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北京一把抓 專產「國家冠軍企業」西方會買單嗎?

【新視角看新聞】北京希望將國內資本市場塑造成一條為政策目標調集資金的流水線,終極目的是培養新一代的國家冠軍企業,此舉將引發西方切斷對華投資?

北京希望將國內的資本市場塑造成一條為政策目標調集資金的流水線,其終極目的是培養新一代的國家冠軍企業。這種野心明顯的做法或引發西方政府最終切斷對華投資。

在2012年上任初期,習近平宣布的第一個執政重要政策是許諾讓國有企業後退,讓市場發揮「決定性」作用。

在歷經中國股市和匯市波動、新晉科技大亨帶來的金融混亂威脅以及對中國科技企業離岸上市可能破壞數據安全的擔憂後,中南海的決策者們現在卻更加篤信,如果市場要發揮「決定性」作用,那麼黨的作用比市場更具有「決定性」。

《金融時報》6月13日報道說,中國融資環境已越來越受到習近平戰略優先事項的影響,習近平要求在黨國的指導下,重點投資要視為與西方經濟競爭核心的技術行業。

北京希望將股票資本市場塑造成一條為政策目標調集私人資金的流水線,最終目的是在戰略部門培養新一代的國家冠軍企業,對習近平來說,資助中國轉型為全球高科技創新中心是國防核心,而不是互聯網公司。

中國金融問題獨立專家弗雷澤·豪伊(Fraser Howie)告訴《金融時報》,中共領導人「不認為平台和互聯網公司是真正的創新」,「中共想要的是微晶片、量子計算、基因、真正的有形事物,而不是網絡空間」。

豪伊表示,美國對中國半導體和電信設備製造商實施的制裁,以及歐洲對北京拒絕譴責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反擊,促使中共黨國將更多資金送入中共認為對保障國家安全和中國經濟崛起至關重要的部門;豪伊說,「習近平顯然在發號施令」,「問題是習近平最終能取得多大的成功。」。

另一方面,中共正在擴大自己在中國IPO管道中的上下影響,同時中國互聯網公司的海外上市之路受到極大阻力;一位匿名銀行家告訴《華爾街日報》,那些科技含量很高、屬於平台的、包含數據敏感的公司很難獲准赴海外首次發行股票(IPO),但別的公司可能就很容易獲批,如果把一家在中國做可再生能源的公司推向海外市場,大家都知道這是「中國政府要鼓勵的一種商業模式」。

貝恩公司亞太私募股權業務的聯合主管楊啟基(Kiki Yang ,音譯)告訴《金融時報》,中國半導體行業2021年的集資在很大程度上得益於政府主導資金。

投資數據提供商Preqin的數據顯示,在以中國為重點的私募股權和風險資本集資中,國家主導的基金所佔份額已從習近平上台前的約2%-3%上升到近年來的超過三分之一;這些政府指導基金規模驚人,承擔著雙重任務,即推行中共政府的政策目標和提供財務支持,但投資效果卻是憂喜參半。

喬治敦大學安全和新興技術中心在2020年發表的一份分析報告發現,許多這類中國基金的「構建和執行都很差,而且整個機制往往效率不高」;根據貝恩公司的估計,2021年以中國為重點的外國和國內基金籌集的860多億美元中,約有40%流向這些國家支持的基金。

對於投資效果,位於北京的諮詢公司龍洲經訊(Gavekal Dragonomics)的分析師托馬斯・加特利(Thomas Gatley)說,「大量的資本將被浪費掉」,「要麼公司經營得不好,要麼是某種形式的欺詐」。

根據獨立研究機構清科(Zero2IPO)的估計,自2013年初以來,約有1,800個政府引導基金籌集了超過9,000億美元,投入高端製造業、可再生能源和生物技術等行業。

比起黨越來越喜歡的自上而下的規劃,市場發出的預警信號更為直接和及時,自2020年以來,上海證券交易所的科創50指數已經比2019年開市時縮水了四分之一的市值,並嚴重落後於大市;根據金融數據提供商Wind的數據,2022年,科創上市的66家公司中,有4成公司在上市首日的價值就下跌。

《金融時報》分析說,如果習近平執意重塑中國的IPO管道,以滿足其戰略願景,那麼可以想像中國的上市公司以及整個股票市場將與共產黨的目標糾纏得更加緊密,而此舉可能促使西方政府最終決定切斷流往中國的投資。

《華爾街日報》6月13日報道說,美國國會正在推行一項可能改寫美國公司海外投資規則的立法,提議對在中國等被視為對手的國家的投資進行篩查,以保護美國的技術和重建關鍵的供應鏈。

國會幕僚們表示,參眾兩院的民主黨和共和黨支持者近日已就修訂草案的文本達成一致,將投資篩查範圍縮小至某些被視為關鍵的特定行業和技術,這些規定適用的範圍將包括新工廠建設等綠地投資,涉及知識或知識產權轉讓的合資企業等交易,以及包括風險投資和私募股權交易在內的出資。

在中共「國進民退」政策下,外國投資者也在轉變對中國市場的前景評估。

亞洲最大私募基金香港太盟集團(PAG)行政總裁單偉建2022年4月在一場私下與經紀人舉行的視像會議上說:「中共領導人認為自己比市場更了解情況,中共領導人的許多行為對市場和經濟造成了實際損害。」。

單偉建被視為中國最老練、最成功的金融家之一,也是從來都說中共好的華爾街人士之一,管理著500多億美元的私募資金;單偉建在會議中,單以3個「30年之最」來形容中國現況,表示中國經濟當前處在30年來最差的狀態,市場對中國股市的信心正處於30年來的最低點,中國民眾的不滿情緒則處於30年來的最高點。

以上節目內容,取材自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道。

本次的新視角 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ID 40768)

責任編輯:T so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