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習近平出訪中亞 北京微妙迴避習普會

【新視角看新聞】習近平在9月14日出訪哈薩克斯坦並出席「上合」峰會,分析認為,習普會考驗雙方是否還無上限合作。

9月14日習近平前往哈薩克斯坦參加在烏茲別克斯坦舉行的「上海合作組織」峰會。

克里姆林宮官員9月13日表示,普京在9月15日與習近平會面,討論烏克蘭和台灣問題,並稱這場會晤在當前地緣政治局勢下具有「特殊意義」。

但中共外交部三緘其口。9月14日,外交部發言人毛寧回答記者要求證實9月15日習普會時說,「謝謝你對習近平主席這次出訪的關注。我們會適時發表相關消息」。

較早時候,俄羅斯駐華大使傑尼索夫(Andrey Denisov)和普京的外交政策助理烏沙科夫(Yuri Ushakov)分別表示,預計普京將在「上合」峰會期間與習近平會面。普京隨後見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栗戰書時表示,「我希望,我們不久將在烏茲別克斯坦的撒馬爾罕與習近平主席見面。」

但中方(中共)9月12日宣布習近平出訪,並未提及習普會一事。

較早時候,被認為替「習普會」開路的中共第三號人物栗戰書訪問俄國,在莫斯科稱讚中俄互信達到「從未有過的高度」。

據俄羅斯官方早前公布的栗戰書訪俄講話影片,栗戰書指責美國和北約逼到俄羅斯家門口,並表示,對俄羅斯在烏克蘭採取的行動,中方(中共)表示理解,而且從不同的方面給予策應。

俄羅斯杜馬9月13日發表的聲明也明確點出,栗戰書支持俄羅斯,特別是在烏克蘭問題上採取的措施。但中方(中共)聲明全找不到「烏克蘭」三個字。

法國廣播電台質疑指出,這在暗示什麼,杜馬在加大壓力?北京首鼠兩端?還是2月初習普北京發表的「中俄合作無上限」也不過是投機主義的「各自表述」?

在此期間,俄羅斯軍隊近日在烏克蘭戰場遭重挫。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在9月13日深夜說,從9月起,烏克蘭軍隊已經收復了大約8,000平方公里的領土。

美國總統拜登表示,很明顯,烏克蘭人已經取得重大進展。但我認為這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據報俄羅斯軍隊仍控制烏克蘭五分之一領土。

《紐約時報》分析指出,習近平到底要加倍支持俄羅斯,還是讓普京自己渡過難關,這兩種戰略都存在風險,大多數專家預計北京會選擇一條中間路線,即在不公開規避制裁或直接提供軍事援助下,持續向俄羅斯提供經濟支持。

「習近平在俄羅斯問題上一直像在走鋼絲」,牛津大學歷史與政治學教授米德(Rana Mitter)表示,熱衷於總體上支持俄羅斯,但發現積極支持俄侵烏在政治上過於尷尬而無法考慮,並且北京希望俄方自己想辦法搞定。

在俄羅斯2月入侵烏克蘭,中共態度曖昧。從開始說「合作無上限」,到看到俄羅斯深陷戰爭泥潭,逐漸拉開距離,提供有限的支持,特別避開軍事支持。

台灣學者侍建宇對德國之聲分析表示,中俄現在沒有分裂的本錢,他們必須要緊緊靠在一起。

對於這次習普會,《紐約時報》報道認為,普京將在與習近平的會面中,把北京視為救命索,希望就天然氣管道與中國達成協議,還需要獲得中國的高科技出口產品和人民幣來支付商品等。

而在中國方面,形象對於習近平來說很重要,報道說,習近平準備在10月中共20大爭取第3個任期,與普京會面將使習近平有機會看起來像一個世界級政治家,在中國國內宣傳。

但同時,德國之聲報道,中俄仍在中亞展開微妙角力,各自尋求增加在當地的影響力。對中國來說,此處是「一帶一路」的關鍵地帶,對俄羅斯而言這裡則是前蘇聯的傳統勢力範圍。

北京時局觀察員華頗撰文分析說,在中亞地區還不僅僅是「中進俄退」,習近平此時出訪中亞,主要目的是填補俄羅斯因「俄烏衝突」而讓出的戰略空間,並阻止土耳其染指中亞。

歐洲安全合作組織學院(OSCE Academy)高級研究員邱芷恩(Niva Yau)則對德國之聲表示,中俄都希望確保中亞國家不會與新夥伴結盟,但中亞國家也正在阿拉伯世界和南亞尋找新合作夥伴,因為他們不想在烏克蘭和台灣的緊張局勢中,過於依賴中俄。

在中美關係上,台灣師範大學政治研究所教授范世平對大紀元認為,中俄之間就是互相站台、互相取暖,未來俄羅斯跟北京或有更緊密同盟關係,但北京將與美國與歐洲有更大分歧,進一步惡化中國與西方的關係。

俄烏戰到現在,台灣政大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宋國誠對大紀元表示,美歐民主同盟和中俄這種獨裁同盟,已經可以確定世界進入了新冷戰格局。

宋國誠認為,儘管中方(中共)說理解和支持,但是實際上習近平幫不了普京什麼忙的。

除非今天習近平出兵了,或者說幫助俄羅斯去打贏俄烏戰爭。否則的話習近平對於所謂俄羅斯的這種無上限的聯盟關係,基本上也只是一種外交上的姿態。

當然,宋國誠說,中俄之間相互打氣,也可以形成一種聯盟態勢來對抗美歐,但實質上,中俄聯盟關係非常空洞、也非常虛無,還不足以跟美歐之間自由世界產生實質對抗。

如果俄羅斯在俄烏戰爭失敗,或者說不能夠打贏這場戰爭,宋國誠分析表示,普京現在的做法就是想把北京綁在一個火戰車上,可以看出來普京在俄烏戰爭中已經蒙受了重大挫敗,同時還要面臨國內要求他下台的壓力。

而習近平本身面臨二十大連任這樣一個問題。所以他實際上沒有辦法對俄羅斯,特別是軍事上提供實質的幫助。

宋國誠認為,整個美歐自由世界的聯盟,還是強大於中俄聯盟,而中俄之間未來受到國際社會的這種譴責、抵制乃至於唾棄等等,應該是可以被預見的一個事實。

以上節目內容,取材自大紀元記者程靜、駱亞採訪報道。

本次的新視角 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 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ID 43101)

責任編輯:T so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