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詳解政治干預 如何造成歐洲能源危機

【新視角看新聞】由於技術的不穩定性和間歇性,可再生能源可作為平衡能源組合中的積極力量,但是通過禁止基礎技術,推行不穩定的能源組合,使得消費者面臨物價飆升。

以下新聞內容,取材自大紀元專欄作家Daniel Lacalle撰文/茶禮編譯。

從意識形態角度出發,禁止對某些技術進行投資且無視供應安全的能源政策註定要慘敗。

歐盟的能源危機不是因市場失靈或替代品缺乏造成的,而將是政治推動和強行干預的結果。

由於技術的不穩定性和間歇性,可再生能源雖可作為平衡能源組合中的積極力量,但是還不能獨挑大樑。政客們通過禁止幾乎可全時運作的傳統基礎技術,強制推行不穩定的新能源組合,將使得消費者面臨物價飆升,並威脅到供應鏈的安全性。

上週,歐盟委員會主席烏爾蘇拉‧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發布了兩條登上許多媒體頭條的消息。首先,馮德萊恩宣佈大力干預電力市場,隨即她在波羅的海峰會上,提出了到2030年將可再生能源增加到發電總量45%的建議。

馮德萊恩認為,目前面臨的不是能源危機,而是「化石燃料方面的能源危機」。

然而,馮德萊恩的消息當中具有兩個問題:歐洲的能源危機起因是由於大規模政治干預。此外,大幅增加可再生能源並不能消除依賴俄羅斯或其他供應商的風險。

歐洲的電力市場可能是世界上被干預最多的市場。更多的干預不能解決政治政策所造成的問題,反而使大多數國家的能源變得更加昂貴及不穩定。

在大多數歐洲國家,70%到75%的電費是由政府設定的受管制成本、補貼和稅收組成;而其餘部分,也就是所謂的「自由化」發電。由於這些政府限制了許可證的發放,並通過政治決策強制推行能源組合,使二氧化碳的排放成本飆升。

根據德國能源和水工業協會(BDEW)2021數據,在德國,家庭帳單中只有24%的成本是「供應商成本」,絕大多數成本是由政府設定的稅收成本。然而,根據歐盟委員會主席的資訊卻表示,「問題」在於市場。

令人驚訝的是,當政府將技術強加在能源組合中,壟斷和限制許可證頒發、禁止對某些技術的投資或終結其他技術,以及通過限制二氧化碳許可證的發放來迫使其成本上升時,歐洲電力市場仍然被稱作是「自由市場」。

正如時任歐盟委員會主席杜朗‧巴羅佐(Durao Barroso)在2013年警告的那樣,干預措施本質上是能源政策的一系列錯誤,導致歐洲的電力和天然氣價格是美國的兩倍多。

歐洲的電價昂貴不是偶然發生的,而是設計的必然。補貼、管制成本和二氧化碳排放權價格的指數級增長都是政策所導致。

消除一直在發揮作用的核能、水力基礎負載能源,而改用需要備用天然氣和大量基礎設施投資的可再生能源,取而代之的過程是昂貴的。

能源轉型必須具有競爭力並保證供應安全,否則就不會成為轉型。更多的干預措施,並不能解決問題。

歐洲政府應該關注從家庭帳單中剔除所有與用電無關的項目,包括由於過去計劃錯誤產生的花費,並應該降低根本無法負擔的稅收。這些項目應列入國家預算,砍掉其他非必要開支,以避免赤字上升。

政府不斷的幹干預留下了債務和成本超支,讓所有的消費者都要付出代價。

當政府干預時會發生什麼?它出於意識形態的迷戀而關閉了核能,然後像德國一樣,依賴40%的煤炭、褐煤和天然氣能源的能源組合;或者像法國一樣,通過干預關稅,將其旗艦上市公司推向破產邊緣;或者像西班牙一樣,政府與其最大的天然氣供應商阿爾及利亞發生了外交衝突,並且,從俄烏戰爭開始到2022年7月,西班牙從俄羅斯採購的天然氣增加了一倍。

現在,歐盟正在積極設立的浮動式再氣化工廠(註:是海上用於接收、儲存液化天然氣的裝置,同時還能完成對天然氣的「再氣化」)超過30家。實際上,用於2022年冬天的液化天然氣船都已經被簽約。

那些在價格低廉時拒絕加強天然氣供應鏈的政府,現在正急於在低效率的解決方案上投入海量資金。

安裝可再生能源並不能消除對天然氣的依賴。根據定義,可再生能源是間歇性的、不穩定的、且難以規劃的。此外,安裝更多可再生能源需要在輸電和配電投資上花費巨大,這使得電價更加昂貴。

加大對可再生能源的投資是積極的手段,但沒有政客能斷定可再生能源是唯一的解決方案。存儲問題、電池網絡的天文數字成本投入以及必要的基礎設施,如果可行的話,花費預計將超過2萬億歐元,這是關鍵因素。

即使今天的歐洲有100%的太陽能和風能混合,仍將屬於是過度波動和間歇性的;在太陽能和風能可用性低的時期,混合能源將增加對天然氣的依賴,所以天然氣作為後備能源是必要的。並且還需要水力和核能作為基礎負載能源不間斷的供應。

此外,在一個平衡的能源組合中,可再生能源是積極的,但並沒有減輕對其他國家的依賴——各國會在鋰、鋁、銅等方面依賴中國和其他國家。

在能源配置中安裝45%的可再生能源並不能消除對天然氣的依賴,它只能略微降低對可再生能源負荷率中比較穩定的部分,也就是風力發電的部分依賴。事實上,風能和太陽能產量低的時期將是非常有可能來臨的。正如我們已經經歷過的那樣,這些時期恰好是天然氣和煤炭由於需求增加而更加昂貴的時期。

這場危機向我們展示了一個道理,那就是歐洲需要更多的市場調節和更少的干預。歐洲陷入這場危機,得歸咎於能源組合的立法者中部分人的傲慢和無知。核能、水電、天然氣和可再生能源的平衡組合的重要性日益明顯。

干預主義的能源政策已經慘敗,再多的干預也不會解決問題。

本次的新視角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ID43012)

責任編輯:yst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