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清零政策暴利驚人 見疫苗核檢發財全貌

【新視角看新聞】在中共清零政策下,核酸檢測和疫苗企業大發財,科興年報2021年大賺955億,強制核酸檢測之下,相關科企第一季報淨利潤最高增幅超過了3,000%。

在中共當局堅持清零防疫政策之下,核酸檢測和疫苗企業大發財,科興控股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簡稱科興生物)年報顯示2021年大賺955億,而大規模強制核酸檢測之下,相關科企第一季報顯示淨利潤最高增幅超過了3,000%。

科興生物4月30日發布了2021年年報,憑藉新冠疫苗的廣泛接種,科興生物2021年實現營收193.75億美元,約合1280.33億元,淨利潤144.58億美元,約合955.41億元,歸屬母公司淨利潤84.6億美元,約合560億元。

科興生物2021年銷售額較2020年激增37倍;淨利潤接近145億美元,相當於每天淨賺3.5億元人民幣,大部分收入來自科興生物的子公司科興中維研發的滅活疫苗「克爾來福」。

親北京港媒《星島日報》引述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生物化學系教授金冬雁的說法表示,科興疫苗的銷量得益於政策支持,成本很低,可以說是「一本萬利」;金冬雁教授稱,科興疫苗「每劑原材料成本基本是幾元的事。」。

科興控股生物技術有限公司在疫情前的規模並不大,2019年的營收僅為2.24億美元;科興生物2021年財報顯示,研發費用僅為1.5億美元,約占全年營收的0.8%;生產成本約10億美元,淨利率達七成四,遠遠超過貴州茅台。

時政評論人士陳思敏2021年9月20日在大紀元撰文《北京科興國產疫苗背後資本水深》,文章指出,國產科興疫苗顯然不是100%中資企業所生產,北京北大未名集團有限公司(簡稱北大未名),通過控股子公司未名醫藥旗下的未名生物,所占控股比不到三成,美國上市的科興控股約七成。

目前科興系檯面上的掌門人尹衛東,所控制的科興系成了金雞母,例如科興中維,股權結構顯示,尹衛東擔任法定代理人的科興控股(香港)持有59.24%股份。

另外,在2020年,也就是科興疫苗投產前才及時入股的有兩家;一是,科鼎投資(香港)持股12.69%,實控人尹衛東;以「科鼎」為公司名稱被指有講究,科是科興,鼎被指鼎暉,其前身是中國國際金融(中金公司)直接投資部。二是香港上市公司中國生物製藥,通過香港俊領資本,持股15.03%,以及中國生物現任董事會主席謝其潤個人持股0.35%。中國生物創辦人泰國首富正大集團第一代,謝其潤是正大集團第四代。

正大集團2012年曾經買下平安人壽,《財新傳媒》曾經刊發題為「誰買平安?」的報導,首次曝光肖建華與正大集團的深化關係,肖建華才是出資大戶的內幕,而肖建華明天系早已經被指涉及了中共太子黨、權貴家族,其中包括江派大佬曾慶紅。

陳思敏認為,科興國產疫苗廠商的股權架構是中外合資,這沒有什麼值得驚奇,比較令人驚奇的,是2020年那些堪稱「精準突擊」入股科興中維的特定人;按照常識或經驗推理,因「精準突擊」入股受益的人,肯定不只帳面上區區幾名股東,這些股東是為誰在作嫁?誰又在這些股東後面「悶聲發大財」?

自由亞洲電台引述中國經濟學者彭定鼎說,大陸實際執行強制性打,「中共賺了很多錢其實是從醫保裡賺的錢,國家買單,實際上是全體人民買單。」。

大發橫財的中國疫苗效力卻屢遭質疑。2022年1月,新加坡有數據顯示,中國科興疫苗的染疫死亡率較其它品牌高,國藥其次。

時政評論人士顏丹在大紀元撰文表示,以防疫、救災為名大發國難財,是中共最擅長的,疫苗不斷打下去,疫情卻仍然在各地不斷爆發,這足以表明中共強推的疫苗無效,中共為了斂財,向來無所不用其極,甚至戕害別人性命,也在所不惜。

4月16日,中共國家衛生健康委臨牀檢驗中心副主任李金明表示,目前大陸已經完成約115億人次的核酸檢測,這意味著平均每人做過8次。

金域醫學、迪安診斷、華大基因、安旭生物等一批核酸檢測公司利潤暴漲,根據中國證券報統計,截至4月27日止新冠檢測板塊35家公司中有29家發表一季報,有21家公司的淨利潤同比增長,占比超過七成,其中11家公司的淨利潤同比增長超過了100%,最高增幅超過了3,000%。

金域醫學占國內核酸檢測一半以上的市場,根據財報顯示,金域醫學2021年度營收超119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44.88%,淨利潤超22億元,同比增長47.03%。

5月9日,中共當局要求核酸檢測常態化,大城市建立步行15分鐘核酸「採樣圈」,這意味著核酸檢測機構迎來巨量訂單。

東吳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陶川日前發表研究報告,根據大陸核酸檢測的單位價格估算出,如果中國所有的一線和二線城市都實施常態化核酸檢測,則每個月用於核酸檢測的費用上限可達1436億元,約合每年1.72萬億元,占2021年中國名義GDP的1.5%以及公共財政收入的8.7%,已經高於2021年中共1.37萬億元的軍費開支。

自媒體「財商天下」表示,核酸檢測的錢來自兩個地方,財政和醫保;政府的財政來自稅收,而醫保,也是從個人購買的保險上出,而政府沒錢了,不是變相多收稅金,就是會發行債券,又或者是多印點鈔票,羊毛還是出在羊身上。

以上節目內容,取材自大紀元記者寧海鐘綜合報道。

本次的新視角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ID 39874)

責任編輯:yst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