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左派異常憎恨特朗普 學者:警惕狂躁行為

【新視角看新聞】人們鄙視尼克遜、讚美或咒罵列根、崇敬或蔑視奧巴馬,但都不如仇恨特朗普那麼狂熱。弗洛伊德提出,談話後症狀常緩解。但患有「特朗普精神錯亂綜合症」的人卻例外。

以下節目內容,取材自作者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Mark Bauerlein發表,原泉編譯的文章。

我這輩子從沒見過這麼多人這麼執著於一個人。人們鄙視尼克遜,他們贊美或咒罵列根,他們崇敬或蔑視奧巴馬,但這些反應都不如對唐納德特朗普那麼狂熱,我指的是仇恨的一面,而不是崇拜的一面。自由派人士嘲笑他們在特朗普支持者中發現的偶像崇拜現象,但當特朗普主義者微笑、歡呼並投票支持特朗普時,自由派人士卻以三倍於此的激憤憎惡特朗普。

這是本能的、狂熱的、下意識的憎惡。如果整個心理學界沒有或多或少地受到影響,那麼這將是可能的診斷對象,特別是考慮到「特朗普精神錯亂綜合症」(簡稱TDS,是美國的網絡俚語,指的是在缺乏邏輯與合理證據的情況下,無視實際政策或政府所採取的行動,就盲目批評或討厭前美國總統特朗普。)

罹患TDS的人不會問為什麼他們不能把特朗普從他們的腦海中趕出去。他們恨他、厭惡他、怕他……等等,我們可以不停的列舉下去。我們已經聽到了這些罹患TDS患者的言論,但他們卻喋喋不休。可是言語的表達並沒有給他們帶來任何寬慰,至少我們看不到。他們的憤怒只會越來越激烈。說出一個人內心深處的感受可以緩和這種感覺,將情緒表達出來,讓憤怒、愛、痛苦、喜悅等流露出來。

奧地利心理學家、精神分析學家弗洛伊德 讓一位病人 自由地講述 任何閃現在她腦海 中的事物,病人還給這種療法取了一個名字,叫「談話療法」(Talking Cure)。弗洛伊德和其他病人發現,談話後,症狀常常能夠緩和。

但那些患有「特朗普精神錯亂綜合症」的人卻沒有緩和,特朗普在他們的腦海裏揮之不去,就像一個令人討厭的人,不會離開。所有發生過的事情都沒有讓他「消失」。2016年的總統選舉對手傑布·布殊(Jeb Bush)無法擊敗他,希拉里、穆勒團隊、律師邁克爾阿文納蒂(Michael Avenatti )和三級片影星史多美·丹尼爾斯(Stormy Daniels)、(在特朗普彈劾案中擔任證人的)美國陸軍中校亞歷山大·溫德曼(Alexander Vindman)和眾議院民主黨人、《華盛頓郵報》、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和微軟全國廣播公司(MSNBC)也無法擊敗特朗普。甚至2020年大選的失敗、1月6日、利茲切尼( Liz Cheney)的聽證會都沒有讓特朗普離開政壇。如果有的話,突擊搜查海湖莊園(Mar-a-Lago)只會使特朗普繼續存在。特朗普2024年獲勝似乎越來越有可能,如果不可思議的事情在2016年11月發生過一次,那麼就很有可能再次發生。

如果特朗普支持的國會候選人在中期選舉中表現出色,「特朗普精神錯亂綜合症」患者只會更痛苦。媒體對六年前那些黑暗日子的反應表示震驚、不相信。這一次,如果共和黨人取得眾議院,很多特朗普類型的人獲勝,我們將看到不同的反應。自由派精英們現在知道,「這有可能在這裡發生」,這讓患者們不再懷疑,而是下定決心,必須阻止特朗普!特朗普和特朗普的支持者們都是惡魔、白痴、偏執狂和怪物,他們不是同胞,不是普通美國人。

患者們是古怪的、可怕的、未開化的、破壞者和野蠻人。我曾見過一些優秀的具有平等主義特徵的自由派人士,他們通常會用木製品中的註蟲來形容參加特朗普集會的人。現在,2022年,這些自由主義者、進步主義者和「永不特朗普者」(Never Trumpers)都認為他們已經容忍這些笨蛋和惡棍夠久了,失去了耐心,不再慷慨行事,不再談多元化。

因此,這些「特朗普精神錯亂綜合症」患者們可以不讓特朗普享有言論自由、正當法律程序、無罪推定原則的權利。看到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堅持不懈,自由派人士完全拋棄原則,這簡直非比尋常。情報機構過去常常受到自由派人士的懷疑和譴責,但當他們把矛頭針對前總統時,立刻贏得了自由派的贊譽。當特朗普贏得工人階級的大部分選票時,傳統自由派人士對工人階級的同情就完全消失了。自由派人士自詡為是世界主義者、無偏見、能夠與不同的人融合,輕鬆自如地從一種文化跨越到另一種文化。但如果把他們放在一群特朗普支持者中,他們的血壓就會升高——他們無法交談,只能逃跑。

如果不是因為封殺文化,這些現象會顯得很可笑。不理智的人應該要被送去尋求專業幫助,但是當大學生們因為教授寫的一篇反對覺醒運動的文章,而怒氣沖沖地走進校長辦公室,校長卻鞠躬表示同情時,這種發脾氣的行為就成功了。當一家連鎖企業屈服於幾個推特的帖子、被要求將產品下架、因為該企業冒犯了發帖者時,《第一修正案》的精神就被破壞了。

唐納德特朗普是放棄美國寬容的最終理由。自由派人士把他塑造成種族主義、排外主義等 所有社會弊病的化身。特朗普幫了自由派人士一個忙,為他們的怨恨和擔懮提供了一個具體的焦點,否則這些怨恨和擔懮就會變得迷茫,並出現波動。當能找到一個目標時,焦慮就會減輕,焦慮想依附於某種事物,而這種依附緩和了這種迷茫。特朗普給了他們心理上的安慰,儘管他們聽到他的聲音就會生氣。

這意味著自由派不想放棄特朗普。我們每天都在看著這種偏執繼續下去,無論話題是拜登、俄羅斯、汽油價格,還是COVID,最終都會轉向特朗普。在人們的記憶中,沒有任何人、任何事、任何事件能夠如此團結和動員自由派人士及其機構,甚至9/11事件也不例外。

21年前的那次攻擊在兩黨之間引起了大量的辯論和分歧——左派和右派。然而,這一次,在特朗普面前,左派沒有辯論,沒有反對聲音。在左派看來,特朗普毫無疑問,是理念和政策世界之外的人。看到特朗普仍然活躍在公共場合,吸引人群參加他的集會,並支持那些最終獲勝的候選人,左派們感到憤怒。他們以恨特朗普為樂,但這種恨讓他們的內心受到傷害,他們知道自己狹隘,所以他們不可以不把特朗普塑造成一個惡魔來為自己辯護。

別指望自由派能在11月之前解決這一困境,尤其特朗普支持的候選人的民調良好的話,痛苦只會越來越強烈。佛羅里達州州長 羅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等精明的 民粹主義 保守派 加劇了這一問題。羅恩德桑蒂斯 指出了自由派人士 的反自由主義,並採取行動壓制它。他的受歡迎度 與特朗普的受歡迎度,擴大了群眾基礎,將兩人都包括在內,這意味著自由派人士 必須將他們視為一種政治力量,而不是惡魔來處理。

我剛剛閱讀了一條 前總統克林頓 內閣成員 羅伯特賴克(Robert Reich )的推文,賴克 稱 德桑蒂斯 是法西斯主義者,但這一指控軟弱無力。自由派已經傾銷了憤怒。除了堅持把自己的憤怒 作為心理支柱的「真正信徒」外,所有人都對這種瘋狂的憤慨 感到好笑。

請做好心理準備、這將給左派 帶來更多的狂躁行為、更多的妄想。

本次的新視角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ID 42909)

責任編輯:wym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