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大連學員憶720上訪:法輪如雪花般撒落

【新視角看新聞】時光荏苒,雖然23年過去了,可1999年720那天所經歷的一切依然歷歷在目:天空中的壯觀景象;如雪花般撒落的法輪;信仰堅定的修煉者 Anne 的回憶。

時光荏苒,雖然23年過去了,可當年720那天所經歷的一切依然歷歷在目:天空中的壯觀景象;如雪花般撒落的法輪;

信仰堅定的修煉者……一幀幀難忘的畫面珍藏在記憶中,大連法輪功學員Anne Yu說:「我這輩子永遠都不會忘記!」

1949年出生的Anne如今已入古稀之年,可她身體健朗,每天都展示一手好廚藝,樂呵呵地給一大家子人做一桌子的美食。然而誰能想到,年輕時她的身體竟像老人一般孱羸。

「30多歲時,單位就送我去療養,醫生檢查發現我的血管都是直的,已經沒什麽彈性了。我在療養院做的那些理療,都是老年人做的。我就覺得奇怪,怎麽會這樣呢?」

「那時單位就告訴我:只要你能把病看好了,單位就給你特殊報銷。那時我的病一個是血壓高,另一個就是頭疼得特別厲害。」

最棘手的是,Anne的頭疼病醫院根本就檢查不出來任何問題,可她就是頭疼。

1998年5月,Anne的頭疼病越來越厲害,鄰居就勸Anne說:「嬸子,你怎麽就不聽我勸呢,你看我原來膽結石那麽嚴重,都不能吃東西,可現在我什麽都可以吃了。我們晚上在樓下花壇那煉功,又不要你錢,你怎麽不來試試呢?」

可如今病痛的折磨讓Anne轉變了想法,「我想也是,現在工作也不那麽忙了,主要是我的病醫院怎麽看也看不好,那我就跟他們煉煉吧。」

煉到第三天時,當時Anne正在煉法輪功的第二套功法「頭前抱輪」,「我的兩個太陽穴裡面就像沸騰的水一樣咕嚕咕嚕個不停。我當時真是渾身輕鬆,舒服極了!多少年了從來沒感到這麽舒服過!」

從此以後,Anne體會到了《轉法輪》中講的「無病一身輕」的滋味。

「我原來頭疼都是有時間性的,一般早上3、4點我就開始頭疼,所以早上一醒來就要先吃藥,吃完藥我才能下床去做早飯。可這次煉功後,我好幾天都不用再吃藥了。」

從此以後,Anne堅定地走入了法輪功修煉。「因為我從中受益了,我親身體驗到了法輪功的超常。」

那時Anne家在海邊,每天早上4點半她就去星海公園和大家一起煉功。

「1999年7月20日那天,鄰居大嫂說,我們的輔導員都被抓了,政府不讓煉功了,咱們今天去市政府去要個説法,要求放人。當時我就很詫異:為什麽要抓好人呢?好,去!」Anne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當時我們去得比較早,人還不多,到了早上8點左右,人就越來越多了,上午10點左右人就幾乎佔滿了廣場。這個廣場總面積是12.5萬平方米,能容納上萬人。」

「因為來得比較早,所以我們就站在市政府的門口,當時大家都沒有説話,也沒有口號,就是靜靜地站著。後來人越來越多,人群也擁擠起來,大家就相互挽著胳膊。」

上午10點左右,Anne一行人就聽到遠處傳來了聲音。「因為廣場很大,人又多,所以出現動靜不是一下就發現了,而是像麥浪一樣,由遠及近地傳過來,等聼清時,才發現是打人的聲音,大批的警察也在往這邊來,見誰打誰。」

「因為警察人很多,我們人群當時是手挽手,所以警察都是側著身往人群裡擠。當時兩個警察到我面前,一個警察的手已經舉到我臉前了,可我一點都沒害怕,誰知他立刻把手縮回去了。

當時我就喊:你們怎麽能隨便打人?接著又來了很多警察驅散我們,因為當時我們在市政府門口。」

就這樣人群逐漸被驅散,「廣場的東邊是大連市檢察院,當我隨著人群慢慢走過去時,看見一輛公交車停在市政府側面,我就看見警察打人、往車上托人,拽著人的皮帶或衣領往車上托,打人的聲音不絕於耳。

我們當時在市政府門前站著時,我就聼到麥浪一般的掌聲由遠及近地傳來,然後大家都向天上看,興奮地喊道:『法輪!法輪!』我抬頭一看,竟然看見太陽是旋轉的,像一個火球在轉!」

「後來人群被衝散後,我走到馬路邊時,就看到天上、墻上、路邊的樹上、整個廣場上、每個人的身上,包括警察的身上,都有像雪花一樣的法輪落在周圍!

當時就連警察都用肉眼看到了這一壯觀的場景,「那些警察還拍拍自己身上,也不掉,警察還對旁邊的人說:你身上也有啊!那些警察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根本解釋不了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當時我們就對警察說:你們還不相信嗎?你看我們師父的法輪,每個人身上都有。法輪落到你身上你會覺得很舒服,你有沒有覺得今天天不熱啊?」

這個奇觀持續了將近一個小時,後來就逐漸消失了。

「我當時隨著人群走,我心裡不甘心啊,政府也沒給大家一個説法,光是警察在抓人、打人,把人群驅散了,可問題解決了嗎?隨後我就又折回來了。」

返回後的Anne看到市檢察院的門口坐著很多法輪功學員,「這時就來了一幫人,應該是中共的便衣,對人群說:同修們不要在這裡坐著了,走吧,到斯大林廣場(人民廣場)去,北京來了兩萬多大法弟子,都在廣場上。」

當時Anne就在心裡著急,害怕善良的學員們上當。「因為大法學員都很單純,當時就有一些老年同修提上包走過去了。」

為了弄清真相,Anne就繞道去了廣場,「當時我沒從正面走過去,因為很可能被警察抓。我就看到,走過去的法輪功學員全都上當了,等待他們的是很多輛公交車,一去(警察)就往車裡塞人,車裡裝滿人就開走。」

其後無論中共如何污衊造謠、誹謗法輪功,Anne也不為所動,「我根本不看也不聽,因為都是假的啊。」

1999年7月20日,無論是在大連還是在北京,人們出於信任找到政府,希望能澄清事實,為大法洗刷冤屈,然而迎接法輪功修煉者的卻是當局的鐵腕鎮壓。

從這一天開始,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不計其數,致死致殘的法輪功學員更是難以計數,直到今天,中共滅絕人性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還在發生著……

如今,Anne身在澳洲這個自由的國度,她常常到街頭、景點向來往路人講述法輪功的真相,只為早日結束這樣的迫害。

23年過去了,Anne再次將當年的歷史畫面呈現出來,是希望這段歷史能銘記於每一個擁有良知的人心中,讓未來人世代相傳。

以上節目內容,取材自大紀元記者芷清報道。

本次的新視角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 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ID 41582)

責任編輯:wym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