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華爾街高管被要求 跟進中共「共同富裕」

【新視角看新聞】儘管華爾街高管們說,他們一如既往地致力於投資中國。但私底下,卻是越來越多高管對在中國發展的近期前景表示懷疑。華爾街人士開始擔心起中共的「共同富裕」。

美國國會一個兩黨議員小組,6月13日表示他們已經就一項立法達成共識。這項立法將賦予美國政府全面性的新權力,來阻止美國對中共數十億美元的投資。

這項措施是一項更廣泛的法案的其中一部分。這個法案內容,還包括向美國芯片製造商提供520億美元,以幫助其擴大業務。對芯片製造業來說,無疑是一個福音。

對此,美國賓夕法尼亞州民主黨參議員鮑勃‧凱西(Bob Casey)和德克薩斯州共和黨參議員約翰‧科寧(John Cornyn)等人,發表一份聲明中說:「今天發布的完善提案,得到了兩黨、兩院的支持,並解決了芯片製造行業的關切議題,包括規定了預期行為範圍、涵蓋行業以及防止重複的管制等等。」

簽署這份聲明的議員還有:民主黨眾議員羅莎‧德勞羅(Rosa DeLauro)、比爾‧帕斯克雷爾(Bill Pascrell)、共和黨眾議員邁克爾‧麥考爾(Jr. Michael McCaul)、布萊恩‧菲茨帕特里克(Brian Fitzpatrick)和維多利亞‧斯巴茲(Victoria Spartz)。

此前,最初「(審查)對境外投資」提案遭到了反對,因為人們擔心,它可能會減少美國企業在海外的投資。一些美國芯片製造商反對將其納入參議院和眾議院立法者,正在制定的芯片法案中。

這項限制對境外投資的措施,最初是由共和黨參議員約翰‧科寧和民主黨參議員鮑勃‧凱西作為獨立法案所提出,但後來被加入到眾議院版本的更大規模法案之中。這項法案包括了對美國芯片製造商的補助,以期對抗中共的快速發展。

這項措施背後的理念在拜登政府內部得到了支持。美國總統拜登的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此前表示,政府正在研究新的投資審查措施,並考慮限制對外投資,以尋求讓美國能夠在技術競爭中更好地定位。

美國榮鼎諮詢公司(Rhodium Group)的一項研究說,在過去的20年裡,美國在中國的外國直接投資中,有43%的交易可受到最初提案所規定的廣泛類別審查。

而近日多家外媒報導,中共證監會召集華爾街投資銀行開會,要求他們跟習近平主席的「共同富裕」保持一致。

彭博社和《金融時報》6月13日引述知情人士消息透露,中共證監會今年以來在北京召集中金公司、中信集團、瑞銀、高盛和瑞銀等中外金融機構,召開了幾次限制高管薪酬的會議。

彭博社首先報導了這一消息,並於報導中指出,這是習近平政府限制金融業的最新動作。

報導引述了熟悉此事的人士觀點,表示中共監管機構今年在上海和北京舉行的會議上警告這些銀行家,不要給高管過多的獎勵,否則可能會觸犯共產黨的規定。

知情人士認為,證監會召集這些討論即使不算史無前例,也是監管部門對外資銀行人事決策的一次極不尋常的干預。

證監會告知出席會議的高管,要保持薪酬與「共同富裕」的議程一致。彭博社說,這是一個跡象,顯示外國金融機構正被置於與本地同行相同的地位。

《金融時報》也報導指出,證監會和相關行業協會已指示本地和外國銀行限制高管薪酬,這表明習近平在今年關鍵的共產黨代表大會召開之前,正在加快步伐推動「共同富裕」。

由於習近平預計今年秋季將獲得前所未有的第三個五年任期,成為黨和軍隊的領導人。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中共政府政策顧問向《金融時報》透露:「習近平對金融業非常不滿。對這個行業來說,這是一個非常艱難的時刻。」

業內人士擔心北京此舉,將進一步人為割裂中國和國際市場。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駐上海高級投資銀行家對《金融時報》表示,薪酬、獎金和其它激勵措施,是金融機構的「內部事務」而「監管當局沒有必要控制(它們)。」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金融學教授邁克爾‧佩蒂斯(Michael Pettis)也提出警示:如果北京執意拉平中外金融人士的薪酬,「只會加劇中國和全球金融體系之間的分裂」。

關於這一警訊,雖然在公開場合,華爾街高管們仍說,他們一如既往地致力於投資中國。但私底下,卻是越來越多的高管對他們在中國發展的近期前景表示懷疑。代表了,華爾街人士開始擔心起中共的「共同富裕」。

實際上,因為中共一直沒有開放銀行業,全球六大銀行2021年在中國的收入僅約4200萬美元,與它們在其它地方的收入相比微不足道。彭博社對高盛、摩根士丹利和瑞銀等公司的八位高級銀行家進行了採訪。他們選擇在不透露姓名的情況下發言,以避免激怒他們的上司、客戶或北京當局。

不久前,6月10日晚上,中共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發布了《基金管理公司績效考核與薪酬管理指引》,要求嚴格禁止短期考核和過度激勵。

代表中共頒布行業新規,給基金高管的薪酬設限,規定說,績效薪酬的遞延支付期限不少於3年,遞延支付速度應當不快於等分比例。

規定還說,高級管理人員、基金經理的遞延支付金額原則上不少於40%。

這個協會還規定,高級管理人員應將不少於拿出20%的績效薪酬購買自己公司發行的公募基金。它說,這些準則的目的是為了控制因高管追求短期獎金,進而引發的「風險隱患和冒險行為」。

中共證券業協會在5月也發布了類似的指導方針。

銀行家們指出,中共當局對薪酬的要求,只是其中的一個擔憂,其它問題還包括許可證、招聘和數據安全等。

令他們最擔心的是,習近平將打擊共產黨所認定的不良經濟和社會因素的運動——控制企業家以及提倡共同富裕。在中共「共同富裕」的幌子下,中國國內的貧富差距不是縮小了,而是進一步被擴大。

以上節目內容,取材自大紀元記者林燕、高杉編譯綜合報道。

本次的新視角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ID 40712)

責任編輯:wym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