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天津大學爆示威活動 男子打石膏逃離上海

【新視角看新聞】5月26日晚間,天津大學的學生因不滿當局的極端防疫政策而舉行集會示威活動,並高呼口號:「打倒官僚主義!」,南開大學也出現抗議活動。

繼北京兩所高校發生抗議活動後,5月26日晚間,天津大學的學生因不滿當局的極端防疫政策而舉行集會示威活動,並高呼口號:「打倒官僚主義!」此外,緊鄰的南開大學也出現抗議活動。

在北京市疫情升溫之際,鄰近的天津市5月25日突然管控升級,當局宣布位於天津市中心的和平區「封區」,實施三天「全域靜態管理」,並限制轄區內的人員及車輛流動。

當天,與和平區相鄰的南開區發布消息,對於網傳「南開區要封區」的消息予以闢謠,當局還要求「不信謠、不傳謠」。

就在官方闢謠後,南開區疫情防控指揮部5月26日發布通告,「在全區範圍內開展新一輪全員核酸檢測,做到應篩盡篩、不漏一人。」

當局要求,自5月26日18時起停止所有經營活動,參加全員核酸檢測;期間,全區實施非必要不流動,即市民不得離開小區、街道,所有居住人員保持相對靜止。

此外,當局還警告稱,未在規定時間內參與本輪核酸檢測的居民,「健康碼」將調整為「橙碼」。

在南開區當局26日發布通告後當晚,轄區內的天津大學的學生因不滿當局的極端防疫政策,進行抗議示威活動。

據當地學生傳出來的視頻顯示,至少數百名學生聚集在天津大學內的北洋廣場,有男生高呼口號:「打倒形式主義,打倒官僚主義!」周圍學生隨聲響應。

一位疑似該校的老師,她建議各學院選出學生代表,與校領導商談,但學生們希望校領導親自到現場與學生談判。

根據網傳天津大學的海報顯示,該校學生將於5月28日晚間繼續抗議示威,要求校方明確期末考試方式和時間;明確放假和返鄉時間等,並要求官方不追責,不約談。

就在學生們表達訴求的同時,大批警察已經向天津大學湧來。

天津大學是中國頂尖高校之一,現有25個學院(部),學校現有教職工4727人,全日制在校生33,159人。

據大陸媒體報導,天津大學從1月8日開始封校。當時,該校是全市唯一一所還沒有放寒假的高校,兩個校區的2.7萬多名學生正在準備期末考試。

天津大學新校區讀研的大學生韓英花(化名)此前告訴大紀元,學校做了9次核酸,大多數不是早起就是半夜被叫起做核酸,「因為身邊很多畢業生需要熬夜改論文、做實驗等,根本沒法保證正常的休息。大家對封校都是怨聲載道。」

除了天津大學外,緊鄰的南開大學的學生近日也在網上求助,並在校內進行抗議活動,有學生在校內大樓上懸掛大型標語,諷刺校方「自絕於社會」。

早在4月2日,南開大學的學生在豆瓣網發表文章說,南開從1月封到4月,種種防疫措施變本加厲,層層加碼,名為保護學生,實則完全不顧學生死活,官僚主義、形式主義瀰漫校園。

4月下旬,有南開大學的學生質問:南開只封學生,教職工及家屬隨意進出,這種封校意義何在?

5月23日、24日,位於北京的高校中國政法大學和北京師範大學相繼發生抗議活動,學生要求校方明確期末考試方式和時間,允許學生返鄉等。

北京高校的學生抗爭的結果是當局妥協,准許學生回家。而天津大學的學生抗爭被認為是受到北京高校的鼓舞。

另一方面,隨著上海陸續「解封」,大量外地打工人員趕緊逃離上海,上海虹橋站的返鄉人潮排起了長隊,「虹橋車站離滬大潮」多天來都是網路的熱門話題,「男子打著石膏離滬:要養家餬口」衝上5月26日的熱搜榜。

《科技生活快報》報導,35歲的湖南小伙瞿彬2月到上海打工,3月遇上了封控,他被封在上海。他下樓做核酸時扭傷了腳,在醫院的凳子上睡了不知多少天。

他在接受採訪時紅著眼睛稱,自費隔離要好多錢。想回老家,還不知怎麼走,就買了到杭州的車票。他出來就是為了掙錢的,為了養家餬口,也沒辦法了,打著石膏也要離開上海。

瞿彬的小孩才3歲。受訪時說到孩子,瞿彬背過身去,用手抹眼淚。

有網友表示,沒有想說的,只有止不住的淚水!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疫情發生快三年了,這是唯一一個出「醜事」最多、闢謠最多的城市。這些都是中國人自己的同胞,一下子幫不了啥忙,只能心裡暗暗祈禱,希望他挺過去將來會好的!

有人說,看到這種突然很心酸,一把淚一把淚流下來。「男人轉身背對人哭泣,是最無奈的心聲。」

還有人說,有那麼多在上海的外地人,有的是老家根本就不讓回,有的是回來自費隔離!雖然老家害怕帶來疫情,可以理解,但是出門在外的人真的很多無奈和不容易,要不然誰不想待在家裡?不是生活所迫誰又願意離開妻兒?「就算沒有疫情,大多數人活的也很難。」

上海自5月22日起恢復市區公交和部分地鐵路線的運營。上海地鐵車廂內擠滿了拎著大包小包行李要離開上海的乘客。虹橋火車站的離滬大潮更加「壯觀」,有河南網民感慨,上海防役的最後一頁呈現的竟是此「元氣大傷」的模樣。

據社交媒體上流傳的視頻,在虹橋站外的人龍排到了車輛引道上,黃牛有機可趁,民眾加價500元才搶到車票,進站都需要2小時。

位於上海的獨立經濟學家謝國忠對美國之音表示,急著出城者大多是外地人,來滬工作卻因疫情被迫滯留上海,兩個月來全無收入,自然想儘快出城另謀生計或返鄉。

以上節目內容,取材自大紀元記者李淨、方曉報道。

本次的新視角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 (ID 40064)

責任編輯:T so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