家庭,但是也有例外的,就是對於老舊小區內存在廚房衛浴共用的情況。」。

早前,網上流傳上海虹口區飛虹路小區居民與街道辦人員的一段對話。

居民投訴寶安居委會在4月30日把七八百人拉到臨時醫院(隔離點),其中有五百多人是陰性。

5月5日,居委要求民眾交鑰匙,要入屋進行消毒。民眾質疑陰性家庭為什麼也要消毒,認為毫無科學依據,不願意交出鑰匙。

綜合大陸媒體報道,上海市北蔡鎮是最早將陰性村民,分批送至隔離酒店。

4月16日晚上,北蔡鎮聯勤村用十數輛大巴運走了村民,並在村內展開了環境消毒。不久前,村民陸續回到自己家中。

網民多個發帖提到,許多民眾回到家中,發現消毒之後,家中物品慘不忍睹。

有民眾說,他一個北蔡朋友家全鎮半個月前被拉走,現在回家發現鋼琴被消毒壞了,衣櫃也一塌糊塗。

還有網民從臨時醫院(方艙)回到家中,發現當時交鑰匙消毒的結果是,冰箱被打開,食物、物品散落一地。民眾氣得說不出話來。

上海法學教授童之偉撰寫的法律意見書提到,上海市任何機構無權強行要求市民交出住宅鑰匙,進入市民住宅消毒殺菌。此帖文在5月8日發表後遭到封殺,童之偉微博帳號亦被禁言。

5月9日,香港嶺南大學中文系教授許子東質疑大白消毒行動堪比文革抄家,許子東舉上海黃浦區淮海中路等街道為例,「居民身體完全健康,過去一個多月天天抗原核酸檢測,一直陰性,現在竟要派大白上門消毒。

等屋主離開,然後打開衣櫃、冰箱、書櫥甚至到床上噴藥水……這是什麼科學理由和法律依據?比文革抄家還要荒唐!」。

上海市民陳先生指出,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不止這一樁,「5月9日開始,7天,全上海任何人不能出家裡一步,不管老百姓有沒有東西吃,只要在網上訂東西,快遞送到小區門口,並不是退回去,而是全部被當垃圾物品扔掉。」。

類似的情況亦在江蘇發生。網絡上有影片顯示,防疫人員入屋消毒,把冰箱裡的食物扔掉。

5月10日,《中國新聞週刊》報道,江蘇徐州睢寧縣宣傳部工作人員回應稱,這是根據當地防疫政策,對陽性病例和無症狀感染者住所進行最後消毒,並稱把民眾食物扔掉,是一種「正常的處置方式」。

時事評論員王赫向大紀元表示,「大白」的措施確實很極端,讓人勾起對文革的回憶,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中共現行的做法也是一種文革的倒流,至於「大白」之所以有這麼大的動力去執行,很可能是出於利益動機。

王赫認為,「所有執行封控政策的,包括大白在內,他們都是利益共享者,所以才會有這麼大的積極性去執行,換句話說,中共通過極端防疫措施,把整個中共體制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斂財機制。」。

此外,混亂的防疫措施也可視為上海市對北京當局、地方對中央的一種躺平,一種另類的抵抗,「在政治上,跟你(中央)低級紅、高級黑,在操作過程中,因此獲得了實力,至於採取極端手段所造成的矛盾,全部推給當局。

從中可以體現出,中共這個體制已經腐爛到底,內鬥不講底線,老百姓就在這過程中受到大遭殃。」。

上海最近官方通報感染人數下降,但是,防疫措施卻不斷的升級,引發外界關注。

王赫分析,中共對外公布的疫情數字不可信,但中共有個內參制度,提供內部消息供高層決策用,而習近平也是根據相關科研人員給他做的報告來做出決策。

在5月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召開會議,由習近平主持。會議強調,毫不動搖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要「打贏大上海保衛戰」。

中共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早前表示,未來病毒變異及疫情發展方向非常複雜,既有可能向「傳染性增強、致病性減弱」方向發展,也有可能向「傳染性和致病性都增強」的方向發展。

吳尊友強調,「準備迎戰可能發生的規模化新冠疫情」。

王赫認為,專家說法與高層決策透露兩個跡象:一、是上海原本計劃4月20日社會面清零,但是到至今還清不了零,說明中共搞的戰天鬥地、人定勝天、控制疫情的做法,根本上是錯誤的。

二、是中國疫情發展的路線不一定跟國際上的路線一樣。一個非常可怕的前景就是,疫情有可能在中國大規模爆發,根據中共內部做的種種的研究,當局可能已經獲知了某些資訊。

但是,無論它採取極端防疫、提前封控,最終它都不可能阻止這個疫情的發生。

王赫說,「疫情對中共內部是一個巨大的恐懼,它也在判斷疫情可能在中國會爆發,但是它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來臨,但是,一旦真的爆發,可能就是針對中共政權來的,所以它現在想方設法要採取各種極端的措施來抑制、控制疫情的爆發。」。

以上內容,取材自大紀元記者林岑心、易如採訪報道。

本次的新視角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 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 (ID 39480)

責任編輯:T so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