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隨著經濟衰退 中共軍國主義抬頭

【新視角看新聞】近年中共外交及國際關係發生顯著變化,一是全球政治和經濟氣候轉向,再者是中共本質因素;而這兩個因素也讓中共的軍國主義抬頭。

以下節目內容,取材自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ames R. Gorrie發表於大紀元的文章,信宇編譯。

2019年以來,中共的外交基調及其國際關係發生了顯著的變化,分析顯示,至少有兩個因素作為推手在推動中國與世界關係的這些變化,一個是全球政治和經濟氣候的轉向,另外是其它中共內在本質的因素;然而,與此同時,這兩個因素也令中共治下的軍國主義言行不斷抬頭。

過去幾年來,中共黨魁習近平有計劃地將任何潛在的挑戰者一一從中國人的日常生活中清除出去,涉及領域廣泛,政治、經濟和文化等無所不包,這個過程抑制了整個國家的精神和能量,並將內部氣氛扭曲到恐懼和懷疑的歷史最高水平。

伴隨著中共領導層內部廣泛瀰漫的政治妄想症,黨的觸角延伸無所不在;比如說,中共正在有意拉大國有企業與私營企業的比例差距,此舉不會提高經濟績效,只能加深黨對各類企業的有效控制。

然而,對於一個本質上極不穩定的政治結構而言,這樣的極權行動被認為是必要的,不能容忍任何真實或想像中的挑戰或不同觀點,因為這一切都是為了討好黨和國家的唯一領袖習近平,唯習近平馬首是瞻,因此,在一個長期政策的逆轉中,對強大的技術公司和其它高利潤的私營企業的政治控制,重要性超過了經濟增長和技術創新。

縱觀中共黨史,習近平比毛澤東以來的任何統治者都更多地將權力集中在自己身上,習近平幾乎成了所有中國人生活的重心所在,這種將權力集中在一個人身上的做法導致了許多不明智的決定。

更為糟糕的是,這些不明智的決定,產生了反覆無常的行為循環,因為錯誤的決定被過度反應或由殘缺的知識和隨意的決策而產生的其它錯誤決定「糾正」。面對一個可以隨意令反對高層的人立馬消失的人,還有哪個「顧問」敢於質疑高層的判斷呢?

通常而言,這樣一個統治結構的結果是內部不穩定因素持續加劇,而這種內部不穩定可以轉化為日益增長的對外冒險,這動機是可以預見的,因為統治結構是為自身利益服務的,所有行動通常被描繪成是為了抵抗外國侵略者或保護國家利益,但主要用意在於幫助統一國家思想,消除黨內批評,並將民眾的注意力從日益增多的外部和內部政策失敗中轉移出來。

許多政策決策錯誤導致了中國與世界脫鉤,回顧過往,中共強硬的經濟政策、單向關稅、「一帶一路」倡議的債務陷阱和知識產權盜竊,種種問題接踵而至,終於在特朗普政府時期,美國開始對北京政權產生有效反擊,在中國經營多年的西方企業開始重新選擇生產基地,以儘量減少運輸成本,以及應對知識產權盜竊和中國勞動力成本上升等問題。

然後從2019年底直至2021年,全球新冠疫情及疫情帶來的破壞性巨大的經濟影響在全球範圍產生強烈衝擊,世界大部分地區的防疫封城措施以及由封城造成的巨額經濟損失,導致國際社會對北京和中共實施的各種倒行逆施日益反感。

在全球社會齊聲譴責之際,中共卻表現出對清零政策不容置疑和「無條件」的支持,這種支持持續到今天日益發酵,引發了西方公司從中國大規模出走的浪潮,可以預見的是,中共經濟已經遭受到了西方企業日益流失帶來的巨大懲罰,而這種趨勢仍在繼續,面對新冠疫情,北京方面實施嚴苛的「清零」政策,由「清零」政策帶來大範圍封城措施,使中共日益嚴重的經濟困境雪上加霜。

如前所述,過去讓中國迅速崛起並成為經濟強國的因素已經不再,正如總部位於波士頓的《大西洋》(The Atlantic)期刊2021年刊文指出的那樣,數字說明了問題。

文章指出,「從2007年到2019年,中共經濟增長率下降了一半以上,生產力下降了10%以上,總體債務激增了8倍。」,更重要的是,中國的人口老齡化問題正在加速中國經濟衰退。

《大西洋》期刊稱:「僅從2020年到2035年,中國將失去7000萬的工作適齡成年人,而增加1.3億老年人。」。

北京的強勢行為也是外部條件引起,因為美國在世界舞台上的軟弱表現在拜登政府執政期間顯得尤為突出,這使北京對美國和其它國家的好戰言論更加有恃無恐。

美國從阿富汗撤軍處理不當,引發許多悲劇,不僅削弱美國全球力量的威望,而且留下一個巨大的權力真空,而作為美國的主要競爭對手的中共和俄羅斯很樂意填補這個權力真空。

此外,在俄烏戰爭中,美國只能退居二線支持處於劣勢的烏克蘭,拜登政府的表現已經表明,無法影響北京或莫斯科的對外政策,因此,中共在亞太地區的行為將越來越激進而不再顧忌。

中共政權的軍國主義不僅僅體現在中共戰機幾乎每天入侵台灣領空,還體現在中共政權在整個地區叫囂全面擴大戰爭的言論和日益頻繁的海軍活動。

對澳洲同意購買核動力潛艇而發出的核攻擊威脅,只是北京眾多好戰言辭升級中的冰山一角,中共持續的海軍建設使中共能夠將中共海軍威脅一直擴大到日本,最近中共海軍就為應對海上爭端而包圍了日本群島。

隨著中共經濟狀況的惡化,中共政府對外軍事行動將更加大膽,尤其是在自己的勢力範圍之內,美國力量和政治意願的減弱當然是北京對外政策謀略中的一個因素,但中共領導層正在推動的好戰傾向也是一個催化劑。

本次的新視角 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 (ID 41866)

責任編輯:T so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