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一百個中國家庭故事 孩子 守住你的善(3-1)

【新視角看新聞】在黑龍江牡丹江市的西海林鐵路農場有個小家庭,裡面住著一對年輕夫婦于宗海、王楣泓以及他們的獨生女兒銘慧,這是一個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故事。

以下新聞內容,取材自明慧廣播,共分三集,以下是第一集內容:

在黑龍江牡丹江市的西海林鐵路農場三十八棟樓裡有個小家庭,裡面住著一對年輕夫婦以及他們的獨生女兒,這是一個由爸爸、媽媽與孩子三人組成的幸福小家庭。小女孩叫「銘慧」,但年輕夫婦不常叫女兒的名字,而只親昵地叫她「孩子」。在這家的屋裡有個用布簾隔出的小空間,裡面有一張小書桌,一張小椅子,還有一盞小檯燈,這是給「孩子」小銘慧讀書畫畫的地方。在圖書館工作的爸爸每週都會抱回一摞書,小銘慧經常就坐那不動地兒的專心地讀著各種兒童讀物。

小銘慧姓于,爸爸叫于宗海,他在圖書館做美工設計,是個頗有藝術氣質的畫家,尤其是寫得一手好書法。曾經有一位書法家在看過于宗海給單位寫的對聯後,驚訝地對人說道:沒想到在牡丹江居然有這樣的高人啊!這名書法家在這付對聯前流連忘返。

于宗海這人既有才又幽默,只要見到女兒,他就特別風趣溫情。「孩子」,于宗海珍愛地叫著小銘慧,然後他一會講故事、一會教畫畫。吃飯了,拿個筷子也學音樂家當指揮。舐犢情深,父女間自小親密。

小銘慧的媽媽王楣泓有雙非常漂亮的眼睛,她是牡丹江地質勘察所的高級工程師。小銘慧記得,每當媽媽看她時,眼睛裡就會泛起一種特殊的光澤。每天早晨銘慧都隨著媽媽出門上幼稚園,媽媽的自行車前面有個小座椅,那就是銘慧的「寶座」,早上她坐上寶座出門,晚上她又坐上寶座隨媽媽回家。北方的冬天很冷,出門前,媽媽總給小銘慧裡三層外三層地穿好衣服,然後媽媽又用她那雙纖細的手給銘慧戴好帽子,然後再給銘慧圍上圍巾,最後還要給小銘慧戴好小手套。媽媽每天都這般一樣不落地細心地照顧著小銘慧。

那時,晚上睡前在小銘慧耳邊迴旋著的是莫札特的小夜曲;而當清晨醒來時,她聽到的則是悅耳的法輪大法的煉功音樂。

銘慧的爸媽都是單位的工作模範,上學了的銘慧在學校裡也是模範。聰明好學的她學習好,老師表揚、同學喜歡,小學是班長,上了初中一年級仍然是班長,而且是幾乎全票當選的班長。那時,銘慧從學校放學回家後,爸爸于宗海經常問她的是:你今天做到「真、善、忍」了嗎?於是銘慧就開始跟爸媽說著今天學校裡的事情。小銘慧深愛爸媽,也在爸媽的用心養育中幸福地長大。

而銘慧從不曾料想過自己未來會如此懷念這段歲月。

在銘慧約莫三歲時,爸爸因工作繁重,勞累成疾,得了股骨頭壞死病,領導曾經領著爸爸到天津看病,看到他骨頭片子像蜂窩煤一樣。後來銘慧爸爸身體弱到連一小臉盆的煤都端不動,到各大醫院檢查醫治沒有效果,醫生建議只能截肢。更後來在哈爾濱類風濕醫院,醫生指著他前面一個身軀佝僂、雙臂內扣,指爪嚴重變形的人說:「你半年後就這樣。這病治不了。」

那時是1994年,醫生說完沒多久的四月底,銘慧爸爸于宗海參加了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長春的講法學習班,之後,那年秋天的于宗海不僅沒有殘疾,他還能把一百公斤的大米一口氣從一樓扛到五樓了。原來,當時圖書館分大米,一麻袋一百公斤,剛來的大學生要把麻袋上肩,都站立不穩的,最終麻袋都掉到了地上,實在是太沉了。全單位只有一個力工能扛得動。于宗海知曉後,他主動下樓跟辦公室主任說:「我跟他一起扛大米吧。」主任一聽,眼睛睜老大說:「你扛大米?」最後,于宗海竟然一口氣連續扛了三袋!

這一下,整個單位都轟動了。

過去于宗海一到醫院,又打針又開藥,又針灸又理療,那個連一小臉盆煤都端不動、眼看要變殘的人,竟然扛了一百公斤大米?還從一樓扛到五樓?還連續扛了三袋?就連醫院的大夫,因為挺長時間沒見于宗海,見到他的同事還曾問說:「是不是人走了?」而于宗海同事回答得也挺幽默,他回那位大夫說:「沒走,跑了。」眼見于宗海的變化,他的親友、同事不少人也因此走入法輪功修煉,當時單位開黨員會議時,有一半人身上戴著法輪大法的法輪章。

修煉後的于宗海夫婦不僅自己依照「真善忍」要求自己,也教育著銘慧要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有一回,小銘慧放學回家後,跟爸媽說今天賽跑得了第一名,她排隊領獎時,有個粉色髮夾很漂亮,自己正要去拿時,後面的同學卻上前一把就搶了過去,沒想到這名同學拿到手一看,發現這髮卡是壞的,這同學竟反倒埋怨銘慧,在場的其他同學都替銘慧抱不平,但銘慧自己只是笑了笑,啥都沒說。

在銘慧上初一時,有個同學的父母離婚了,她媽媽沒錢給她交學費,讓她輟學,這個同學很傷心,於是銘慧把自己攢的零花錢都拿出來,幫她交了學費。銘慧媽媽聽了這事格外欣慰。因為這事特像銘慧媽媽自己會做的事。

銘慧的姥爺曾給了銘慧媽媽兩個集郵冊,裡面有許多珍貴的郵票,價值超過五十萬元,可是銘慧爸爸拿到單位請人估價時,這集郵冊卻不翼而飛了。知情者只有一人,而當時那人的妻子正患病需要治療。銘慧爸爸考慮再三後,他試探著對銘慧媽媽說,能不能不報案,如果報案的話,恐怕這人得判十年以上,他們這個家就毀了。銘慧媽媽聽了之後,只平淡地說了一個字:「行!」從此之後對此事再未提起過。要知道,當時在小城裡,幾萬元就可以買一套樓房了。

銘慧就是在這樣的家庭成長的,那時候,胖乎乎的銘慧總是樂呵呵的,不知道什麼叫憂愁。但這樣的日子在1999年出現了巨變。

請靜待下集,繼續看事件後續發展。

本次的新視角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ID 40374)

責任編輯:yst.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