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專訪「自由港」樂隊:為香港為自由而唱

【新視角看新聞】離散海外,一群心繫香港的音樂愛好者緣聚溫哥華,組建了「自由港」樂隊。他們選擇用熟悉的音樂去傳播香港的故事,去繼續為香港、為自由而唱。

在2019年之前,有多少香港人會想到,失去「自由」是什麽滋味?然而,離散海外,一群心繫香港的音樂愛好者緣聚溫哥華,組建了「自由港」樂隊。樂隊選擇用熟悉的音樂去傳播香港的故事,去繼續為香港、為自由而唱。

Ed和Hairy是樂隊的發起人,Ed從香港移民加拿大已經很久了。

Ed表示,他從2014年的時候就開始留意香港的情況。到了2019年,Ed就和Hairy開始以音樂表演抒發情緒。

Hairy介紹,自己是2019年開始,和Ed一起以音樂參與溫哥華支聯會主辦的一些活動,舉辦過街頭抗爭音樂會。

Anakin負責打鼓的,參與過幾次街頭示威表演。

Adriana是新移民,負責唱歌和主持。

Tab擔任唱歌和主持。Tab在香港工作多年。2019年香港發生很多事情,Tab只好回來。Tab表示自己喜歡唱歌,想用音樂去支持香港人,所以就加入了樂隊。

樂隊成立將近一年。Hairy說,這個緣份來自大家都想用音樂繼續為香港發聲、繼續做抗爭。我們能夠在加拿大,可以不受傷害地自由發聲,為什麼我們不去做呢?我們應該把2019年香港發生的這件事,繼續告訴世人,包括外國人。所以,樂隊的主唱也會在演唱中間,用中英文穿插著介紹關於香港抗爭的信息。

Hairy以自己的覺醒過程為例:「我剛開始的時候也是不知道,你們在搞什麼呀?就一直不停地觀察。到後來,連自己都醒了。其實這是一個過程,這個過程不能停止,如果你停下來,這件事情就沒了,就消失了。」

樂隊的英文名字叫做「Dawn of Freedom」,中文名叫「自由港」,寓意著黎明到來。Tab做了簡單的解釋:「Dawn就是黎明,就是有希望。『Dawn of Freedom』就是黎明到來,中文就是自由港。」

Adriana補充道:這個「港」是香港的「港」,溫哥華也是一個港口。樂隊在溫哥華這個安全之港去為香港發聲,想說什麼都可以說。

Adriana覺得:「最基本的自由,就是言論自由、宗教自由、集會自由,這是人權所包含的,還有集結自由、新聞自由、資訊自由,這些都是很重要的,這些是你不會覺得有一天會失去的東西。但是原來它竟然可以突然之間就沒有了,人完全生活在恐懼之下。原來有一天你會擔心或者自己去審視一下,自己以前說的話、分享過的一些新聞會不會觸犯(現在的『法律』)。其實真是很諷刺,你不會想像到會有這一天的。」

Tab補充道:「甚至乎沉默的權利都沒有了,你一定要表態,其實是很恐怖的。」為什麼人們經常說要參與?自由民主是要去參與的。不過Tab覺得,因為這件事喚醒了很多人,是值得欣慰的。

Hairy表示,以前覺得不可能沒有自由民主的權利,中共對香港民主運動的鎮壓,使Hairy猛然發現:「咦,以前阿爸講共產黨的那些事情原來是真的。比如對中國來說是沒有八九六四的。就開始感覺到原來真是這樣的。」

Hairy原來想,香港講明了「一國兩制」是五十年不變的,有什麼問題可能都是五十年之後的啦。誰知一半時間都沒到就沒有了自由! Hairy表示,其實以前香港人一直在享受著自由,從來沒有試過沒有自由的感覺。直至到那一刻,突然間失去了,才開始覺得不行。反送中發生的時候,在香港的人當然就是參與其中,而在海外的人就是關注著那邊的情況並給予聲援。

Adriana談到,開始參與的感覺是,去做自己相信是對的事情。Adriana一直都是以靜坐這類形式為主的和平示威,但是在香港也已經不可能再發生、再出現了。Adriana覺得很傷心。因此來到海外後,Adriana覺得在溫哥華這麽和平的環境裡,應該儘量去做可以做的事情。

每個人都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去表達訴求,而自由港樂隊成立的目的很明確,就是用音樂去繼續講香港的事情,用音樂去進行抗爭。

從2019年反送中運動以來,樂隊的成員就開始以音樂表達抗爭的訴求。成立樂隊以後,他們更希望有一天能用原創的音樂、用自己的歌去講香港的故事。

雖然樂隊的演出不多,但因為歌手的聲音很好,樂器演奏的音效也很好,所以往往會引來不少路人駐足聆聽。期間,這些音樂人也經歷過一些令人難忘的事情。

Anakin還記得,他參加的第二次表演是在溫哥華藝術館門口。當主持人Tab說下一首是《海闊天空》的時候,有個觀眾的眼神剎那間好像被點亮了那樣,他立刻拿出手機來拍下這個畫面。那一幕令Anakin十分感動,Anakin也用更大的力氣去打鼓作為回應。

據Ed回憶,2019年自由港樂隊還沒有成形的時候,Ed和Hairy曾在溫哥華市中心的伊麗莎白女王劇院外的廣場上表演,聲援香港抗爭運動。那天是十一國殤日,他們就用音樂來反抗中共。當天最高峰的時候,大概有2,000人一起合唱《榮光》。

自由港樂隊最經常唱的,就是一些跟抗爭有關係的粵語歌,特別是2019年人們在街頭抗爭時唱得最多的歌。比如他們會唱《海闊天空》、《試問誰人未發聲》的中英文版。《願榮光歸香港》是一定會唱的,因為那已經是一個Icon(標誌)。

Ed表示,《榮光》是一定會保留的歌,那些歌詞會讓人想起很多東西。這在2019年的時候是一首很重要的歌,因為有像徵意義,是根。

他們表示,很重要的一點就是,當時在香港很多的公眾地方,比如商場,這首歌一旦響起,就會令在場的每個參與者團結在一起,大家一起唱,會覺得這群陌生人就像是自己人一樣沒有距離,因為知道彼此有著同一個目標、同一個信念,要繼續向前為香港抗爭。

網上有人質疑他們入了加拿大籍就難以指望他們會愛國、愛港。

Adriana表示,有些人就是愛國不愛(共產)黨的。愛國或愛黨,兩個定義是很不同的,不可以混為一談。

Hairy表示認同。Hairy指,其實自己並不是不愛中國人,只不過是真心不愛共產黨。中國五千年的文化是非常好的,就是被中共毀滅了,仁義道德、禮義廉恥全部都沒有了。

Ed表示,他也有做過一些音樂的影片。2019年的時候,在網上遭到很多小粉紅或五毛的攻擊。只要是關於香港的、是黃絲(支持民主、抗爭)那邊的,就馬上被禁。

不過,團員們都希望能令那些黨、國不分的小粉紅或五毛反思,喚醒沉睡中的人,特別是那些裝睡的人。

談到香港的未來,Hairy表示並不樂觀,因為香港已經完全不是以前的香港了,你不可以隨便講話了,你不敢再在街上唱《榮光》。最恐怖的是對維持秩序的警察的不信任,使整個城市沒有了安全感;還有《港版國安法》,任何一條都可以定你的罪。

Hairy談到:「你看到香港有那麼多人走,我身邊的朋友都有一定年紀,屬於中層、甚至高層,都離開了……他們為什麼要帶著孩子走呢?因為他們覺得香港已經不可能有將來。」

Hairy認為,海外香港人應該把香港這件事情告訴接觸到的人,同時要讓香港的文化繼續流傳下去。

因為一直以來,無論是六四、反送中,或者是其它的香港抗爭運動,像《海闊天空》、《試問誰人未發聲》、《獅子山下》等很多歌曲,都被作為抗爭歌曲廣泛傳唱,但其實這些歌曲並不是反映香港抗爭的,只不過被借用。

寫出反映香港抗爭的歌曲已經成為樂隊成員們的共識。成員們表示,這一切很快就會開始了。

以上節目內容,取材自大紀元記者楊欣文加拿大溫哥華採訪報道。

本次的新視角 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ID 42811)

責任編輯:T so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