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鄭州儲戶紅碼齊甩鍋 獨漏追責當事機構?

【新視角看新聞】河南一些村鎮銀行爆雷,儲戶從各地趕往鄭州維權,但原本正常的健康碼,到河南就被賦紅碼,在家中的儲戶也被紅碼;紅碼事件不斷發酵。

河南一些村鎮銀行爆雷,儲戶從各地趕往鄭州維權,但原本正常的健康碼,到河南就被賦紅碼,在家中的儲戶也被紅碼;紅碼事件不斷發酵,鄭州出台對紅碼事件問責通報,外界指出,通報漏掉當事機構詭異,以黨紀代替國法為中共官員開脫罪責。

6月22日晚間,中共鄭州市紀監委針對河南部分村鎮銀行儲戶健康碼綠碼變紅碼事件發表問責通報稱,對鄭州市政法委常務副書記等5名「亂作為」官員進行懲處。

根據這份通報,鄭州市政法委常務副書記馮獻彬 及 共青團市委書記張琳琳授意政法委維穩指導處長趙勇、大數據局科員陳衝和鄭州大數據發展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楊耀環等人,擅自把千餘名村鎮銀行儲戶的健康碼由綠碼變為紅碼。

馮獻彬是鄭州疫情防控指揮部社會管控指導部部長,張琳琳則是副部長。通報稱,馮獻彬與張琳琳分別負主要和重要領導責任,而陳沖、楊耀環、趙勇等人負直接責任;並撤銷馮獻彬的黨政職務,給予張琳琳黨內嚴重警告和政務降級,而對陳沖、楊耀環及趙勇的處分則分別是政務記大過和政務記過。

事情源於4月18日河南禹州新民生村鎮、上蔡惠民村鎮、拓城黃淮村等鎮銀行沒有任何預警關閉線上提款與轉帳功能,理由是正在進行系統維護。

財經報道,河南省等多家村鎮銀行「爆雷」,全國幾十萬存戶權益受損,累計人民幣近400億元;各地儲戶在線上提不到錢,陸續趕往河南省會鄭州維權,然而一些儲戶的健康碼莫名其妙地變成「紅碼」,儲戶們更是持續拉起橫幅維權。

對此,時事評論員王赫6月23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河南村鎮銀行儲戶健康碼變紅碼事件,涉事銀行是當事人之一,但是鄭州當局的問責通報中卻隻字不提涉事銀行,顯得詭異,「如果沒有涉事銀行提供相關儲戶個人信息,紅碼事件不可能發生,但銀行竟沒受到處理,這很詭異。

王赫說,「很可能,幾家涉事鄉鎮銀行,後面的問題很大,因此,在處理健康碼事件中,當局就把銀行這一頭按住不提,不想讓社會關注這一點。而『選擇性執法』是中共的慣用套路。」。

另外,對於馮獻彬對紅碼事件負主要領導責任,時事評論員章天亮教授在其近日的視頻節目中分析指出,河南紅碼事件不但橫跨IT、衛生等行業以及相關管理部門,而且還跨地區,如果沒有高一級政法系統及河南省委一級的參與,不可能協調那麼多的行業。

網易等大陸媒體也報道稱,河南一些村鎮銀行爆雷事件係河南新財富集團操控利用這些銀行犯罪所致,已經抓獲一批犯罪嫌疑人,「紅碼案涉嫌犯罪行為持續時間長、參與人員多、案情十分複雜」等等,這被外界認為官方在甩鍋企業。

根據中共鄭州市紀委監委的通告,在被賦紅碼的1317名村鎮銀行儲戶中,有871人並沒有到過鄭州,446人是在進入鄭州場所掃碼後被賦紅碼;中共鄭州市紀監委在問責通報中還稱,馮獻彬等5人擅自賦紅碼的行為是「典型亂作為」。

旅美大陸人權律師陳光誠6月23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共這種處理5名涉事人員的做法,是典型的「黑幫的幫規來代替法律」,以維穩為藉口,無端的隨意改別人的健康碼,用來控制人民,這本身就是一種犯罪行為,「中共的行為實際上觸犯了中國刑法當中的濫用職權罪,觸犯這個條款就涉及判刑等問題。這要根據具體情節及造成的後果來確定。」。

陳光誠強調,根據中國《刑法》,鄭州當局問責的5個人的行為,「造成嚴重不良社會影響」,應該是犯罪情節特別嚴重的,至少也要判3年有期徒刑。

中國《刑法》第397條第1款規定,犯濫用職權罪的,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特別嚴重的,處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而「造成惡劣社會影響的」屬於情節特別嚴重一類。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在其6月22日的網路節目中也指出,擅自賦紅碼的行為性質是犯罪;把一個原本不存在的紅碼扣到儲戶頭上,就是不折不扣的在偽造健康碼,導致這些儲戶遭受變相拘禁,損失了自己的金錢、合同,甚至耽誤了考試機會等等,「這已經構成嚴重的社會危害性」。

唐靖遠還強調,根據馮獻彬等人的職務,看不出與銀行金融系統有任何直接的交集,不可能了解儲戶的銀行信息,再加上無緣無故把儲戶的健康碼隨意賦紅碼,「至少涉嫌觸犯了妨害傳染病防治以及非法獲取儲戶信息進行權錢交易這兩方面的違法犯罪行為」。

唐靖遠指出,「當局僅僅給予一點黨內處分,用幫規代替國法,實在是有點侮辱大眾智商」,馮獻彬等人首先應當接受司法調查,也必須接受調查,查清為爆雷銀行擦屁股收拾爛攤子的原因,這究竟得到了什麼好處。

陳光誠也表示,在中共治下的中國,到目前這種狀態,司法部門已經不可能調查這5個人了,中共的黑幫幫規凌駕於法律,「什麼事情根據中共黑幫的幫規處理過了,只要中共決定不移交司法機關,司法機關就無權介入,黨的紀檢部門發出了問責通告,接下來跟國家的司法系統根本沒關係。

陳光誠強調,「而在法律上來講,檢察院就是有這個權利,可以這樣做,可是共產黨不讓這樣做,檢察院不敢這樣做啊!這是一個流氓制度,所以,中國的法律就是形同虛設」。

以上節目內容,取材自大紀元記者李林清採訪報道。

本次的新視角 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ID 41056)

責任編輯:T so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