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謝田:美國精英已認知中共衰竭

【新視角看新聞】美國知識界和智庫的精英,近來意識到,中共已經進入快速衰亡、走入歷史新階段。研究者指出,中國衰落的危險在於,隨著中國經濟奇蹟消退,中共領導人可能會傾向於冒險。

以下節目內容,取材自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市場學教授謝田文章,於大紀元首發。

美國知識界和智庫的精英人士,近來終於開始意識到,中共已經無可救藥地進入快速衰亡、走入歷史的新階段。美國《外交政策》雜誌最近的一個專輯,以「亮點:中國正在衰落嗎?」為主題,搜集了過去幾年間一系列的文章,內容闡明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即將讓世界了解衰落的細微差別」,探討所謂的「中國經濟奇蹟」出現的裂縫,北京在未來十年與華盛頓關係的前景,以及,還能不能運用「大國競爭」這樣的理論框架,來考慮美中之間的關係。

有趣的是,這些研究者指出,中國衰落的危險在於,隨著中國經濟奇蹟的消退,中共領導人可能會更傾向於冒險。並且,中國的「危險十年」已經到來,中共會希望更迅速地採取行動。還有,美國精英意識到,萎縮的中國不可能趕上美國,但如果美國的民主繼續衰落,那麼美國的居高臨下又有什麼意義呢?美國精英正確地認為,美國不需要中國的崩潰才能獲勝,錯誤的大國競爭理論只會導致悲痛。那些所謂的「大國競爭」的分析和論斷,才是災難的根源,那些定義不明確的流行語,在引導權威人士和政策制定者走上危險之路!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研究學院全球事務的特聘教授,哈爾布蘭茲(Hal Brands)博士認為,中國衰落會帶來危險,隨著中國經濟奇蹟的消退,中共領導人會更傾向於冒險。

儘管中國的經濟實力開始衰退,但在某些領域如軍事實力方面,可能會突飛猛進地發展。衰落產生的緊迫感,會導致雄心勃勃的大國在時間用完之前,孤注一擲。

布蘭茲正確地指出,軍事實力是一個國家發展軌蹟的滯後指標,因為將資金轉化為軍事力量,還需要一段時間。即使在一個國家的經濟命運開始衰退之後,大規模的軍備建設也往往會持續下去。今天的中國,正面臨令人震驚的經濟增長的終結,但這仍然可能使習近平錯誤地認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即將到來。經濟活力的消退,可能使中國變成一個更加可怕的、對人類造成災難的國家。

哈爾布蘭茲(Hal Brands)和邁克爾貝克利(Michael Beckley)在另外一篇合著的文章中指出,中國是一個衰落的大國,但這個衰落恰恰就是問題之所在;美國需要為一場跟中共的大戰做好準備,但這不是因為對手中國正在崛起,而正是因為中共國正在衰落!

布蘭茲和貝克利指出,這次的Covid-19證實了「中國的崛起」是多麼的荒謬:中國的生物技術部門,無法生產像美國和歐洲那樣的疫苗,中共的清零政策、低水平的自然免疫力,和毫無價值的中國疫苗,使中共不得不反覆封鎖大城市,伴隨著所有的中斷。甚至在疫情之前,中國經濟就令人擔憂;中共政府聲稱增長率為6%,但內部人士和學術研究表明,真實數字要低得多。並且,從2008年到2020年底,中國的總債務增長了八倍,達到GDP的335%!中共國的經濟正在下滑。

布蘭茲和貝克利警告說,美國在未來十年將面臨的,中國的經濟衰退期即將來臨,但打擊敵人和挑戰全球秩序的能力正在增強。

布蘭茲和貝克利例舉了中共海上擴充力量的速度,北京從2014年到2018年投入海軍的艦艇數量,相當於英國、德國、印度、西班牙和台灣海軍的總和。中共也在與美國進行核軍備競賽。中共國正在失去發展的動力,中國的經濟前景也變得越來越嚴峻,但正是因為如此,中共的戰略緊迫性,可能正在迅速增加。

美國海軍戰爭學院中國海事研究所研究主任安德魯艾瑞克森(Andrew S. Erickson)和萊斯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的能源與環境事務研究員嘎布萊爾柯林斯(Gabriel B. Collins)在他們共同撰寫的「北京自知時不我待、須儘快行動」一文中認為,中共「大國夢的危險十年」已經到來,在艾瑞克森和柯林斯看來,未來五年內,中國不斷惡化的人口結構、結構性的經濟問題、全球創新中心的技術疏遠,正在削弱中共吞併台灣和實現其它重大戰略目標的影響力。隨著習近平將這些挑戰內在化,中共的外交政策可能會變得更能接受風險。北京有膽量抓住的最大單一獎品可能就是:台灣。

《外交政策》雜誌的專欄作家霍華德W弗倫奇(Howard W. French)則認為,萎縮的中國趕不上美國。與此同時,弗倫奇正確而尖銳地指出,如果美國的民主繼續衰退,那麼處於領先地位又有什麼意義呢?

大西洋理事會斯考克羅夫特戰略與安全中心及其新美國參與倡議的高級研究員羅伯特曼寧(Robert A. Manning)則認為:「美國長期否認,不願承認華盛頓長期以來對北京的假設被證明是錯誤的。華盛頓已經接受了競爭的現實,但沒有確定勝利的理論。」

曼寧認同庫珀和布蘭茲探索的拜登的「極端競爭」策略的可能走向:「中美競爭有許多可能的結果,從美國將勢力範圍讓給中國,到相互妥協,到中國崩潰,再到毀滅性的全球衝突。」

喬治城大學兼職助理教授、《石油、國家和戰爭》一書的作者艾瑪阿什福德(Emma Ashford)更是直言不諱地指出,「大國競爭」的理論根本就是禍根。 阿什福德女士指出,華盛頓的戰略界再次圍繞一種新的、缺乏理論化的模式,來重新定位自己。然而,正因為在概念上是如此的不明確,大國競爭作為一種戰略——即為自身競爭——也具有潛在的高度危險。

總而言之,美國學術界、知識界和跨黨派智庫的精英人士,如今已經充分地意識到,中共已經無可救藥,也即將走入歷史,正處於快速衰亡的階段。但正在衰落中的中共統治,「經濟奇蹟」也在消退之中,但中共領導人可能會因此更傾向鋌而走險。隨著中國「危險十年」的到來,中共自己知道來日無多,他們反而會希望更迅速地採取一些冒險的行動。

對美國來說,錯誤的大國競爭理論,只會導致更多的誤判和悲哀。所謂的「大國競爭」分析和論斷,正是災難的根源,這些含糊不清的流行詞,引導美國政府和政策制定者走上了危險之路。雖然衰敗、萎縮的中國不可能趕上美國,但如果美國的民主繼續衰落,左派激進的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政策繼續瘋狂,美國會從此失去可以「居高臨下」的本錢;導致美國失敗的,卻恰恰是遍及全球的共產主義邪惡和魔鬼的統治。

本次的新視角 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 (ID 42707)

責任編輯:T so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