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國「晶片」反腐 習整頓與失落的20年

【新視角看新聞】中國半導體晶片領域突掀反腐風暴,而習近平此番整頓「晶腐敗」。中國半導體產業自1999年起至今,這與江澤民鎮壓法輪功這一場迫害導致的關鍵人才折損與行業腐敗有極大關係。

以下節目內容,取材自時政評論員陳思敏,於大紀元新聞網發表的文章。

7月下旬起,中國半導體晶片領域突掀反腐風暴,而習近平此番整頓「晶片腐敗」有這三個關鍵詞:工信部、國家晶片大基金、紫光集團。

目前這波晶片業清洗已有7人出事,工信部部長肖亞慶,大基金總裁丁文武,紫光集團原董事長趙偉國,以及大基金系統與紫光集團等4名核心高層。工信部等三地都有多人集中被查,顯然關聯極深。

工信部主管戰略性新興產業,俗稱大基金的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是在2014年由工信部、財政部的指導下設立專門扶持國產半導體產業鏈,大基金總經理由工信部電子訊息司司長丁文武出任至今。

紫光集團作為清華校企兼國產晶片龍頭,大基金成立次年2015年就已向紫光一家投資100億元人民幣、這超過大基金註冊資本的十分之一。

工信部等三名一把手同時間被查,不無大腐敗。肖亞慶執掌工信部剛剛兩年,即2020年8月上任工信部部長,適逢紫光集團2020年年底破產重整,紫光重整管理人是來自工信部與北京市國資委的官員;

2021年12月趙偉國實名向中紀委等機關舉報破產重整小組涉嫌「打劫」紫光,造成734.19億人民幣的國有資產流失。

回顧在20多年前,1999年6月21日北京,一場由科技部召開主題「發展我國自主作業系統」的會議上,主持人、時任科技部副部長徐冠華說了一句話是,「中國訊息產業缺晶少魂」。

在當時,不祇是國產的晶片、作業系統從缺,還有中國半導體在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由歐美海歸博士專家創造的盛景也成了泡沫。

由於科技部這一場會議,1999年被指半導體國產替代和自主可控起飛之年,但是1999年7月,江澤民一手操縱邪惡鎮壓法輪功;

中國首屈一指的理工高校、半導體人才培養和科學研究的重要基地清華大學在迫害之初也迅速淪為迫害重災區,紫光集團也沒有倖免。

一宗是趙明,1993年清華大學計算機系畢業後在紫光工作,曾任紫光集團計算機網絡中心項目經理,也是這個部門的創辦人之一。

趙明主管並完成的很多重大工程項目中,他出色的工作為清華大學贏得了聲譽和收益,1996年獲得「優秀員工」的稱號表彰他為公司發展做出了非常突出的貢獻;

趙明在1999年趙明來到愛爾蘭的三聖學院攻讀計算機系的碩士學位,於2000年回國到北京為法輪功上訪,結果長期被非法關押折磨。

而在2003年漢芯造假國產晶片大行其騙時,清華卻有眾多涉及半導體專業的理工高材生因修煉法輪功慘遭迫害,以下幾個例子,不一而足。

袁江,「甘肅省第四」的物理高材生被保送至清華大學電子工程系,1995年7月畢業,2001年11月被迫害致死。

柳志梅,1997年17歲以「山東省第一」的優異成績被保送清華大學化工系的才女,2002年被重判12年(獄中受到酷刑折磨精神失常後於2015年離世)。

如果沒有這場迫害,兩人不被迫害致死,能學有所成,今日也會是中國半導體產業需求的專業人才。

受到冤獄或剝奪學籍保送資格等迫害的重災區,莫過擁有光學工程、儀器科學與技術這兩個全國重點學科的精密儀器與機械系。

眾所周知,中國半導體設備的軟肋IC前道光刻機,而光刻機的換代很大程度就是光源技術有了新突破的結果,堪稱半導體產業爭霸賽的關鍵仍在光學技術。

例如清華優秀學子王為宇學的是光學。王為宇的博士研究課題僅一年多的時間,就在國內外學術雜誌上發表了數篇論文,並獲得一項研究專利。

在王為宇被迫害入獄而失去自由與被迫中斷科研生涯的8年期間,他的論文還在裨益其他人,且至今供人自由檢索瀏覽引用。

如果從光學技術這方面來看,除清華大學精儀系之外的迫害重災區,是吉林長春的兩家光學科研機構;

中科院長春光機所(光學精密器械儀器研究所),以及全國唯一以培養光學人才為目標的普通高校──吉林省長春理工大學(原長春光學精密機械學院)。

在2002年3月5日「長春電視插播事件」後,江澤民下令升級迫害,長春光機所與長春光機學院,都有優秀的教師與博士、研究生不放棄修煉法輪功而遭到殘酷迫害;

包括多個致死案例,徐會建在長春光機學院畢業前夕,校方希望他留校任教但必須放棄修煉法輪功,徐會建沒有放棄真、善、忍的信仰,2002年末被判10年冤獄酷刑後於2014年離世。

最後舉例謝衛國,曾是清華大學「萬字號人物」、化工系碩士,2003年謝衛國獲英國曼徹斯特大學理工學院博士學位,卻因中國護照被中共使館拒絕更新,至今無法回國。

現在謝衛國教授在美國一所大學任教,他不祇是應用化學工程方面的專家,也是計算機電子成像測量技術、光纖化學感測器、壓電感測器等的專家。

謝衛國的專業之一感測器,半導體產業需要各種感測器,中國製造向中國智造轉型,如果沒有感測器,那就是一句空話,而與晶片卡脖子是卡在明處有所不同,中國的中高端傳感器是被卡得更厲害的隱痛。

再說回到為何此時晶片反腐?習近平的「中國製造2025」,除了2025年半導體核心基礎零件、關鍵基礎材料應實現70%的自主保障。中國製造2025將EUV列為半導體製造領域的發展重點。

如今距離2025僅剩2年,紫光集團作為中國在關鍵領域、核心技術的國家隊破產重整,國家16個重大專項中的02專項提出2021年驗收193nmArF浸沒式DUV光刻機也已經跳票;

大基金一期子基金投資的「光刻機第一股」華卓精科,在招股書中刪除了「光刻機」相關描述以求IPO過關,大基金本來是不以獲利為目的支持半導體產業鏈,被指涉嫌套現圈錢中飽私曩。

事實上,比晶片被卡脖子更可悲的是,培養不易的中國半導體科研人才被迫害。中國半導體產業發展史自1999年起至今這「失落20年」,不能不說與江澤民鎮壓法輪功這一場迫害導致的關鍵人才折損與行業腐敗有極大關係。

本次的新視角 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 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 (ID 42263)

責任編輯:T so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