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上訪》導演 在訪民圈失聯

【新視角看新聞】在中國有一個特殊的群體,訪民。從獨立導演拍攝長達12年的《上訪》,到中共推出的30集電視劇《信訪局長》,訪民苦難的命運從未改變。

近期,中共原瀋陽信訪局長陳國強被曝貪污腐敗,已經逃到澳洲,下屬郭泓因為實名舉報陳國強慘遭刑訊逼供,違法關押。

郭泓告訴大紀元記者,陳國強跑路的直接原因是,郭泓在2015年12月17日被陷害抓捕後,郭泓的家人在監獄外面向國內各大網站大量發文帖,舉報陳國強的腐敗犯罪行為,陳國強擔心被抓,於2016年1月7日違規出國潛逃國外。

陳國強出逃後不到一年時間,直屬上級領導、瀋陽市委副書記邢凱落馬被判刑13年,陳國強的兩任直接領導蘇宏章、邢凱均受賄千萬,被抓捕判刑。

遼寧的老訪民姜家文告訴記者,陳國強在任期間搞了一個瀋陽棋盤山分流中心,訪民的問題不但沒解決還反覆遭到瘋狂的鎮壓,有一年巡視組去了,一下抓了80多個人,全部刑拘,都是陳國強搞的。

郭泓也向記者確認,瀋陽信訪局在棋盤山有個維穩基地,專門用來關押從北京拉回來的上訪人員,裡頭曾經死過人,有上吊的,被陳國強迫害的,棋盤山培訓中心非常亂,陳國強拿著維穩資金收送金條,跟瀋陽市各部門領導形成了一個利益鏈條。

諷刺的是,陳國強是電視劇《信訪局長》的總編劇,是首部描寫信訪幹部的情感電視劇,宣稱信訪幹部化解多個信訪案件、解決百姓訴求的故事。

這部官宣電視劇的編劇讓老訪民姜家文想起另外一個人,就是中國獨立導演趙亮,曾經為訪民拍了一部紀錄片《上訪》。

趙亮拍攝《上訪》這部紀錄片用了長達12年的時間,從1996年開拍至2009年,再加兩年的剪輯時間,許多鏡頭是以隱藏的攝影機拍攝的,並且經常受到保安人員的干涉。

《上訪》曾在海外多個電影節中播放,2009年在康城(Cannes)電影節被選入特別放映單元,繼而入選康城電影節特別展映單元,但影片在國內被禁映,趙亮也成為警察追捕的目標,一度逃到西藏去躲避風聲。

姜家文回憶,2009年的冬天,姜家文剛從教養院放出來,一個叫劉純保的哥們,是個老人,第一屆訪民春晚是他們組織召開的,當時他們在豐台區壽寶莊北路租了十間房,大約住了30個訪民,在訪民春晚之前的日子,趙亮開個黑色小轎車來了,收集訪民的材料、狀子,我們就組織訪民寫狀布,寫個人的訴求,遭受的苦難,寫完了趙亮再來拿走。

談話中,姜家文知道趙亮是丹東人,和自己是老鄉,而趙亮跟劉純保以前就認識,姜家文勞教放出來以後,到劉純保那去住,認識了趙亮,後來趙亮就失蹤了,不接觸訪民了,這是2010年的夏天了,再就沒來過。

據描述,過了年,開完訪民春晚,大夥就散了,訪民都被帶回去、抓回去,姜家文和劉純保也被抓回去了;過了兩會,三月中下旬姜家文才被放出來回到北京,大家就和趙亮失去聯繫了,那十間房被政府用推土機全給推平了。

姜家文表示,前一段時間看到了趙亮拍的紀錄片。「這麼些年也不知道趙亮怎麼樣了,是失聯了?還是隱居了?始終聯繫不上。」,記者嘗試通過趙亮的朋友了解他的情況,但是也未能如願。

公開資料顯示,趙亮2010年執導紀錄片《在一起》,獲得第6屆中國獨立紀錄片交流周獨立精神獎 ;2015年,執導紀錄片《悲兮魔獸(BEHEMOTH)》,紀錄農民工長期在礦區受嚴重粉塵污染的環境中的工作和生活,影片入圍威尼斯電影節,2022年,趙亮參演電視劇《冰球少年》。

趙亮當年接受《南都週刊》採訪時曾表示,在北京南站看到上訪民眾,被這一個群體震驚了,將鏡頭對準上訪人群,這樣的拍攝經歷是一種煎熬,即使再好的素材也不想拍了。

《上訪》出品已十餘年,仍在國內被禁映,網友表示,「真不願意看,因為太難過!」,「看了電影會心臟疼,看著現實會渾身疼。」「共產黨覺得這部電影讓中共丟了面子。」。

而上訪的大軍越來越大,不斷前行,有的人已經從個人上訪維權轉向關注整個社會,乃至國家、民族命運,姜家文就是這樣的憂國憂民之士。

姜家文推算,現在中國的上訪人有三千萬左右,因為當地信訪局副局長告訴姜家文,丹東有三萬上訪民眾,而丹東是個二百萬人口的中等城市,如果一個人上訪10年的話,訪民的成本加上訪民受苦受難的賠償,100萬是不夠的。

姜家文說,「加上近幾年新增的金融難民,上訪人的數量,這個群體體量太大了,維穩經費一年拿出來一萬億,它不傷筋骨;一年拿出來30萬億,國家機器就停止運轉了,所以一個百萬人口的城市一年解決三個、兩個,解決的目的是給訪民一線希望,讓訪民別絕望,絕望了訪民要造反,出現李自成,陳勝、吳廣。」。

姜家文認為,如果依法解決的話,從地方一個派出所長、村長、最基層的領導到最高層的黨主席都要受到懲罰,包括最高層都不作為,所以政府不可能依法處理,當局製造冤假錯案的時候不計成本,成本低,而賠償的時候成本就高了,賠不起就耍無賴,拖死一個解決一個。

姜家文指出,主要的問題是共產黨體制不改變,解決一個出現十個,雪球越滾越大,中共現在就是死豬不怕開水燙了,訪民去北京就抓訪民,搞點活動就抓訪民,在中共眼裡根本沒有法律,權力大於法,鎮壓的時候是不會考慮任何後果的。

姜家文說,「訪民受的傷害太重了,醒悟過來了,不考慮個人的問題了,一點用都沒有,考慮這個民族不能毀在共產黨手裡。」,「自己沒有什麼力量也沒有什麼文化,但是轉個帖,也是一種精神,喚醒大家的一種行為。」。

以上節目內容,取材自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道。

本次的新視角 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 (ID 40599)

責任編輯:T so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