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名家專欄】極權主義發展的五個階段

【新視角看新聞】人們對美國日益增長的極權主義傾向的擔心在2020-2022年期間激增。名家專欄將通過分析十八世紀和二十世紀的極權主義政權及其掌權的模式來回答這些問題。

以下節目內容,取材自 Mises Institute的Walker Larson發表於大紀元新聞網文章。

人們對美國日益增長的極權主義傾向的擔心在2020-2022年期間激增。但是,我們離極權主義國家到底有多近呢?

這些政權在歷史上是如何產生的,警告信號是什麼?筆者將通過分析十八世紀和二十世紀的極權主義政權及其掌權的模式來回答這些問題。

第1階段:不滿的隆隆聲

每一個新的秩序都在舊的廢墟上升起。

那些將建立新政權的人必須利用或製造對現狀的不滿。無論那些渴望重設的人如何鄙視舊秩序,如果不利用或煽動公眾的類似態度,他們就無法取得多大成就。革命極權主義似乎就是解決這些問題的辦法。

例如,希特拉在威瑪共和國時期加入了納粹黨。戰後苦苦掙扎的德國充滿了不滿。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戰勝國和戰敗國簽訂的《凡爾賽和約》非常苛刻:德國應該對戰爭承擔全部責任,向盟軍支付巨額賠款,交出大量領土,不可擁有任何值得一提的軍事裝備,並受到盟軍的監視。

第2階段:假救主和第一次革命

在認識到並響應人民的不滿之後,極權主義者將自己裝扮為救世主。在第二階段,革命極權主義者實施了戲劇性的變化,以「解決」第一階段的問題和不滿。

納粹主義在德國的最初崛起不那麼血腥,但同樣基於彌賽亞(即救世主)的承諾。

利用德國因《凡爾賽條約》和1929年全球經濟衰退而產生的不滿情緒,納粹黨的規模和影響力不斷擴大。納粹曾於1923年11月發動暴力政變,但失敗了,他們轉向了控制政府的合法手段。

第3階段:審查、迫害、宣傳和反對派的終結

在第三階段,第二階段的最初動盪已經過去了。舊秩序已經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現在各種力量開始做出反應。崛起的極權主義政府面臨許多敵人,他們通常被稱為「反革命分子」或「極端分子」。

在新生時期,新秩序必須努力獲得更多的權力,並維持已經獲得的權力。出於這個原因,它開始通過審查和迫害來打擊敵人。

一旦他們控制了自己的國家,希特拉極權主義者的第一步就是審查反對派並進行宣傳。

這些極權主義領導人都控制了教育,並擁有祕密警察部隊來監視甚至殺死任何被指定為敵人的人。

最後,希特拉在上台後,將自己的政黨以外的所有政黨和觀點都定為非法。極權主義者創造了一黨制,但往往包著民主的外衣。

第4階段:危機

第四階段為極權主義政府掌握對其統治下的人的完全控制鋪路。它由一個危機時刻組成,這可能是一個真正的威脅,也可能是一個似乎威脅國家的假象。

這引發了一場政府大規模屠殺和拘留的運動,歷史上被稱為紅色恐怖。與往常一樣,這些行為的理由是暗殺未遂所表明的「緊急情況」。

希特拉還利用「緊急狀態」來證明他的鎮壓是合理的。1933年2月27日,德國國會大廈起火。

2月28日,內閣廢除了言論、集會、私隱和新聞自由。2月28日當晚約有四千人被捕。這場「危機」,用通常的關於安全和應付威脅的語言,在德國引發了極權主義。

第5階段:清洗、種族滅絕和全面控制

以第四階段的危機為藉口,極權主義政府現在掌握了對其公民生活的絕對控制權。該政權戰勝了第三和第四階段的敵人。

它開始殘酷地將其「烏托邦」和意識形態強加給民眾。在這個階段,民眾對極權主義政權的抵抗被粉碎,繼而遭受著最大暴行。

對被希特拉和他的納粹黨殺害的人的估計也各不相同。根據美國大屠殺紀念博物館的數據,這個數字是1,700萬,但只有上帝才能確定。

除了進行大規模殺戮外,已建立的極權主義政權還試圖通過審查、宣傳、槍械管制和內部護照等措施來控制日常生活。

那麼,美國是否正在走向極權主義?在這裡,我們從事實轉向猜測——這是一項有風險的事。答案並不簡單。

但是,如果小心避免誇大其詞,我們可以做一些有用的比較:

美國是否有任何勢力利用該國真實或想像的問題來煽動不滿甚至暴力?

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死亡以及2020年系統性種族主義的相關宣傳引發了暴力和破壞性的騷亂。

世界各國政府利用COVID-19大流行來證明對個人自由的大規模限制是合理的,包括限制集會自由,關閉宗教中心,以及對反對官方COVID-19宣傳和命令的資訊或觀點進行審查。

世界經濟論壇(the World Economic Forum)等實體和許多全球領導人繼續討論「大重設」(Great Reset)的必要性,部份原因是為了應付COVID-19的「威脅」。

這種重設包括從重新設計衛生系統和教育到實施疫苗護照的一切。他們對民眾說,這種做法可以將我們從COVID-19和其它危險(包括種族主義)中「拯救」出來的。

我們在美國是否已經有任何審查制度?我們的媒體來源是獨立和客觀的,還是被脅迫和控制的?

正如最近的馬斯克/Twitter崩潰所凸顯的那樣,大型科技公司審查某些資訊和觀點,尤其是保守派的聲音。這種審查近年來越來越頻繁。

美國在一黨制下嗎?據我們所知,這個問題的答案是否定的。

然而,如果自2020年選舉以來選舉舞弊的說法比比皆是,而舞弊仍然沒有得到改正,那麼我們實際上就生活在一黨制中,因為一個政黨可以通過非法手段無限期地維持權力。但這是一個很大的「假設」。

我們是否目睹了大規模逮捕或大規模殺戮?我們顯然目前還沒有進入第五階段的大規模逮捕和殺戮,雖然圍繞COVID-19疫苗的不良反應數據令人擔心。

儘管美國的軌跡與上述極權主義的歷史例子之間存在令人不安的相似之處,但我們必須避免危言聳聽的宿命論的極端和一廂情願天真的否認。

一方面,我國(美國)過去幾年發生的事件十分嚴峻。另一方面,歷史並不像機器那樣運作,許多因素在發揮作用。

我不聲稱自己知道未來,我不相信歷史決定論。最後,美國是否走向極權主義,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我們是否抵制這些趨勢。

本次的新視角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 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ID 41148)

責任編輯:T so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